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等人隨著邪王的聲音消失在這片天地之間。

邪王等人隨著邪王的聲音消失在這片天地之間。

徐真抱著臉色慘白的徐靈兒,正在竭力地追蹤著徐靈兒體內的那道灰色能量。

“靈兒,你放心!大哥,不會讓你和寶寶出事的。”

“徐真,這是神族的神力,具有吞噬萬物之氣的能力。而且,這道神力似乎比尋常的神力要強橫的多,你想要將其逼出徐靈兒體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滅卻似乎曾經接觸過神族,在感受到神力氣息之後,如是說道。

“神力?”

“無限,系統能不能吞噬掉這股神力?”

[需要升級完成之後的系統精靈進行吞噬,當前系統許可權不足,無法開啟相應功能。]

徐真心中一喜,彌雅能夠吞噬那是最好的。

徐真這樣想著,不滅之力已經湧入徐靈兒體內,守護著徐靈兒腹中胎兒以及徐靈兒的心脈之力。

“系統精靈升級完成還要多久?”

[三個月。]

徐真聞言,搖了搖頭。

“時間太久了,有沒有加速的方法?”

。 姜大人冷哼了一聲:「薛二姑娘,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抵賴就能抵賴掉的。

昨天晚上,我姜家的麵館打烊,你也打烊,你就跟在我們家夏芷後面往回走的,可有這回事?」

「有啊。」薛染香大大方方的承認了:「到了那個時候了,已經沒有人了,我難道還要在鋪子裏乾等著,不能打烊嗎?

姜大人這個話問的好奇怪。」

她偏著腦袋,臉上滿是不能理解的模樣。

「就是你跟在我女兒的後面,趁她不備,上前將她打了一頓,可有這回事?」姜大人繼續質問。

薛染香聽了這話忽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姜大人頓時惱怒的臉都紅了。

「我倒想問問大人,你們家姑娘出門是單獨一個人?不帶婢女嗎?」薛染香反問了一句。

「自然要帶的。」姜大人沒好氣的回。

「既然她帶了婢女,據我所知,我帶的婢女還沒有她帶的多,請問大人,我怎麼打她?」薛染香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後的姜夏芷:「我要真的動手打她,以她的性子,會不打回來嗎?

姜大人,女兒是你的,你也最了解,遇上這樣的事情她會如何,還用我多說嗎?」

「明明就是你!」姜夏芷忍不住了,伸手指著薛染香:「是你,是你派侍衛把我捉走了,把我的婢女引開了,又把我送回去,你和你的婢女打了我一頓!」

薛染香聽她說話有點不對勁,好像漏風了似的,難道昨兒個把她牙打掉了嗎?

她暗暗的好笑,但是也不好問出來。

「姜姑娘要說這個,那我也說個實話。」薛染香說到這裏,故意頓了頓。

「無可抵賴了吧!」姜大人對她怒目而視。

「我原本不想說,畢竟女兒家的名節很重要,要是姜姑娘自己不說,我也不會說出來的。」薛染香小臉上滿是一本正經,一對杏眸黑白分明:「昨兒個晚上,我確實跟姜姑娘一前一後,往回走的。

我跟的有些遠,遠遠的就看到了姜姑娘被一個男兒扛起來,捉著走了。

當時我腿都快要嚇軟了,原本想回頭去報官的,後來又一想,姜姑娘是未出嫁的女兒家,被一個男人劫了去,我若是去報官,那不出一日,整個帝京城都會知道這件事。

姜姑娘就算被救回來,又有什麼臉面見人呢?

我乾脆就沒有管這件事,趕緊帶着婢女們回家了。

你們若是不信,可以把我的婢女們叫過來問。」

「那是你的婢女,自然向著你,說話也不能作為證據。」姜大人一口否了。

「那大人不信,我也沒辦法。」薛染香攤了攤手:「我本來就不想說姜姑娘被男兒劫走的事,怕對她的名聲有礙,但是姜姑娘自己說,我也只能實話實說。

其他的,確實與我無關,若是你們父女非要將這事栽在我身上,也沒關係,咱們就到京兆尹去說嘛。

不過我先把醜話放在前頭,你們若是想要說這事是我做的,得先拿出證據。

若是沒有證據,我可要反過來告你們誹謗我的。」

她露出一臉的無所謂,甚至還笑了笑。

姜夏芷徹底的不淡定了:「我有證據!就是你!」 喻晉文挨了打,卻是笑了起來,「我本來也不是什麼好人。」

不是好人,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情嗎?

