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刀軍歡欣鼓舞,精神稍稍鬆懈。

銀刀軍歡欣鼓舞,精神稍稍鬆懈。

王式在駐地大犒三軍。

三天之後,按照約定,王式集結起了二鎮之師,穿好盔甲、拿好兵刃,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包圍了銀刀軍駐地。

銀刀軍被搞懵圈了。你們不是要回河南老家嗎,不認路?

王式沒有給他們反應的時間,軍令也很簡單,就一個字:給我殺!

「徐卒三千餘人,是日盡誅,由是兇徒悉殄。」——《舊唐書》

社會你式哥,人狠話不多。

不得不說,王式是儒生中比較另類的一位。他從來不迷信什麼道德說教,對於叛亂分子,他表現得更像行伍出身的武將,直接搞肉體消滅。不是都說徐州兵驕橫難制嗎?難制就不制,有一個殺一個,殺個乾乾淨淨。簡單粗暴,行之有效。

他的兇狠果斷,在平定裘甫之亂時就展現得淋漓盡致。裘甫及其核心成員窮極來投,他沒有給予絲毫的憐憫,甚至不顧戰場紀律,下令處決了二十多個骨幹。

對待敵人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

對待百姓,他又像春天般溫暖。

平亂之初,他不止一次地下達明文規定,嚴肅軍紀,凡是被裹挾、脅迫或是無法生計而投賊的俘虜,一律當場釋放,不準追究其過往罪過。軍隊所過之處,對百姓秋毫無犯,不拿群眾一針一線。

平定徐州軍亂,王式只用了三天。

鎮撫安南、平定裘甫、大破銀刀軍,成為王式的一生中最輝煌的三大豐功偉績,永載史冊。

與此同時,大唐在與南詔的「安南戰爭」中屢屢失利,大唐被逼多次易帥,蔡襲、蔡京、康承訓、張茵……依然抵擋不住南詔的強大攻勢。

咸通五年(864),五月,朝廷想出一個一石三鳥的妙招:命徐泗團練使挑選三千徐州兵,赴邕州(今廣西南寧)戍邊。

銀刀軍被王式屠殺之後,漏網之魚們死走逃亡,散落各地,成為流寇。朝廷多次下詔,說准許他們回家務農,既往不咎。但他們始終心懷恐懼,不敢歸案,一直嘯聚山林,做著打家劫舍的營生。

徐州土風雄勁,甲士精強,天下聞名。徐州一帶的銀刀軍餘毒、土匪流寇更是讓朝廷傷透腦筋。

既然徐州兵戰鬥力爆表,與其耗費人力物力苦苦鎮壓,還不如化敵為己用,讓他們去抗擊南詔。

當時制度,赴邊疆戍卒是三年一換。但這次不同,朝廷制書寫得明明白白:「待嶺外事寧之後,即與替代歸還」。並沒有給出具體換防期限。

這就為日後埋下了一個大大的定時炸彈。

同年七月,慧眼識珠的夏侯孜又為唐懿宗舉薦了一個可以打退南詔的人才——高駢。

高駢出身渤海高氏,他的祖父是唐朝名將、南平郡王高崇文。高駢之前在與党項羌人的戰爭中,表現出色,在祖國西陲立有赫赫戰功。

然而令唐懿宗沒有想到的是,高駢挂帥出征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接收不到前線發來的消息。如此重要的戰爭,主帥居然失聯了,朝廷對戰爭處於失控狀態。

唐懿宗於是向前線監軍李維周了解情況,卻得到了一個震驚的消息:高駢擁兵不前,玩寇自重,圖謀不軌!

唐懿宗大怒,立刻調派大將王晏權趕往前線,接替高駢,急召高駢回朝,打算重重地貶他。

唐懿宗余怒未消,卻又得到另一份截然相反的前線奏報:交趾大捷!

