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一把甩開男朋友的手,摸著胳膊上的雞皮疙瘩,有時候真受不了這個無賴愛撒嬌的性子。

郭嘉一把甩開男朋友的手,摸著胳膊上的雞皮疙瘩,有時候真受不了這個無賴愛撒嬌的性子。

周想拍拍堂弟的頭,像安撫一隻鬧脾氣的狗子一樣,「你可以去問問你堂姐夫的感受,原本我找到的武功秘籍是給他練的,他倒好,整天打坐,連只雞蛋都沒孵出來,我一生氣,就連呂晶呂瑩練了,天才就是天才,廢材就是廢材。」

周凱一聽,立刻去找廢材堂姐夫了,自然兩人又在健身房裏對練了一陣。

鼻青臉腫的出來后,依然想要練絕世武功,這是他一生的執念。

周想把堂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陣,「還是處嗎?」

「咳咳咳咳。」

「咳咳咳咳。」

連周凱這個無賴都被堂姐這三個字給嗆到了,何況是郭嘉呢?

凌然寵溺的捏捏自己老婆的鼻子,「調皮,好好說話。」

「好吧!」周想點頭,「據說元陰元陽之身練的話,比較容易。」

周凱指著堂姐夫大笑,「哈哈哈哈,你一直沒找到氣感,莫不是……」

凌然起身,又把人拖去健身房對練了一陣,再次出來時,大家看到的是兩隻豬頭。

晚上,周延替周凱在身體里運行了一次運功路線后,就出了房間,由他獨自在房間里打坐。

這一坐,就坐了一夜,早上起來撓著頭叫周延再幫他運行一次運功路線。

早飯後,又坐了一天,傍晚時陰著臉出了房間,被凌然嘲笑一頓,「周大俠,找到氣感了?」

狼吐虎咽的填飽肚子后,周凱又厚著臉皮請周延幫忙,「延兒,你再幫堂叔最後一次,今晚我若再找不到氣感,我認命。」

周延偷偷問姑姑要不要給這位堂叔一瓶培元液?

周想拒絕,「不行,他若是靠培元液才可以的話,我得給他多少藥液才能扶起他這個廢材?今晚你接連給他運行兩次,再不行的話,他肯定就死心了。」

姑姑不支持,周延也不擅自做主,跟堂叔講明這次替他運行兩遍,讓他仔細體會。

第二日起床,周想就在沙發上看到挺屍的堂弟,抬腳踢了踢他掛在沙發邊的蹄子,「起來,打理好自己,去找你女朋友去,當心她不理你了,現在什麼才是重要的,你難道不知道?」

。 第39章來自珊珊的呼喚

在電話的那頭,是一個裝修的及其精美的房間里,一個男人叼著一根香煙,眼神裏帶着幾分厭煩,淡淡的說:「小坤,又怎麼了?」

這人,正是唐光,唐珊的大哥,而也是京城首屈一指的豪門王族唐家的未來掌門人。

唐光聽完宋嘯坤的講述后,忽然臉色一變,失聲叫道:「你說什麼,葉鋒竟然把黑三收拾了。」

他也許太過驚慌,沒有意識到煙頭掉了下來,落在了衣服裏面。

唐光叫了一聲,慌亂的將煙頭給打滅了。

他臉色帶着幾分陰沉,有些生氣的叫道:「王八蛋,怎麼會這樣呢。」

「這個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

宋嘯坤說:「光哥,這小子如今變得非常恐怖,根本不是我們能想像的。」

「而且,他,他還說了。很快就要去京城找你,要報當年的仇。」

唐光一愣,有些驚異的說:「你說什麼,難道你告訴他當年的實情了嗎?」

「怎麼會呢?」那邊,宋嘯坤連忙說:「光哥,我對你可是忠心耿耿,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

「這小子手眼通天,自己調查到的。」

聽到這裏,唐光的臉色變得越來越陰沉。

他沉默了片刻說:「好,小坤,你自己先保護好自己。其他的事情,我來想辦法。葉鋒想找我報仇,他是在找死。」

掛了電話后,唐光迅速叫了一個隨從過來,「備車。」

十分鐘后,唐光來到了一個幽靜的別墅里。

在別墅的客廳里,一個披散著一頭烏黑長發的靚麗美女,正獃獃的坐在沙發上。

她面前擺放着豐盛的飯,可是她卻正眼都沒看一眼。

而旁邊幾個傭人任憑如何的勸阻,她卻絲毫沒興趣。

這時,唐光進來了。

這美女迅速起身,看着唐光,一臉正色的說:「哥,你不用白費力氣了。除非我死,否則三天後我不會出嫁的。」

唐光笑了笑,趕緊走上前來說:「珊珊,你說什麼呢?」

「你如果真不想出嫁,哥也絕對不會逼迫你。不過,你也犯不着以絕食來對抗吧。」

這美女露出了幾分驚異的眼神,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唐光,失聲叫道:「哥,你,你說什麼?」

