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頭繼續侃侃而談道:

「哈哈,哥答應你們,等哥以後有錢了,帶你們天天住大酒樓店,吃豪華大餐。」

小女孩兩眼冒星星:

「嗯吶,哥哥以後一定會很有錢的。」

男孩則是翻了翻白眼:「我信你個鬼。」

所以這就是老頭更喜歡妹妹的原因。

不過這小子雖然忒惹人嫌,老頭自知還是是得負責撫養他成人,畢竟,蒼茫的世界,他只剩下這麼兩個親人了。

父母死後,周圍一圈親戚沒有哪個願意平白無故接手他們三個累贅。

倒是有幾個人嘴裏說着你們還小,不會持家的借口,主動站出來照顧他們。

實則打的卻是他們家房產和眾多牲口的主意。

結果,卻和吃絕戶一樣,把三人家的產業全都禍禍光了。

老頭和兩個孩子失去了利用價值,便被掃地出門。

所謂吃絕戶,就是這家人在自己死後,無兒無女,或遺孀兒女都還十分弱勢。

那麼,他們生前遺留的土地財產,會被村子裏的鄉紳全部變賣,換成銀子,然後用這筆錢,在村裏擺上流水席,宴請村落的每家每戶,宴席多則持續幾個月,少則也會吃上幾天,直到吃光吃盡這家人的所有積蓄。

這是極其喪盡天良的一種惡俗。

最終,失去了家園的老頭,也只好帶着兩個不經人事卻遭逢大變的可憐孩子,行乞為生。

不過最近城管抓得嚴,沒有營業執照的乞丐不允許公然乞討了。

無可奈何之下,年老體弱不能自力更生的的老頭,只好走上了碰瓷訛人的不歸路。

老頭已經不是從前那個少年了。

別有用心的善待,他再不需要。

雖然無助,至少還能自助。

雖然孤獨,至少還有小屋。

正如窗外的雪。

孤傲,脫俗。

雪越下越大,世界被乾淨的白色覆蓋。

是啊,在這個冰冷的世界,只有他們三個相依為命了。

「哥,我們去堆雪人吧。」

看着外面堆雪人的孩子們,小女孩也童心大發。

徐小天一直旁觀,不禁心中生疑。

兩個孩子,為什麼管這個年過古稀的老頭叫哥?

是輩分原因么?

他不禁想起前世,他有一個朋友,管九歲小孩叫表叔。

過年去拜年,還得給小孩磕頭要紅包……

「好,走,堆雪人去。」

老頭當即帶着兩個小孩子出去找了一塊空地。

他們開始比賽堆雪人。

三人手忙腳亂,各自為政,忙活到天都黑了,才意猶未盡地交卷。

其中尤以小男孩的手藝最好,用老頭的話來說,像狗像貓像豬像牛。

就是特么的沒個人樣……

五十步笑百步,其實老頭自己做的雪人也沒好到哪去,腦袋扭曲,身子也歪歪斜斜的。

而那小女孩的雪人雖然小巧,但造型同樣也慘不忍睹……

三個並不完美的雪人就這麼緊緊地挨在一起,孤零零地佇立在冰冷的寒夜裏。洪全的話讓花有些意外,雖然之前有不少人也見過花的本體,但是這麼直接叫出來的還是第一次。

「你知道?」花帶著疑惑問道。

「知道,而且這八荒上不知道的人應該不多吧。」說到這個話題的時候,洪全似乎沒有之前的那種結巴的感覺了,他的話語十分流暢且迅速,還帶著几絲興奮,「我聽過,也從書

《綻靈記》第078章.洪全 李和默然無語。

許久,呢喃道:「3萬元,恐怕是他們一生的積蓄了吧?」

「與其參與這不靠譜的傳銷。」

「為什麼不寫書呢?」

「寫出來,不給人看,不就成了?」

姬長生搖頭,說道:「首先,他們還有自理能力,不管收入高低,如今應該是還有工作的,能夠維持基本生活。」

「一旦寫書,無論有沒有通緝,被發現了都是要坐牢的。」

「只是去和諧城還是本地監獄的區別。」

「另外。」

「特異點是需要觀測者來維持的,1個讀者都沒有,最快24小時就會消散,最遲30天變動率必須突破0.001000%,出現干涉原點,否則也會消散。」

「寫一本書。」

「哪怕只是個開頭,你不給人看,只維持24小時,划不來啊。」

「就算一本本的續。」

「能續幾本?更何況,你寫書圖什麼?怎麼變現?」

「你若是給人看,那首先得要書寫得好,不然要多少個人才能換來變動率的數值+1?」

「知道的人多了……」

看書,舉報,通緝,擊殺,一氣呵成,便可輕鬆收入100信用積分,人真要窮瘋了,自己都殺,何況親朋。

至於自殺刷積分?

