2022 年 9 月 22 日

其實有這樣的男人在身邊,女人真的很難不動心。

走了一段路,蕭母突然抬頭看向時卿落和蕭白梨。

「卿落、白梨,如果我再婚,你們會反對嗎?」

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她感受得到梁禹霖是認真的。

她也在一點點的相處里,動了心。

他很照顧自己,關鍵是他和她坐在一起,總有話題聊,哪怕只是說一盤點心。

要是換成蕭元石,他們在一起,幾乎沒什麼共同語言。

不過雖然動心,但她更在乎家人的看法。

如果兒子兒媳和兒女同意,她就會考慮答應羿王。

如果家人反對,那她就會拒絕羿王。

畢竟在她心裏,家人才是最重要的。

這也許對羿王來說不公平。

但她認識羿王才多久,可和家人又朝夕相處了多久,感情上後者肯定是要深很多的。

時卿落大致看出了婆婆的想法。

她笑着說:「當然不反對了,我很贊同娘找第二春。」

「娘你現在還那麼年輕,如果有合適的,找一個伴是最好的。」

婆婆才三十多歲,再婚再正常不過了。

既然動心了,她覺得就應該要抓住,否則錯過了這村就沒有這一寨。

蕭白梨也狂點頭,「我也支持娘找第二春。」

「我覺得羿王就挺好的,比渣爹強不知道多少倍。」

要是渣爹知道了,妥妥的要被氣死。

她這些日子也在暗中觀察,發現羿王對她娘太好了,體貼溫柔還細心,每次都會主動找話題和娘說話。

她又補充一句,「大哥和小弟也是支持的,不然就不會放咱們來這裏了。」

這樣的后爹,他們兄妹還是能接受的。

聽到女兒直接提羿王,蕭母臉不由得紅了紅,「我明白了!」

接下來三人又圍繞這這個話題聊了不少,蕭母的心也徹底被打開了。

傍晚在一個小鎮休息,第二天繼續趕路。

剛走出去一段路,突然一名黑衣人出現攔住了馬車。

護送時卿落的侍衛見狀,並沒有防備和拔刀相見,說明這是自己人。

駕馬車的侍衛還停住了馬車。

黑衣人走到窗子邊,「郡主,前方出事了。」

時卿落掀開車窗,看到外面的黑衣人,猜測這應該是羿王派來保護她們的暗衛。

她問:「出什麼事了?」

黑衣人如實道:「我們的人查探到,三皇子被人追殺,正朝着這條路逃過來。」 原身葉靈從沒有練習過畫畫的手,對她的畫工還是造成了影響,有些線條畫起來不夠流暢,但這些都沒關係,只要她多練習,還是能恢復到以前的水準。

心滿意足睡下,葉靈打算明天去好吃火鍋店辭職。

「什麼?你要辭職?葉靈,當初招聘的時候,你不是說過能做滿三個月的嗎?」經理尖銳的嗓音,像是手指甲刮著玻璃的聲音,不帶任何音響聲效,就能讓葉靈的皮膚起著雞皮疙瘩。

她抱歉說道:「對不起,經理。」

「真的做不了?」經理髮問。

葉靈搖頭,認真的說道:「真的做不了。」

「那行吧!你要是改變了想法,想要再進來,那可沒辦法再讓你進來兼職的。」

面對經理的恐嚇,葉靈面上認真的神色沒有變化,嘴角微微翹起,帶着微笑,她回答道:「請經理放心,我不會改變我的想法。」

「謝謝經理這段時間的照顧。」

解決了要辭職的事情,葉靈站起來,非常有誠意的說了一句。

「算你還有點良心,七月份的工資,過兩天就會打到你的工資卡裏面。」

兩人的對話結束,葉靈走向了員工休息室,和裏面相處了兩個月的工作夥伴好好的道個別,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葉靈離開了好吃火鍋店。

新的旅程要開始了!