報捷之人是高駢的親信,隨捷報而來的,是南詔大元帥段宗榜的人頭。

原來,監軍李維周對赫赫威名的高駢是羨慕嫉妒恨。早在高駢初到前線時,李維周就動了借刀殺人的心思,屢次催促高駢出兵討伐,並與高駢約定好,由高駢先率五千士兵打先鋒,李維周率主力隨後跟進。可當高駢率領五千兵馬出征之後,李維周卻不發一兵一卒,想借南詔之手害死高駢。

沒想到剽悍的高駢愣是用這五千人奇襲了南詔五萬人,繳獲大量稻米,充作軍糧。

一計不成,再生一計。

之後高駢連戰連捷,而奏捷的文書卻被李維周截留。這就是高駢失聯的原因。

而當朝廷詢問的時候,李維周就污衊高駢消極怠戰、玩寇不前,暗示高駢要謀反。

實際上,高駢已經把南詔殘餘力量全部壓縮進了交趾城,並圍困了他們十多天,「蠻困蹙甚」,也正是在這個時候擊斃了南詔侵略軍總指揮、大元帥段宗榜。

眼看就要全殲南詔侵略軍,取得輝煌戰果了,朝廷調令卻發到前線,解除高駢兵權,命他即刻返回京師,接受組織調查。

高駢仰天長嘆,只帶了百餘名隨從,奉詔北返。

王晏權和李維周的軍事水平與高駢不可同日而語。交趾前線重圍解開,原本窮途末路的南詔軍隊藉機逃走大半。

所幸高駢派去朝廷報捷的親信機智敏捷,他們在海上遠遠望見一支高揚旌旗的船隊,於是向當地漁民打聽,得知是王晏權與李維周的船隊后,急忙在海島間躲藏,沒有被李維周等人發現。之後,馳謁京師,上達天聽。

唐懿宗這才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大罵李維周誤國誤朕,趕緊撤銷成命,讓高駢繼續帥軍討伐。

重新得到任命之後,高駢回到交趾前線,一鼓作氣,攻克交趾城,斬殺南詔侵略軍三萬多人,擊斃為南詔充當帶路黨的土蠻酋長,俘虜招降土蠻數萬人……安南重新回到祖國母親的懷抱。

收復安南的奏報飛抵京師,百官入朝稱賀,唐懿宗龍顏大悅,大赦天下,普天同慶。長安城內人山人海,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大唐帝國的喪鐘,也就在此刻悄然敲響。 伊合歸一作為伊合家族的老祖,整個伊合家族,所有人,都是伊合歸一的後輩。

而更重要的一點是,伊合歸一在提高實力的時候,他所需的一切資源,都是伊合家族為他提供的。

假如伊合家族被獄神殿消滅,就算伊合歸一最後能夠活下去,他想要的資源,也沒有人能夠為他提供。

也正因為這樣,伊合歸一現在也很着急。

他着急想要扭轉乾坤,想要擊敗李初晨,想要滅了整個獄神殿。

但很可惜,他做不到。

是的,他真的做不到,因為李初晨的實力太強了!

「該死的獄神,快讓你的人住手。」

伊合歸一怒吼道,「你獄神殿的人,再敢殺害我伊合家族的人,我伊合歸一發誓和你獄神殿勢不兩立。」

「伊合歸西,我們不是早就勢不兩立了嗎?」李初晨冷笑道,「從你們伊合家族對我的親人出手的那一刻起,獄神殿就和你們伊合家族勢不兩立了。」

「獄神,你再不讓你獄神殿的人住手,我發誓,我這輩子什麼事情都不做,就專門盯着你獄神殿。」

伊合歸一繼續威脅道,「你獄神殿的人,只要離開獄神國,就必死無疑。」

「獄神,我說到做到,所以,你最好現在就讓獄神殿的人住手。」

「呵呵,我看你是老糊塗了吧?」李初晨冷笑道,「你腦子有問題,我卻很清醒。你都沒有讓伊合家族的人住手,憑什麼我要讓獄神殿的兄弟住手?」

李初晨想了想,又補充道,「伊合歸西,你想讓我獄神殿的兄弟們住手也不是不行,你先讓你伊合家族的人住手啊。」

伊合歸一確實不想再看見伊合家族的人被屠殺了!