南頌沒好氣地又瞪了喻晉文一眼,只是她一雙水汪汪的杏眸里氤氳著情動,顯得一絲威嚴也沒有。

他看着她泛紅的臉,羞惱中透著一絲嬌橫,還有一絲孩子氣,喻晉文目不轉睛地看着她,只覺得可愛無比,恨不得再捧起她的臉,吻她一番。

手剛抬起來,想要去摸她的臉,南頌便偏開了頭,從床邊離開了。

喻晉文看着自己空蕩蕩的手,莫名失落。

南頌離開他的周身範圍,情緒漸漸平緩下來,淡淡道:「你強吻了我,我打了你一巴掌,咱們就算扯平了。」

她說的一本正經,喻晉文不覺失笑,輕輕靠在床頭。

「這筆買賣不錯。不如,我再親你一回?反正我臉上已經傷痕纍纍,不差你的一巴掌。」

南頌愣了愣,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羞憤有餘,看着他青紫腫脹的臉,又有一絲歉疚。

她站直身子,鄭重其事地對他說,「對不起喻總,今晚襲擊你的人,是我的一個朋友。他對你動手,完全是為了幫我出氣,我事先並不知情。你如果要追究責任,儘管沖我來,咱們私下解決可以嗎?」

「你的朋友?」喻晉文目光微涼,「是權夜騫吧。」

南頌知道他心裏有數,既然他點出來了,她便直接承認,「是。」

喻晉文道:「可以私下解決,但你要告訴我,你和權夜騫,到底是什麼關係?」

昨天他就開始着手調查權夜騫,但不論他怎麼查,都沒查到權夜騫和南頌到底是什麼關係,他們的人生貌似完全沒有交集,傅彧對權家那麼了解,都不知道權家和南家有什麼樣的交情。

「我管他叫二哥。」南頌道:「再多的,恕我不方便透露。」

喻晉文劍眉微微一蹙。

他其實想知道更多,不光是權夜騫的,還有白鹿予的,這些男人和她到底是怎樣的一種關係,可她不願意跟他過多透露,說白了還是不夠信任他。

但他也不想硬逼着她說出來,畢竟人人都有秘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跟別人分享的。

「我可以不追究他。」喻晉文看着南頌,「但這完全是看你的面子,所以,你也得答應我一件事情。」

南頌靜靜地看着這個男人,他雖然年輕,但在商場浸淫數年,早就狐狸修鍊成精,腦子裏一瞬間不知道能閃過多少念頭,搞不好正在算計她,她自然不能輕易答應他。

沉吟片刻,南頌道:「只要不是跟你復婚,跟你和好,其它的條件,你儘管提。」

喻晉文沉了沉眸。

他知道這些條件,就算是他提出來,她也不會答應。

可是她就這麼跟他說出來,是有多排斥跟他復婚,跟他和好?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打擊,喻晉文薄唇抿成薄薄一線。

他唇角不覺泛起苦笑,「我又不是傻子,怎麼會妄想挨了這麼一頓打,就逼你跟我復婚呢。就算是復婚,那也得是你心甘情願才行,感情一事一向是強扭的瓜不甜,這一點我懂。」

他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南頌聽他這麼說,便添了幾分耐心,「那你想讓我做什麼?」

「我想讓你信我一回。」

喻晉文目光堅定地看着她,在南頌略微詫異的目光下,他鄭重道:「我沒有背着你私會什麼女人。昨天晚上我在水雲間的吧枱喝酒,舒櫻過來搭訕,我當時喝得有點多,差點把她當成了你,清醒過來后覺得抱歉,就跟酒保說把她所有的賬單都記在77號房間。我沒想到後來她又拎着酒找上了門,我說沒有跟她認識並交往的興趣,就請她離開了,除此之外,半句多餘的話都沒有說。昨晚傅彧也在77號房間,你不信的話可以問他,或者再查一下酒店監控。」

