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3 日

海東青連忙點頭:「他說用神識可以控制那座燈塔。」

林天霄不由好奇:「怎麼用神識控制那座紅色燈塔?」

海東青搖了搖鷹腦:「這我就不知道,那個老頭沒說。」

「……」

林天霄有些無語。

「那我先試試吧。」

隨後林天霄盤坐下來,放開了神識,朝那燈塔而去。他發現黑色沙漠外圍的死氣對神識影響不大,但是越是靠近燈塔,死氣對神識的阻礙越大,雖然不能對神識造成什麼傷害,卻是讓神識寸步難行。

而且林天霄發現,如果神識強行前進的話,對他的靈魂有影響。所以,幾次嘗試以後,他放棄了,此時他的神識不過進入黑色沙漠一里的範圍。

「以我現在的神識,根本不足以達到燈塔那裏,更不要說控制或者摧毀它了。」林天霄有些無奈。

隨後光線落在眼前的眾多靈草靈獸身上:

「我先解開這些靈草靈獸靈魂上的禁制吧。」

林天霄休息了一番,開始着手解開它們身上的禁制,隨着禁制的逐漸解開,林天霄似乎覺得這些禁制的手法有些熟悉,不過卻是一時想不起來。

林天霄花了兩天的時間,解開了四分之一靈草靈獸靈魂上的禁制。隨後休息了一天。等到第三天的時候,奇異的事情發生了,之前被他解開的靈草靈獸身上再次出現了之前一樣的禁制。

「我靠,不帶這麼玩的啊。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啊?」看着靈草靈獸恢復的禁制,林天霄有些欲哭無淚。

「小白!」隨後林天霄仰天長吼一聲,

「啾」

一道白影落下,赫然是那隻海東青。原來在林天霄的連哄帶騙之下,這隻海東青成功變成了林天霄口中的小白。

小白連忙看向林天霄:「小主人何事?」

「你知道這些禁制怎回事嗎?為什麼我花了三天才解開,它們一天卻又恢復了。」林天霄看向小白,希望能夠得到點線索。

小白攤了攤鷹翅,搖了搖鷹頭:「小主人,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雖然知道它們被下了禁制,但是關於這個我一點也不懂。我娘親懂一點,可是她也沒辦法解開,而且她現在也幫不到我們。」

「好了,你繼續盯着黑色沙漠侵蝕的速度,我再研究一下。」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林天霄只能無奈地繼續研究了。