但他又奈何不了李初晨。

伊合歸一想起伊合歸野對他說過的話。

伊合歸野曾經不止一次說過,獄神是個講義氣,也很講信用的男人。

而這也是獄神身上的弱點。

記起伊合歸野的這番話,伊合歸一決定選擇相信李初晨。

他們兩個雖然在交談,卻沒有耽誤他們的戰鬥。

兩個人,依然是你一招我一式,沒能分出最終的勝負。

而在戰鬥中的伊合歸一,經過一番思考之後,他忽然點頭答應道:

「好,獄神,我可以先讓伊合家族的人住手,但你要保證,你也必須讓獄神殿的人住手。」

「可以,我保證!」李初晨沒有經過考慮就點頭答應伊合歸一的要求。

但在答應的同時,李初晨騰出一隻手,悄悄在他佩戴的麥克風上,敲了一組摩斯密碼。

摩斯密碼通過獄神殿的專用作戰頻道,迅速傳遞出去。

整個獄神殿的所有人,都能接收到這一組摩斯密碼。

李初晨剛剛敲完這組摩斯密碼,伊合歸一就開口大吼道

「伊合家族的所有人聽着,你們都住手,別跟獄神殿打下去了!」

伊合家族的那些人,現在處境都很糟糕。

他們全都盼著伊合歸一能夠擊敗獄神,扭轉乾坤,滅了獄神殿的這些人。

可讓他們無比失望的是。

他們的老祖,九星級戰尊的伊合歸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戰勝獄神。

甚至,伊合歸一還讓他們住手,不和獄神殿打了。

這太丟臉了!

但丟臉總比丟了命好。

包括伊合歸野在內,伊合家族的所有人,聽到伊合歸一讓他們住手。

伊合家族的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他們都認為,既然是伊合歸一讓他們住手的,那麼,伊合歸一肯定是和獄神達成一致意見,雙方是準備罷戰了。反正也沒人看。

《我真不想兼職神靈》請假一天 浙江學府的老師們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發展有些超乎了他們的控制,趕忙加派了安保以及維持秩序的工作人員。

沈明經歷過一陣「廝殺」,也終於來到了休息區。只不過身上的衣服已經被撕的破破爛爛的了。

沈明打死也沒想到自己也有機會能夠體驗一波明星效應,只不過這個感覺似乎不是太好。

「不好意思啊,這件事情的確是我們學校沒有準備周全給你帶來麻煩了。你就是明珠學府的天才沈明吧。」

一位身材高挑的老師走了過來,微笑著向著沈明遞過來一套衣服,語氣之中有些抱歉的意味,只不過他的沈明一直盯在沈明的身上,看這破洞下滿是傷痕的身體,眼神中有些好奇。

「我就是沈明,你是?」沈明沖著對方禮貌的笑了笑說道。

「我是吳媛,是心夏的老師,你要是不接你也可以叫我一聲吳老師。讓你現在這樣難堪多多少少也是我們考慮不周了,這一套衣服就當作是一點點的補償吧!只是沒想到你的粉絲竟然這麼多,這點倒是有些出乎我們的意料了。」女老師將衣服塞給了沈明,有些調侃的說道。

「我也沒想到啊!既然這樣,吳老師,我就先去換衣服了,雖然我不怎麼在乎形象,但總不能給明珠學府抹黑不是。」沈明笑著攤了攤手。

「那我帶你去你的專屬休息室吧,心夏和莫凡已經等你很久了。」吳媛淺笑著說道,隨後便自顧自的領起路來。

……

「大明星啊,你可終於來了!怎麼穿的破破爛爛的?」莫凡看著推門進來的吳媛和穿的破破爛爛的沈明,立馬就吐槽了起來。

剛來不久的葉心夏看這沈明這般狼狽的模樣,也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也是沒辦法,畢竟大家都知道我挺寵粉的!」沈明笑著調侃的說道。

