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趙信聽后趕忙解釋,「洛城城區內情況複雜,你們都已經來到安全區,就好好留在這裏,幹嘛還要重回戰區。我不說別的,如果你們在洛城中發生意外,你們的家人怎麼辦,至少你們也要得到家人的同意吧。」

「同意了!」

讓趙信怎麼也沒想到的是,他話音落下還不到半秒鐘,畢天澤他們幾人就都開口。

「我們都已經跟家裏告知家裏的長輩,也都得到了長輩們的允許。」

頓時,趙信啞然。

這……

怎麼可能?

「你別跟說謊了。」趙信凝眸道,「你們是跟家裏人說進洛城么,他們能夠答應,我可不信。」

「我們就是說的回洛城。」

「不可能!」

洛城情況那麼危險,城裏的人恨不得長出一對翅膀離開那裏,畢天澤他們說要回洛城救人,身為父母怎麼可能會答應他們這種無理要求。

然而……

「真的,老五你們相信我們,我們……說的清清楚楚,就是回洛城。」

就在畢天澤話音落下的一瞬間,趙信從他們所有人的眼中都看到了真摯,溫嵐也不停的點頭,表示這一切確實是真的。

「我們的家人都支持我們回到洛城執行救援任務。」王焉也在此時開口道,「趙哥,我知道你心裏是怎麼想的。在你看來,身為父母是不會允許自己的子女參與那麼危險的活動。可是……這一回不一樣。」

「洛城罹難,城市淪陷。」

「妖魔的入侵破壞了太多的家庭,讓我們洛城人失去了太多,可是相對的也成長了太多。」

「到了現在這一步……」

「早就已經不再是一個小家完整不完整的問題,而是洛城這座城市是否完整,在洛城當中還有太多人被困在城區,他們都是我們的同胞。我們沒有辦法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被困死在裏面,那麼就需要有人站出來!」

「然而,能站出來的人就是武者,也就是……我們!」

王焉幾人目光堅決,就連溫嵐都握緊小拳頭不停的點頭,抿著嘴唇低聲道。

「趙哥,我爸爸也說了,他說我既然有這份能力,那就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他為我的決定感覺到驕傲,他很驕傲能有我這個女兒。」

「我爸也這麼說的。」

龐偉笑着聳肩,道,「而且我爸更過分,他說……要是我敢臨陣脫逃撂挑子,給老龐家丟人,就不認我這個兒子了。」

「主公。」

就在這時,陸展翅走了上來開口微微一笑。

「時代變了,人們的想法也變了。」

趙信蠕動着嘴唇聽着他們的話有些失神。

這是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洛城遭受地窟入侵這短短不到十個小時,人們的想法竟然會發生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

曾經,最不被人所看好的英雄主義。

眼下……

好似重新復燃了。

「這回救援我們其實也不單純是為了你。」王焉也趁此開口道,「我們也想參與到城市的救援活動當中,將還沒有撤離出來的市民救出來。咱們江南武校的師生有半數以上都自願參加,由學校的老師帶隊。而且,在這之前,你的門派青天門也率領數千位武者投入到救援活動中,我們其實都屬於第二批了。」

「哈……」

突然間,趙信不由得笑出了聲。

「好,那就同行!」

話都說到這種地步,趙信也沒有再回絕的理由。旋即,他就回頭看向徐夢瑤那裏輕聲道。

「夢瑤,劉叔就別去了。」

「為什麼?」

「安置點這裏也需要有人看着。」趙信凝眸低語,「向代那伙人不知道會不會搞小動作,還得麻煩你的人幫忙照顧一下我妹妹他們。」

「當然沒問題。」徐夢瑤點頭。

「其他人……」趙信回頭看向畢天澤眾人,李道義和左藍分別站在他的左右,旋即就看到趙信目光炯炯的看了王焉他們許久,長吐了口氣,「我們走!」 唐南綰此刻卻沉默了,她不知道秦佳說得對不對。

「在想什麼呢?」秦佳問道。

顧連城也睨視著她,感覺今天的唐南綰有點不對勁,彷彿心裡藏了事情一樣。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次回來,也不知道到底是對還是錯。「唐南綰低聲說道。