「你難道不再逼迫我結婚了,你不會是騙我的吧?」

唐光忙說:「珊珊,怎麼會呢,我幹嘛騙你。」

「我已經給家人商量好了,暫時不要你出嫁了。畢竟,強扭的瓜不甜。」

「這樣,等你想好了,咱們再談這個事情。」

這美女一臉感激,忙說:「哥,謝謝你。」

唐光笑了一嚇,說:「好了,珊珊,趕緊去吃飯吧。」

這美女應了一聲,終於動筷子了。

唐光隨後就走了,走到門口,他回頭看了一眼這美女,沉聲說:「珊珊,就暫且讓你再高興幾天。等我收拾了你那廢物前夫,弄死那個小野種,斷了你所有的念頭,看你還有什麼理由拒絕。」

唐光從這裏離開后,就撥通了電話。

十幾分鐘后,在一個茶樓里,他和一個三十歲出頭的男人碰面了。

那男人看到唐光,連忙問道:「光哥,你急急忙忙找我來,究竟出了什麼事情了?」

唐光耷拉着臉,嘆了一口氣說:「哎呀,小偉啊,哥對不起你啊。」

那男人一愣,連忙問道:「光哥,你怎麼說這種話呢,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了?」

唐光說:「這幾天後你和珊珊的婚禮恐怕不能照常進行了。」

「什麼,為什麼?」這男人聽到這裏,着實有些着急了。

唐光一臉為難,說:「小偉,這就是我要給你說的事情。你知道珊珊那個前夫吧,叫葉鋒的傢伙。」

「對,那不是個大傻子嗎?」那男人言語裏帶着幾分輕蔑,說道。

「什麼大傻子,這小兔崽子騙了我們三年。」唐光頗為氣憤的說:「他現在非常的厲害,我曾派了頂尖的殺手去對付他,結果都折戟沉沙了。」

「是嗎,他真有這麼大的本事?」那男人一聽,露出了幾分驚異的神色。

唐光點點頭,說:「可不是啊,這小子非常恐怖。他最近不知從哪裏得到了風聲,聽說你要娶珊珊,所以已經暗中籌劃來大鬧婚禮。」

「我思來想去,為了安全起見,決定暫時取消婚禮。等收拾了這小子,咱們再舉辦婚禮也不遲。」

那男人一聽,冷笑着說:「區區一個葉鋒,他能鬧出多大的動靜。哪怕他是孫猴子,但也別忘了我們還是如來呢。」

「這樣,光哥,你就不用動手了。這個小子交給我,我就不信了,他能鬧出多大的動靜。」

唐光看了看他,說:「小偉,你這麼說,那我真的什麼都說不出了。珊珊能嫁給你,真是三生修來的福分啊。」

那男人聽到這裏,露出了幾分笑意,忙說:「光哥,你幹嘛說這種見外的話。」

唐光笑了一笑,但他眼神里透出的陰冷,卻是別人輕易察覺不到的。

京城孫家,這可是頂尖的四大家族其中之一。

不僅家世顯赫,而且家族中人可是擔任著國家最機密的安全局最高領導的職位。

提起安全局,連唐光都非常震驚的部門。

這是個非常神秘的部門,裏面的成員擔負保護國家高級領導的職責。

而且,裏面的成員都是從全國各地萬里挑一的能手。

任何一個人都是身經百戰,身手了得。

這個男人叫孫德偉,正是孫家的長孫。

他一直喜歡唐珊,唐光正是打算通過和孫家接親,來攀高枝。

而現在,他巧妙利用孫德偉的身份,就可以做到借刀殺人。不用費自己一兵一卒,就能解決葉鋒這個麻煩了。

葉鋒回到家裏,就見上官雪艷正抱着美美看電視呢。

看到葉鋒過來,上官雪艷連忙叫道:「葉鋒,快點來看,咱們得要讓四姐請客吃飯了。」

葉鋒走過來,笑了笑說:「怎麼,她是不是升職加薪了。」

美美看了一眼葉鋒,說:「爸爸,四媽媽抓了個大壞蛋。」

葉鋒其實也注意到哪新聞了,微微笑了笑。

「葉大哥,我總算是找到你了。」

就在這時,門口忽然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