張恆:畫手大大,我想要給用我自己的形象,請你設計一組表情包,費用1千+哦!【求大大賞臉.ing】

小靈子:可以哦,把你的照片發幾張給我。

張恆:多謝畫手大大。

張恆:【圖片.ing】

張恆:【圖片.ing】

張恆:【圖片.ing】

……

一連接收到十幾張照片,山寨版手機叮咚響個不停,機身發熱,葉靈想點開圖片看一看,發現手機已經卡住了。

「唉!看來真的要換個手機了。」

葉靈一陣嘆氣,抱怨的盯着張恆的頭像看,目光彷彿要把那張頭像給戳穿,真是的,明明就叫發幾張照片,一下發十幾張,要那麼多照片幹什麼。

從數位板到了,開始藉著李歡姐的筆記本電腦畫畫開始,葉靈找到了專門接單的網站,首先註冊,然後在網站裏面發出自己的作品。

那是幾隻萌蠢萌蠢的小狐狸,一隻在吃瓜,被一粒黑色的瓜子卡主了喉嚨,急的要哭;一隻在抓小雞,還被小雞耍著玩,還特別兇狠;一隻坐在學堂裏面上課,用手撐著腦袋,閉着眼睛,頭一點一點,表情偷笑,以為沒被老師發現;最後一隻小狐狸,左右手都拿着一個雪糕,它吃着左手的雪糕,忘記了右手的雪糕,右手的雪糕偷偷的在融化中,一臉心痛。

四隻小狐狸各有各的特點,但都讓人眼睛一亮,好看的要緊,能讓人散發着母性的光芒。

發出這四隻小狐狸后,當天晚上,葉靈申請的那幾個單子就有了回復。

專門給人勾線,或者塗色,或者設計頭像等等。

十天的時間,葉靈完成了十單,其中有的一單兩百,有的一單三百,最高的一單是五百,賺了兩千六,這比在好吃火鍋店工作一個月要強。

而今天這個設計表情包的單子,是個大單,設計好了有一千+,心裏埋怨了張恆幾句,等到手機可以運行了,葉靈一一點開張恆發的照片,尋找特點。

張恆:畫手大大,我不需要那種很帥氣的,我很想要符合自己形象的,可以來一點二哈氣質,氣死人不償命的那種。【我就是世界第一.ing】

張恆:……

張恆:畫手大大,你還在嗎?

看完照片后,葉靈才看到下面張恆發的消息,她點開對話框打字。

小靈子:在,我明天會把第一稿的表情包發給你看,要是不合適,可以修改。

在她發完后,張恆那邊立馬回了,像是拿着手機在那裏等著。

張恆:謝謝畫手大大,下面是定金,畫手大大的規矩我沒忘【酷我.ing】

張恆:定金300

點開定金收了,葉靈先把手上的勾線單子給畫完,張恆的表情包,不急,這需要一點靈感,她這幾天拚命的在趕單子,腦袋重的很,等晚上再畫。

「葉靈啊!不要再畫了,吃飯哦!」李歡端著菜放在桌上,沖着還在卧房拿着筆在數位板畫畫的人兒大喊,一連好幾天,她發現她嗓門越來越大了,這都是叫葉靈叫的,小室友每次一畫畫,就不得出來,早飯中飯晚飯,完全沒要吃飯的概念。

知道小室友找到了新的能賺錢的工作,李歡感到欣慰,頗有一種自家白菜長大的感覺,但不能不吃飯啊!

如此,每日三餐,都被李歡包了。

就連李歡男朋友都在抱怨,李歡有了小室友,就不要男朋友了。

「來了!馬上就好!」葉靈應了一聲,手上的筆點在數位板上勾出最後一條線,這一單結束。

在電腦上保存好圖片,葉靈關掉電腦,關掉數位板,去廚房洗個手,坐在了餐桌上。

「麻婆豆腐,香辣雞翅,還有西紅柿蛋湯,色香味俱全,李歡姐,你的廚藝越來越棒了,五星級酒店做的都沒你做的好吃。」葉靈還沒吃,就先誇讚李歡姐一波,姐每日都要包早中晚三餐,太辛苦了,她要是再不誇誇,心裏都不好意思吃李歡姐的。

每日餐前一誇,李歡都習慣了,她很想要撬開小室友的腦子,看看每日三餐不同的誇讚語是怎麼想出來的。

冷著臉把人拉在椅子上,道:「說好話也沒用,今天必須要吃一大碗飯和一大碗湯。」

「是。」葉靈扒著碗裏的飯,一口麻辣雞翅,肉香的滋味,混搭著麻辣,再加上白米飯微甜的米香,一種滿足感悠然而出。

「對了,葉靈,你開學是哪天?」

「九月五號吧!」

「那我讓誠哥開車去送你。」

「咳……咳……」

李歡姐的那句話嚇得葉靈止不住的咳嗽,就誠哥,那位左青龍右白虎,長得高大,剃個光頭,一張國字臉,只要站在那裏,就能嚇得小孩子哭的誠哥?葉靈不想要啊!她不想要嚇到新室友,別讓人以為她家是混黑社會的呢! 「我知道了,謝謝你,林若!」被林若這麼安慰了一通的克萊恩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他其實還真沒有太難受,畢竟心理素質過硬。不過對於林若的關心克萊恩還是很感動的,自然不會去拆台,而是點點頭表示自己有被安慰道。

