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他們的子女。

還有他們的子女。

全都齊刷刷地站起來了。

他們要和李孝義打招呼,但李孝義卻揮了揮手,示意眾人都坐下。

「都不要浪費時間,人都到齊了,我現在宣布。除了我之外,李家的所有人,立刻收拾東西,離開炎京,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李孝義聲音顫抖著說道。

他很清楚,炎京李家,完了!自此之後,炎京,再無李家。

「爸,我不走,要走也是您先走。」

李國明沒有絲毫猶豫,就大聲說道,「現在,我才是李家的家主。」

「所有的事情,應該由我來扛。」

「還有我,爸,我也不走。我李國章,絕對不是貪生怕死之徒。」

「對,我們要留下來,和李家共存亡。」李孝義的二兒子李國柱也跟著說道。

「李國明,你是瘋了吧?」

歐小娟這時尖叫著說道,「你們李家,現在得罪的可是周家。周家那些人,就沒有一個是善類。」

「而且,外面也在傳,這次,周家背後的周氏也出面了。你還要留下來,我看你是嫌命長了!」

「你嫌命長,要留下來等死,那你就一個人留在這裡等死好了。」

歐小娟拉著她和李國明的兒子。

氣呼呼地說道,「李國明,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就和孩子先走了。」

歐小娟可不傻,她只是嫁給李國明,李家又不是她家。

現在,李家遭到周家瘋狂的報復,眼看馬上就要垮掉了。

李家一垮,就什麼都沒有了。

甚至,作為李家的家主,李國明還可能要背負一身的巨債。

歐小娟可沒有興趣跟著李國明一起吃苦。

假如李國明現在,願意聽她的,捲走李家的現金,他們一家。

可以逃亡去海外發展。

但如果李國明不聽她的,歐小娟就會帶著他們的兒子,離開李家。

李家都要完蛋了,歐小娟才不會讓她的孩子留在李家等死。

話,歐小娟已經說清楚。

見到李國明還是沒有要走的意思,歐小娟一甩袖子,拉著她兒子李雷。

就往李家大院外面走去。

李國明臉色鐵青,他看著歐小娟漸漸走遠的背影,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

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當前各自飛了!現在看來,果然如此啊。

「李國紅,我們也走吧!」

李孝義的大女婿吳堅,這時也站出來,使勁地朝著李國紅使眼色。

李國明是李家的家主。

他老婆歐小娟,都帶頭離開李家大院了。

吳堅這個外姓人,他自然也不樂意留在李家大院,不樂意跟李家一起吃虧。

都說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

李國紅接收到吳堅的眼神后,她就有些為難地看向李孝義。

「爸,我……我和吳堅,我們就先走了,你們大家,一定要保重啊!」

李國紅說完這話,還有些臉紅。

但這種時候,李國紅也不會為了要面子,就搭上他們夫妻倆的性命。 第435章心花路放

任你財力跟實力多麼雄厚。

只待土管局局長羅良的一聲宣告,統統都變成了虛無。

很快,羅良拿出了合同,當著袁日飛的面在合同上先蓋上了土管局印章。

這可把信心滿滿的袁日飛給氣得不行。

「洪英,你今天很不錯。」

仗著背靠許申浩,袁日飛極度囂張的瞪去了洪英,冷喝道。

「當然不錯了!」洪英卻深情的看去成戰,「成戰,你高興就好。」

這都說戀愛的女人,智商都是負數。

現在看來,還真是這麼一回事兒。

因為,人家成戰還不是洪英的男友,她都已經是一張桃花泛濫的臉了。

要真的變成了成戰女友,洪英還不得為成戰去死?