。 於尊啞然失色,道:「你可是天地所孕?」

「嗯!應該是吧!」劍離笑道。

「你跟我身後的那尊魔影,有何關聯?」對於他背後的那尊魔,他仍有些心有餘悸,那尊魔,不似一道影,似真實存在在這片世上,儘管,此時的他,依舊不明白,那尊魔之於他的意義。

劍離笑着搖了搖頭,道:「讓時光告訴你罷!」

他一臉愕然地望着劍離,而劍離,似是一柄搖曳在黑夜裏的燭火,始終無法照亮他瞳子裏的黑暗。

「劍離!這就是你的世界嗎?」他看着劍離,有些迷惘,道。

劍離笑着點了點頭,道:「沒錯!這便是火之意志的世界!」

「火之意志……我不明白!劍離,你可以說得詳細些嗎?」他撓了撓後腦勺,眼中含笑,道。

劍離輕輕地吁了口氣,指著那片暗紅色的寂地,道:「那是虛無魔焰的中心地帶!何不與我前去,探尋一番?」

「嗯!帶我去,劍離!」他心底認定的人,他是定不會懷疑的,就如眼前的劍離,他不會懷疑劍離,因為此時的他,深信劍離並不會欺騙自己,他總是以這種質感,來判斷他遇到的每個人,屢試不爽……

靠近了那片暗紅色的寂地,他一臉愕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他看到了一片片殷紅色的花瓣,在半空中輕輕地舞動着,然後,忽有一片疾風,倉促地掠過他的發梢,然後飄搖在那片花瓣的中央。

花瓣在風中疾旋,然後漸漸地鋪展出了一條小徑,他一臉駭然地望着這一幕,這似乎超越了他的想像。

那條由花瓣鋪就的小徑盡頭又是甚麼?

他愣了愣,在心底反問著自己,而此時,劍離則一臉笑意地望着他,道:「於兄!此處乃是花溪!」

「花溪……」較之他之前經歷的那些古怪之事,此時的他,卻仍有些驚訝。

他看到了那片在風中疾旋的花瓣,靜靜地流淌著,而隨着花溪的流淌,那條小徑,也更加令於尊深信,那乃是通往異世界的一條路……

他回頭望了一眼劍離,指了指那條小徑,道:「劍離,要與我一同去嗎?」

劍離笑着搖了搖頭,道:「你自己去罷!」

或許,此刻的於尊,漸漸地明白,劍離言中的笑意了,他毫不猶豫的躍上小徑,然後再也沒有回頭。

當他步入小徑時,身邊的一切,業已發生變化,他看到了一片片枯黃的葉片,在半空,靜靜地旋轉,他看到了一幢幢矮小的房屋,立在深空之中。

那片清淺的世界,有落葉黃花,也有裊裊炊煙,它們如此的安靜,如此的祥和,它們似是固有的一切,這片世界,也似乎從未變過。

當他看到少女時,他一臉訝異地望着少女,一臉獃滯,道:「筱夢!是你嗎?」

少女一臉清淺的笑意,道:「哥哥,是筱夢!」

「筱夢,你為何會在此境?」他難以置信地望着少女,道。

筱夢嘻嘻笑道:「因為,這裏是鬼蜮的一部分啊!」

他一臉駭然地望着少女,驚訝道:「筱夢!你說甚麼?這裏是鬼蜮的一部分?」

筱夢笑道:「是啊!哥哥沒想到罷!嘻嘻!」

「沒想到,真的沒想到,虛無魔焰的世界,竟然與鬼蜮有所聯繫!」他喃喃自語,道。

只是,這些話,皆入了筱夢的耳中,筱夢嘻嘻笑道:「哥哥,你怎麼會誤入此境?」

於尊嘆了口氣,將入了古閣后的事情,一併告知了筱夢。

筱夢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片刻后,一臉笑意,道:「原來是這樣子啊!」

「筱夢,這裏當真是鬼蜮的一部分?」他仍有些心悸,道。

筱夢笑着點了點頭,道:「沒錯!是真的!可你入了此境,也不見得能夠尋到姐姐!」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