南頌聽得有些失神,聽他羅里吧嗦解釋了半天,才反應過來他在說些什麼。

「這就是你希望我答應你的條件?相信你?」

喻晉文認真地點頭,「我知道,你現在對我的信任度幾乎為零。我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也不是什麼好男人,但我可以跟你保證的是,我從來沒有騙過你,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將來也不會騙你。」

南頌與他平視,眸光不可遏制地閃了閃。

她既然答應他的條件,就已經做好被他為難的準備了,卻沒想到他竟然只是希望她能夠信任他,更沒想到他會再次跟她解釋昨天晚上的事。

不過他說的不錯,他雖然不是什麼好男人,但卻從來不曾騙過她。

包括他不愛她,他心裏邊一直有另外一個女人的存在;包括婚內他和卓萱在一起,都是堂堂正正、明明白白地告訴她,也不怕她會難過,或者心碎,因為他壓根就不在乎她的感受。

其實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始至終她在乎的,從來不是他有沒有騙過她,而是他有沒有愛過她。

南頌覺得心頭一陣酸,但她不想再在這個男人面前展現出任何狼狽。

她淡淡啟唇,「你知道,她為什麼會拎着酒去找你嗎?」

喻晉文搖了搖頭。

「因為你透露了你的房號。不管你是不是隨口一說,但在女人看來,你這就是在暗示。」

南頌看着喻晉文擰著眉頭,一臉不解的模樣,十分無奈道:「這麼說吧,如果昨晚有狗仔拍到舒大美女半夜敲你房門,而你又開了門,那麼新聞一旦報道出來,你覺得你前面那一套說辭,外人會信嗎?」

喻晉文揚了揚眉,「外人的看法,我不在乎。」

他只在乎她信不信。

「我知道你不在乎,可是人言可畏,更何況你不是普通老百姓,你是喻氏集團的總裁。」

南頌聲音透著沉靜,「作為合伙人,我非常相信喻總的人品;但同樣,作為合伙人,我希望喻總能夠謹慎些,不要授人以柄。」

她說相信他,可是還是以合作夥伴的身份,而不是他前任妻子的身份。

喻晉文緊緊抿了抿唇,然後道:「我還有一個條件。」

。 七天後。

上午。

帝都。

張明宇搭車提前來到了《寶藏歌手》的錄製現場。

節目開始錄製的時間是晚上。

距離錄製開始還有一段時間。

而在張明宇抵達后不久,宮尚琴開着車也到了,而車上還坐着一個熟人。

車子停在了張明宇面前。

「琪琪,你怎麼來了?」

「琴姐讓我來的。」

張明宇詢問的目光看向宮尚琴:「琴姐姐,這就是你給我的大禮?」

「對啊!」

宮尚琴笑道:「這麼一個大美女,難道這還不算一份大禮嗎?」

「……」

「別誤會,我帶她來是想讓她暫時當你的經紀人兼助理,正好也讓她趁著這個節目的熱度露露臉。」

「琴姐姐,你這是一箭雙鵰啊!」

「主要還是琪琪她現在沒熱度,演技也一般,就算拍電視劇或電影也很難出頭,索性先讓她多增加一些曝光,等到熱度炒起來后,再加上我最近都讓她訓練演技,到時候再讓她接拍一些電視劇,效果會好上很多。」

宮尚琴考慮的還是比較周全的。

當然,如果周琪琪現在就想拍電視劇的話,以宮尚琴的人脈,很容易就能給她找一個角色,就算是一些網劇的女一號也不是不能要到,可問題是演技不行,讓她去當花瓶嗎?

所以還要從小角色來磨練。

一步步來。

宮尚琴有自己的計劃。

畢竟宮尚琴當初也問過周琪琪的目標,當時周琪琪是這樣說的:

我的目標是成為影后!

影后啊!

想成為影后,就必須腳踏實地。

想走捷徑,運氣好的話,最多也就混個三線明星。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