「你們先聊吧!我還有事要去處理就先走了,心夏好好照顧一下你的兩位哥哥。」吳媛沖著幾人笑著點了點頭,隨後便走出了房間。

「好的,老師!」

……

換好衣服的沈明,躺在專屬休息室的沙發上看著一旁認真看書的葉心夏。而莫凡呢,此刻卻兩眼注視著沈明望得出神。

感受到莫凡死死盯住自己的目光,沈明不由得打了個寒戰。

「你幹嘛?」沈明有些不爽的問道,自己在看妹子,他在看我?這是什麼奇葩關係?要是讓外人看見了還不誤會死!

「就是看看我們帥氣英俊高大威武的沈明哥哥,難道不行嗎?」莫凡一臉奸笑的看著沈明,顯然是有事想要求助沈明。

沈明單手扶著額頭,沒好氣的說道:「我後天的飛機,杭州這裡的事情我插不上手,幫不了你哦!」

「我還什麼都沒說呢,直接就胎死腹中了!你怎麼知道我要找你幫忙?還有你走的這麼著急幹嘛?」莫凡聽著這話,瞬間就有些不爽了,心中暗罵沈明不仗義。

原本一直在看書的葉心夏聽到沈明要走的消息,立刻就沒心思看書了。

「沈明哥哥這麼快就要走了嗎?」葉心夏有些小憂傷的說道,語氣中滿滿的都是不舍。

「是啊!有空會來看你!」沈明摸了摸葉心夏的小腦袋,寵溺的說道。

葉心夏有些委屈的撅了撅嘴,不過倒也沒有出言阻止,畢竟沈明向來都有著自己的想法,她也習慣了順從沈明的意思。

「你跟我過來一下!」莫凡一把摟住了沈明的脖子,把他拽到一邊去。

「幹嘛?神神秘秘的!」沈明沒好氣的白了一眼莫凡。

莫凡小聲的嘀咕著說道:「是不是兄弟?是兄弟你就多呆幾天!我有事讓你幫忙!」

「你給我打住啊!你自己給自己找麻煩,我可不想摻和!你應該知道我向來是什麼樣的態度,審判會的事情我一向不想去管,他們那麼龐大的組織,那麼多人,用得著你去瞎操心嗎?」沈明對莫凡還不了解嗎,這傢伙屁股往哪撅,他都知道他要放什麼屁,直接回絕了。

「你怎麼知道是審判會的事情?有人找過你?」莫凡有些好奇的看著沈明說道,自己還什麼都沒說呢,但好像這傢伙啥都知道了一樣。

「呵呵,你就當我是猜的吧!我可沒你那麼熱心腸啊。和審判會有關,那必然是唐月的事兒。我又不欠唐月的人情。」沈明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莫凡看著鐵了心不幫自己的沈明,只能拿出殺手鐧死不要臉了。

「沈明哥哥你就忍心看著你的好兄弟好哥們,獨自戰鬥獨自面對危險嗎?你好殘忍,你個負心人!」莫凡哭哭啼啼的,好像沈明對他做了什麼天理不容的事情一樣。

沈明一把捂住了莫凡的嘴巴,把對方抵在牆上,好一個壁咚大法!

兩人如此「親密」的樣子,身後的葉心夏都看呆了。這個姿勢她和沈明都沒有試過,竟然讓自己的沈明哥哥和莫凡哥哥給試了,太羞恥了!

「你能不能再噁心一點?你就算這麼說我也不會答應你的,這件事件危險係數太高了!況且又是審判會內部的事情,你就沒想過如果這件事處理不好,你很有可能會上通緝名單的!」沈明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有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莫凡這腦迴路是怎麼長的,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總要去摻和。

雖說把唐月對於莫凡的幫助的確很大,但這種事情明顯是少一個人不少,多一個人不多的大事情。審判會那麼多的人,高手如雲。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