「呃……」

此刻,被洪英這般深情的看著,成戰渾身都不舒服了。

李庶見狀,急忙來到成戰身後,悄悄的用手肘頂了頂成戰後腰。

「不好意思了,真的麻煩你了!」

畢竟是請人家過來幫忙,李庶可不能怠慢了人家。

成戰也是過來還李庶人情的,同樣不敢懈怠。

現在李庶又出面致歉,成戰就更加不敢怠慢。

「洪英女士,等你處理完事兒之後,我們再合影吧!」

成戰快速展開了笑顏,給予了洪英最溫暖的笑容。

「媽,你可不能耽誤人家成戰先生的時間啊!」

李庶也急忙開始催促了起來,讓洪英趕緊結束。

「好好好!」

為了不耽誤成戰,洪英急忙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至此,城東地皮最終歸屬,落在了一凡地產。

「好!很好!洪英,希望你能一直這麼笑下去。」

袁日飛原本以為,洪英會在簽約的時候突然反悔。

不過自己明顯是等了一個寂寞,洪英依舊無視了自己的警告。

最終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這讓袁日飛面子很是掛不住,暴怒之下直接發出了威脅。

「袁總放心,我們一定能一直這麼笑下去的。」

李庶當即站了出來,輕蔑的瞪去這條許申浩的鷹犬。

「哼!」

這裡畢竟是土管局,袁日飛還不敢輕舉妄動。

隨著一聲冷喝,袁日飛帶著自己的人,悻悻的離開了。

而隨後,成戰也履行了與李庶之間的約定,與洪英完成了合影。

不過,被成戰年輕帥氣的模樣迷的團團轉的洪英。

這個女人,桃花徹底泛濫了。

合影了一張不夠,又要求合影一張。

成戰也不好意思拒絕,以至於前前後後洪英居然拍了上百張。

「媽,成戰先生還得回去保養嗓子,你可不要耽誤了人家。」

李庶實在是有點看不下去了,才出面為成戰解圍。

「對哦!」洪英愛護成戰之心,被李庶瞬間觸發。

看去此時還在展開笑顏的成戰,洪英很是不舍。

不過,洪英再怎麼喜歡成戰,也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與成戰有發展的。

「成戰先生,今天真的非常感謝你,滿足了我一個心愿。」

看著手機內那上百張合影,洪英已經十分滿足了。

只見洪英躬身而下,近乎九十度的大鞠躬,致謝道。

「洪英女士不必客氣,我也是還李庶先生一個人情而已。」

見洪英終於停止了合影,成戰總算是露出了真正的微笑。

終於解脫了!

「媽,你現在可以回公司了,地皮需要儘早規劃。」

「我時間多,讓我送送成戰先生。」

「以謝成戰先生今天相助之恩。」

李庶的提議得到了洪英的認可。

在同成戰揮手告別之後,洪英才依依不捨的與項目經理離開。

隨後,李庶與成戰才走出土管局。

見洪英走的沒影之後,李庶才重重的拍了拍成戰的肩膀。

「大兄弟,真的辛苦你了。」

要說合影的人,是一個年輕貌美的小姑娘,也不算辛苦。

但是,這一次合影的卻是一個年齡四十五歲的中年婦女。

李庶現在想來,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而成戰卻能全程微笑,與洪英合影上百張。

這已經不是李庶所能忍耐的極限了。

為此,李庶很是佩服、又很感激的向成戰致謝了一句。

「李庶先生,這是我應該做的。」

成戰卻是微微一笑,既然是還人情就應該做到位。

很顯然,洪英很滿意,成戰也就放心了。

「難為你了!」李庶還是忍不住關心了一句。

「相比較這個,我還是得提醒李庶先生一句。」

「袁日飛這個人很小心眼兒,他背後的許申浩更是不擇手段。」

「今天,洪英女士拿走了城東地皮,他們一定會報復。」

成戰是混娛樂圈的,並且背靠沈玲玥。

袁日飛沒理由,也沒必要對自己實施報復。

所以,這個提醒便顯得十分有必要了。

「這個,我知道!」

既然提到這件事兒,李庶的面色反而開始變得輕鬆了起來。

「那好!李庶先生的神通,我也從沈總那裡略有所聞。」

「既然李庶先生這般自信,想必已經想好應對之策了。」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