隨後小白展翅,回到萬丈高空之上。

。 在二皇子、李處、秦月兒三名武道宗師的護衛下,吳俊手持羅盤,來到了孔雀王朝的古都。

古都之中,隨處可見殘破的斷壁,佔地三十里見方,隱約可見當年孔雀王朝王霸一方的雄壯氣象。

吳俊四處打量著城池,一邊說道:「這城池雖然在沙漠中風化數千年,卻依舊還有燒焦的痕迹,想來應該是毀在天火之中。」

二皇子讚歎道:「天地之威,竟恐怖如斯,無法想象能借用天地之力的聖境,究竟會是何種威力。」

吳俊一臉神往的道:「小時候聽我師父說過,當年的醫聖拳頭能撕裂天空,一腳能踏碎大地,憑藉著強橫的武力,連前來找他看病的病人都是買一送一!」

二皇子:「……」

瞬間就覺得聖境也不過如此了是怎麼回事……

在二皇子一臉凌亂的時候,吳俊眼睛一亮,指著牆角的一株野草說道:「麒麟草,看來這裡來過麒麟獸,二皇子,你去將這麒麟草連根采來,有了它,引來麒麟獸的把握就更大了。」

二皇子聽到麒麟獸,立刻便提起了精神,走過去彎腰將麒麟草整株拔起,伸手遞到了吳俊的身前。

吳俊笑著一點頭,說道:「這麒麟草十分難採摘,二皇子你辛苦了。」

二皇子驕傲的昂起下巴:「那是對普通人,對於本皇子來說,如同探囊取物爾!」

吳俊笑著點了點頭,拿出水袋澆了一下麒麟草,說道:「主要是這麒麟草是從麒麟獸的糞便中生長出來的,有點臟。」

二皇子:「嗯??!!!」

吳俊嘿嘿一笑,甩了甩麒麟草上的水滴,收入木盒之中,在二皇子悲憤的眼神中,帶著三人在城中逛了起來。

「這地方風水不錯,一條地下河環繞城池,即便天火也未將其蒸干,若天火餘毒散去,此地興許能萌發出新的生機。」

「咱們腳下之地位於都城正中,合垂天極,仰建中之星象,乃是修建皇宮的絕佳位置。」

「這都城修建的如此講究,孔雀王朝應該是十分迷信風水,若是埋藏寶藏,應該也會選在一個聚寶之地。不過城中並無對應天上星辰的寶穴,看來這寶藏八成是埋在了其他地方。」

面對有些神神叨叨的吳俊,二皇子聽得腦袋有些發脹,揉著太陽穴,一邊低聲的說道:「我的直覺感覺到,似乎有幾雙眼睛在暗中盯著我們,這裡可能真的有埋伏……」

吳俊盯著手中羅盤,不動聲色的小聲說道:「不要輕舉妄動,他們在城中布置了一個詭異的陣法,動起手來,咱們很難佔到便宜。我已經有了打算,你等著看熱鬧就好。」

吳俊說著,手中隱蔽的灑出了一些粉末,一邊還將幾張畫像悄無聲息的放在了隱秘的位置。

與此同時,端在牆壁后的一個青年從吳俊他們身上收回視線,看向身旁一個鬍鬚花白的老者,低聲詢問道:「大長老,這幾個人看起來是來探路的,要不要控制他們的意識,讓他們把人引來這裡?」

老者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他們四人中有三個宗師,萬一出點差錯,咱們先前的準備就白費了。」

為了這次的獻祭,大長老派出了他的兒子去大夏破壞朝貢,拖延三大部落返回北域的時間,好讓他從容的在此布置獻祭大陣。

如今大陣已成,若是打草驚蛇嚇跑了他們,再想湊齊這麼多人當祭品,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大長老謹慎的隱匿著身旁幾人的氣息,目送吳俊等人走出了都城的廢墟。

半晌過後,天色淡淡暗了下來,宛如一條長龍的押糧隊伍緩緩行來,很快的便走進了廢墟之中。

看著押糧的大軍一步步走入大陣,大長老難以自已的激動了起來,呼吸都變得粗重了一些,抓住身旁的一個青年,聲音顫抖道:「成了,我們數千年來的苦候,終於要等來收穫了!炎魔大人即將降臨,賜予他忠實的信徒以永生!」

青年淚流滿面的道:「大長老,動手吧,我已經做好了迎接炎魔大人的準備!」

大長老激動地點下了頭,看著一步步走進獻祭大陣的數萬將士和民夫,閉上雙眼,口中誦念起了晦澀的咒語。

一顆暗紅色的血球緩緩從他的體內飛出,血球一經出現,便散發出一股充滿血腥的氣息,牽動一股股風沙像是觸手一樣擺動起來,在風沙的環繞下緩緩升空。

與此同時,遠在數十里之外的吳俊看到了這詭異的景象,嘴角勾起一個笑容,讓身後大軍停了下來。

押糧大軍一停,廢墟之中的那數萬人馬也同時停了下來——

這數萬人馬,竟然只是海市蜃樓一般鏡像!

與此同時,隨軍而來的兩個道門真人用秘法弄出一面水鏡,觀看著廢墟之中的景象,臉上不約而同的露出了濃濃的震撼之色。

「有生之氣,有形之狀,盡幻也……這、這好像是傳說中的『無極幻陣』吧?」

「沒錯,絕對沒錯!眼前這景象和《道典》中的記載一模一樣,沒想到這陣法居然真的存在!」

兩個道人震驚的轉過臉,看向了面帶笑容的吳俊,一副瞠目結舌的模樣。

白天的時候,吳俊畫了幾張他們的畫像,並且讓他們將自己的靈力輸入畫像之中,說是有用。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吳俊居然是用他們二人的靈力,來布置這個只存在於《道典》之中的無極幻陣!