第一次可能只判三年,第二次,那就至少三十年了……

只能說。

法律倘若有空子,也不是給平民鑽的。

李和知道,自己這個問題,過於「何不食肉糜」了。

抬頭。

看着參加這個座談會的人們一個個激動興奮的樣子,李和有些沉默,問道:「超時空金融公司,這樣的存在,它真的合法?」

「爆雷之前都合法。」

「……」

李和無話可說了,或者說,這個時候,座談會的「老師」已經來了,拿着麥克風,非常精神的和大家打起了招呼。

瞬間,掌聲連綿不絕。

那位主持座談會的「楊老師」在抖了幾個包袱活躍氣氛之後,便開始進入主題,告訴大家,這一次座談會是為了造福群眾,幫助更多的困難人群。

然後,開始拉PPT,講故事,那叫一個聲淚俱下,調動情感啊。

接着又一一許諾,畫大餅,擺數據。

前三排來參加座談會的殘障人士紛紛被感動,彷彿看到了天堂,一個個幸福的哭出聲來,當場就要建立賬戶。

然後楊老師卻表示不急。

又是送油,又是送衣服的,先讓他們領了一圈東西,又帶着其他參與座談會的聽眾聊了夢想,聊了未來。

等會場的情緒到達頂點之後。

才開始讓人們等級註冊他們的賬戶……

李和跟姬長生坐着沒動,旁邊的大媽大叔都熱情來勸他們,他們只好假裝辦理,磨磨蹭蹭的站起來,跟着人群站在後面。

拉住姬長生,李和小聲問道:「我們不會要註冊,然後打入敵人內部吧?」

「理論上來說,應該如此。」

「你有錢?」

「沒錢。」

兩個男人,都是銀行賬戶餘額不足四位數的,哪裏有三萬塊可以被人騙?正所謂,只要我夠窮,騙子就騙不了我。

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那我們怎麼辦?」

「我們有葯啊。」

姬長生拉開挎包,裏面竟然是10瓶【劣質不老葯】,給李和看過一眼后,便快速拉上,悄聲道:「你可能不知道,當你的一月之約堅定,白澤放寬三月,並不再回應之後。」

「一瓶【劣質不老葯】在華夏區黑市的價格,已經超過了5萬。」

「如果是【真不老葯】,嚯……」

「你猜多少?」

李和有些愣,獃獃的問道:「一百萬?」

姬長生嗤笑一聲,說道:「你再加個零。」

「這瘋了吧?離約定日期只剩25天了,他們花一千萬買這樣一瓶葯?」李和對此表示不能理解,哪怕他知道自己即將掌握怎樣的財富。

姬長生搖頭,說道:「他們沒瘋,價格之所以這麼高,是因為我們控制得好,至今沒有一瓶外流,只是有讀者偶然獲得。」

「他們更多的是要試藥。」

「因為現在看來,《長歌行》完本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只有準確的知道藥效,才能在以後的交易中確定價值。」

分明是天量財富放在面前,窮得叮噹響的李和卻格外的冷靜,他沉默了一會,才問道:「我們以後要賣葯?」

姬長生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們革命軍拿到的葯,只送給需要的人。」

「好了。」

「馬上要到我們了。」

聊著,就輪到兩人了,負責登記的工作人員問道:「你們是要出資3萬建立普通賬戶呢,還是出資5萬建立准群主賬戶?」

姬長生愣了下,問道:「區別在哪?」

工作人員答道:「普通賬戶會首先將您分配給一名小群主,您在拉進來4個人後,可以創立您自己的群,如果您能先小群主一步成為大群主,就不需要給他分享收益了。」

「如果是准群主賬戶。」

「您將直接分配給大群主,但要求是您在1個月內必須拉滿10人,否則就會轉為普通賬戶,您的兩萬塊也就沒有了。」

果然,這種公司,套路那是一套一套的,只要你充錢,沉沒成本就會拉着你一步步沖入深淵。

對此。

姬長生咧嘴一笑,將挎包放在桌上,瓶瓶罐罐碰撞出聲音,拉鏈一把拉開,10瓶【劣質不老葯】出現在大家的視野當中。

他笑道:「這個,能不能換一個大群主!」

「你等等!」

工作人員也驚了,連忙過去詢問「楊老師」,很快啊,我們的成功學導師,楊老師就過來了,在看到不老葯后,他雙眼頓時發出了亮光。

激動的快步上前,拉住姬長生的手,問道:「這位朋友,你確定要以這10瓶不老葯作為投資嗎?」

「是的,不過我要成為大群主。」

「沒問題!」

楊老師大手一揮,直接同意了,在短暫的詢問后,更是表示道:「如果姬先生能夠再弄來10瓶【劣質不老葯】,我現場直接划五十個人到你的群中!」

。。 早晨,香菱睜開惺忪的睡眼,洞口處,一道欣長的男子背影對着她,擋去了一縷陽光,讓她攏罩在黑暗裏,不被陽光擾了清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