看出克萊恩在想什麼的林若見狀則笑了起來,道:「你沒事就好……對了,趕快對他進行通靈吧,他應該是占卜家途徑序列7的魔術師,你可以試一試從他那裡得到占卜家途徑序列8與序列7的魔葯配方。安全問題不用擔心,我在這呢!」

關於通靈的技巧,林若自然已經教過克萊恩了,甚至還以練習的名義替他向鄧恩·史密斯申請了舉行通靈儀式需要的材料,防的就是出現今天這種情況。

克萊恩點點頭,先是費勁的將燕尾服小丑拖到了有東西遮雨的地方,接著就從黑色風衣口袋內側掏出來裝聖夜粉的金屬小瓶。

隨後克萊恩擰開金屬小瓶的蓋子,往掌心倒出部分「聖夜粉」,接著隨著他沉澱精神,克萊恩的眼眸變得幽深。

接著,克萊恩收好金屬小瓶,捻起粉末,將靈性灌注入內,並灑向地面。

他邊灑邊走,繞了燕尾服小丑的屍體樹立起無形的靈性之牆。

靈性之牆建立后,克萊恩又拿出別的金屬小瓶,將裡面的「安曼達」純露等液體依次滴向四周。

這是為了避免燕尾服小丑殘留的靈性被周圍的事物打擾,並製造出一個勉強滿足儀式需求的環境。

做完這一切,克萊恩收好材料,保持住冥想的狀態,低聲誦念起赫密斯語書寫的咒文:

「我祈求黑夜的力量;」

「我祈求隱秘的力量;」

「我祈求女神的著顧。」

「我祈求您讓我與祭台內的邪教徒靈性溝通。」

隨著咒文在密封環境里的回蕩,克萊恩猛然感受到了磅礴的、恐怖的、隱秘的力量降臨。

他的眸子完全變黑,似乎失去了瞳孔,失去了眼白。

靈性之牆外,看著這一幕,目標克萊恩已經開始利用通靈與夢境占卜搞普通的林若不由勾起了嘴角。

就在這時,林若聽到了動靜他也不意外,看過去就見鄧恩·史密斯從別墅的二樓跳了下來。

「眷者閣下,情況怎麼樣?」鄧恩·史密斯自然一眼就看清楚了現場的情況,他看著安然無恙,顯然正在通靈的克萊恩鬆了口氣的同時,不由問道。

「別擔心,敵人已經解決了,對方是個序列七的魔術師,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就在他身上。」林若笑著說道,在對燕尾服小丑使用怨魂附體后,他就確定安提哥努斯家族的筆記在對方身上了。

「是你擊殺了他嗎?」聽到這話,鄧恩·史密斯也沒有太意外,只是接著問道。

「是克萊恩擊殺了他,我只是提供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幫助!」林若笑了笑,道:「有了這一次的功勞,或許你可以考慮一下讓他成為值夜者小隊的正式成員……」

鄧恩·史密斯頓時有些驚訝,他看了克萊恩一眼,隨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我會考慮的。」

林若也不再就這個話題多說,轉而問道:「你們那邊的戰鬥情況怎麼樣?」

「還沒有結束,但是基本沒問題了……」鄧恩·史密斯說道這裡頓了頓,組織了下語言道:「別墅里不僅僅有密修會的成員,還有一個疑似靈知會的成員,不得不說她給我們造成了一點麻煩……」

鄧恩·史密斯簡單的將戰鬥描述了一遍后,道:

「如果我沒有猜測的話,他們本來應該是想要假裝帶著筆記從另一邊突圍,把我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然後讓真正帶著筆記的人從克萊恩這個薄弱點離開。我也是猜到了這一點,才趕過來……」

「這叫聲東擊西。」林若笑著說了句,用魯恩通用語將「聲東擊西」這個成語翻譯了下。

「聲東擊西……」鄧恩·史密斯咀嚼著這個詞,頓時若有所思的道:「很恰當的形容。」

「對了!」鄧恩·史密斯忽然想到了什麼,略帶歉意的說道:「眷者閣下,你控制的那個老鼠在剛剛的戰鬥中不幸犧牲了,我很抱歉。」

「沒關係,這本該是他的歸宿。」林若毫無意外的點點頭,作為謬論【精神扭曲】的使用者,他自然能夠感知到被控制者的情況,也清楚對方剛剛死亡的事。

但對於一個不值得憐憫的邪|教徒,林若自然不會可憐對方的死亡。

他會為無辜的普通人的不幸嘆息,卻絕不會憐憫一個作惡者。

而就在這時候,靈性之牆內,原本正通靈的克萊恩睜開了眼睛,他眼中有些欣喜,顯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