在他們滿心震撼的時候,廢墟之中,大長老興奮莫名的催動體內魔力,一頭花白的長發高高揚起,衣袍在狂風的激蕩下獵獵作響。

隨著他魔力的湧入,一個散發著詭異氣息的大陣出現在天空之上,發出陣陣紅芒,隨著一道暗紅色光柱落下,將陣中的「數萬人馬」統統蒸發。

緊跟著,一個頂天立地的巨大身影現出身來,那人一頭紅髮,連眉毛也是赤紅之色,一雙妖異的眼眸閃爍紅芒,讓人不敢直視。

男子的臉上帶著濃濃的憤怒之色,低頭看了眼跪在地上行禮的大長老等人,怒不可遏道:「你們這群蠢貨,沒準備祭品就召喚本座降臨,你們知道這要消耗本座多少魔力嗎?」

大長老心裡咯噔一聲,忽然間留意到周圍並沒有血腥之氣,身子猛地一顫,立刻反應了過來:「糟糕,是幻術,我們上當了!」

炎魔憤怒的抬起腳來,朝著跪在地上的幾人一腳落下:「吾愚蠢的信徒,用你們的鮮血,來洗刷你們的過錯吧!」 霍城開車將沈懷琳先行送回家。

原本他想陪著一起去,以免沈懷琳覺得不自在。

結果天不遂人願,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看著上面的備註,霍城低聲暗罵了一句,走到一旁接了起來。

不一會兒,掛斷電話,他一臉的鬱悶:「公司里有點兒事,我……」

「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沈懷琳相當通情達理,笑了笑,「你也說了,安然對我沒興趣,我們只是當朋友處就好了。弄得太刻意了,反而不好。」

「也好,你心裡有數就行。若是有什麼,及時給我打電話,我的手機沒有靜音。」

「好。」

將霍城送出門,沈懷琳回到房間,看著攤開的禮物,長長的嘆了口氣。

明明是去給董安然選禮物的,結果自己倒是買了不少。

——雖然花的是霍城的錢。

不過這種細枝末節,沒必要計較那麼多。

「晚上我戴哪個呢?」

手指在幾件飾品中來回滑動,終於選定了一條項鏈,戴好之後,對著鏡子照了照,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錯,就你了。今天你陪著我去,就當是他陪在我身邊了。」

其餘的東西收拾好,妥善的裝起來,沈懷琳靜靜的等待著時間的流逝。

……

距離約定的時間還差十分鐘的時候,沈懷琳在侍應生的帶領下,走到了董安然的面前。

果然,就她自己。

「懷琳,你總算來了。」

見到她,董安然的眼睛「唰」的冒出光來。

連忙招呼著她:「快坐下,別客氣。唉,你再不來我都要無聊死了,早知道就把時間定的早一點兒了。」

「早一點兒你也會有這種感覺的。」

沈懷琳說著,掏出了禮物,雙手遞了上去,「生日快樂。」

「你怎麼還給我準備了禮物呢?」

董安然很是驚喜,連忙雙手接過,小心翼翼的打開。

更加驚訝,「這正是我最近準備買的,只是一時沒時間去,沒想到你居然送的是這個。」

「喜歡就好。」

笑了笑,沈懷琳也沒有搶功,「我也是問了別人關於你的喜好,生日禮物嘛,總得挑選一個你喜歡的才行。」

「我猜猜看,你問的肯定是陸晨,對不對?」

「你怎麼知道?」

「畢竟每年霍城送我的禮物都是陸晨挑的,他對我的喜好,可以說是了如指掌。」

聳了聳肩,董安然長嘆一口氣,很是無奈,「這就是友情,霍城是真沒把我當人看啊。」

聞言沈懷琳捂著嘴,偷偷的笑了。

「不過你家男人都送了,你還準備什麼呀。」

「他送是他送,我送是我送,互不干擾。」

微揚著下巴,沈懷琳又是一副傲嬌的模樣,「我和你的友情,另算。」

「說的也對!」

贊同的點了點頭,兩人對視一眼,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沈懷琳心中淡淡的隔閡,不知不覺消散了許多。

「先吃飯,吃完飯我帶你去一個好玩兒的地方!」

「哪裡呀?」

「暫時保密。」

看她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樣,倒是勾起了沈懷琳的好奇心。

她點了點頭:「沒問題!」

。 「魔龍城地底,乃是一條魔龍!」

「當時在魔龍城的時候,你光顧著在龍宮裡面待著了……也算是這幾座城市,你唯一沒上去過的!」

吞天至尊再度開口說道!

葉天傾輕輕點頭。

荒蕪之地,原本是有九座古城,地下封印九條神龍!

因為兩條早早死亡,屍身腐朽已經失去神龍能量,所以現在就只剩下七條!

葉天傾這段時間已經是進入九條神龍被封印的地底龍宮!

那兩條早早死亡,屍身腐朽的哪裡沒什麼好看,地面上原本的城池也早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當中,而剩下的七條神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