看著這裡看似歲月靜好,實際上她卻有些迷茫。

那些埋在暗處的危險,像定時炸彈一樣,隨時都可能會爆炸,但是她能做的除了等,什麼都做不了。

「難道真的是宮媚秋?」秦佳疑惑的問道。

想到那個像神經病一樣的女人,她就有些抓狂。

想不明白為一個男人,能不能變態到那種程度。

「也許不是宮媚秋,以她的性格,也不會做得這麼明顯,就好象上次北北出事一樣,看似與也有關,實際上卻有人想要嫁禍給她。「

「我擔心的是到底誰在背後搞鬼,想要利用你來牽制我。」唐南綰說道。

李雙重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那怎麼辦?「秦佳人心裡也很慌。

面對著這些事,她能做到的,除了站在唐南綰身邊外,什麼也做不了。

「既然現在不用嫁給李雙重了,你要做好心裡準備,秦家隨時都有可能再找你麻煩。」唐南綰說道。

顧連城拿出了根煙點燃,狠抽了一口,吐著煙霧低聲說道:「蘇承晟似乎很關心你。」

秦佳一臉疑惑,她看著唐南綰,再看著顧連城,然後再指著自己的鼻尖,不敢相信的說:「我?你說他關心我?「

「他給我打電話說了這件事。」顧連城意味深長的說道。

面對著他的眼神,秦佳人上去就是一個暴揍。

「靠,你什麼意思,以為我和他有一腿不成?呸,老娘還看不上他呢。「秦佳人氣壞了。

想到那天,被蘇承晟灌酒,然後丟在摩托車後面盡丟風頭,她氣得牙痒痒的。

「嘶,老子這麼帥的臉,你也忍心打?行行行,哥走了,你們倆自己解決。「顧宮城說著就走。

唐南綰看著他離去的身影,她拉了秦佳一把。

「上次唐宗財給他找麻煩后,顧連城的項目一直不太順利,也不知是不是我多想了。「唐南綰說道。

秦佳聽聞,她立刻收斂,整個人變得嚴肅起來。

「要怎麼做?」秦佳問道。

唐南綰伸手摟著她的肩膀,低眸與她對視著,淡聲笑著說:「不怎麼辦,既然有人這麼著急想要逼死我們,那我們就等著他急著露出馬腳。」

「鈴。「這時,她的手機震動響起。

晚晚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奶聲奶氣傳來,她低聲說:「媽咪,你是不是給晚晚買了禮物呀?「

「什麼禮物?」唐南綰一頭霧水。

電話那端,晚晚正拿著東西抱著走進客廳內。

「就是快遞呀,有點重哦。「晚晚笑著說道。

唐南綰的心突然懸在半空,她幾乎是失聲吶喊著說:「晚晚,你聽媽咪說,不管收到什麼,都別拆,媽咪現在就回來。」

「怎麼回事?「秦佳也聽得不對勁了。

唐南綰焦急的往回走,她低聲說:「晚晚收到了一個快遞。「

「快遞?我們剛搬的新家,哪來的快遞?靠,該不會是有人故意使壞吧?」秦佳聽著也急了。

她跟著唐南綰跑出去,兩人駕著車往回趕。

一路上堵車得厲害,唐南綰等不及了,她連忙下車抄小路跑,秦佳見狀也棄車跟上。

兩人焦急的趕回小區內,發現電梯故障了。

「靠,簡直是瘋了。」秦佳氣得抬腳把那個牌子給踹了。

唐南綰順著樓道,直奔22樓。

氣喘喘的推門而入,看到晚晚滿頭大汗,抱著快遞站在那,動都不敢動,北北也緊張得拿著手機。

「媽咪。「晚晚看到她趕回來,眼眶瞬間紅了。

她的聲音哽咽,卻忍著不讓自己落淚,低頭盯著抱著的快遞盒,低聲說:「真的是炸彈嗎?晚晚是不是快死了?」

她的話像針一樣,戳進唐南綰的心裡,她難受得緊握著拳頭。

「別胡說,你站在那別亂動,把快遞給我。「唐南綰說道。

她已經緊張得聲音都在發顫,莫名來的快遞,讓她害怕又不安,想上前時,一道高大身影沖了進來。

「怎麼回事?」燕景霆的聲音暗啞的響起。

男人高大身影擋在她的面前,彷彿像一道希望的光,在她的身側籠罩在她的身上。

唐南綰看著燕景霆身影的剎那,她聲音梗在喉間,怎麼也發不出聲。

「別擔心,把東西給我。」燕景霆萬達著大步上前。

他單膝跪在晚晚的面前,寬厚的大掌按住她的手,小心翼翼的接過快遞,一把將晚晚推向唐南綰。

「燕景霆。「唐南綰嚇得不輕。

她隱約聽到裡面有響聲,那微妙的聲音,卻讓她心裡往下沉,她眯著杏眸,看著眼前的男人,情緒已將她的理智給淹沒了。

「沒事,過一會就好了。」燕景霆沉聲說道。

他的話給人一種錯覺,彷彿只要他在,危險就會解除了般。

秦佳跑了進來,看到這一幕,她連忙捂著嘴唇,幾乎發不出聲音了,她看著唐南綰,再看著燕景霆。

「這聲音!!」她幾乎是叫了出聲。

沒人比她們更了解,這種聲音的跳動,除了炸彈,還有什麼?但是到底是誰寄來的?而且還是給晚晚送來的。

秦佳抓狂得快瘋了,她沒有想到世上真有這麼可恥的人,對付大人可以,但為什麼連小孩都不放過?

「我去去就回。」燕景霆啞聲說道。

他拿著快遞邁著大步離去,唐南綰連忙抬腳追了上去,看著他的身影失聲喊道:「燕景霆。「

「別擔心,我會回來的。」燕景霆啞聲說道。

他的態度特別堅決,像保護他們,是他義不容辭的事一樣,他沒有半秒是猶豫的。

「你為什麼要這樣?這事明明就與你無關。「唐南綰啞聲吼道。

她真的想上去打醒他。

她從沒有告訴過他,北北和晚晚的身世,但是他雖不知,但卻依舊是保持著這種保護的姿態,徹底讓她失去了理智。

她站上去,想追出去。

「秦佳。」燕景霆突然叫著她的名字,秦佳也愣住了,這是燕景霆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彷彿是一道聖旨一樣。

「嗯?「她疑惑的看向他。

男人頭也不回的離開,臨走的時候說道:「抓住她。」

。 等了許久,終於夜幕降臨。

蘇子靜貼在地洞口側耳靜聽,外面現在沒有任何聲音。

傍晚前,白純和柳岸青匯合,兩隊人稍作停留,便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蘇子靜依舊蒙頭蒙臉,小心翼翼的爬向洞口。

神識靜靜掃過,周圍空無一人,蘇子靜這才放心大膽的跳了出去。

「我走啦!」

蘇子靜朝地洞口揮了揮手。

「唧唧……」地洞口鑽出個小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