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臻的心何其痛,隨着雪貴妃崩潰的聲音落下,她的理智終於在這一刻全線崩潰了,她不可置信,她痛不欲生的看着雪貴妃,「荒唐,何其荒唐,你們竟然為了這樣一個荒唐的理由給他下春毒,你們知不知道,他體內有火寒蠱,他本身就身中劇毒,他本身就命不久矣,這銷魂蝕骨的第一烈春毒,會讓他生不如死,會讓他丟了這條命啊!」

也或許,是丟了幫他解毒的人的命。

「火,火寒蠱……那是什麼東西?什麼劇毒?什麼命不久矣?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意思?」

雪貴妃本就處於崩潰打擊之中,秦臻的話又是猶如當頭一棒,她整個人都迷茫脆弱的好似不堪一擊。

秦臻的眼淚控制不住,簌簌而落,更是痛的想要嘔血。

她真是恨啊,恨到雙眼猩紅,終於她抬眼看到了軟在地上的柳傾城!

她竟還敢來!

還敢出現!

柳傾城在對上秦臻眼神的那一刻,心口驚懼,竟是被嚇得一個後退!

但下一刻,秦臻已兩步上前,一把揪住了她的頭髮…… 磨人!

最初對傅夏的印象,是屬於那種冷山,可惜就這麼幾句話下來就是個……不能說磨人的妖精,絕對是個磨人精。

根本無法摸清她的心思。

「相公,你……為什麼沉默?」

這麼一瞬間她竟然有變得如此溫婉,與之前的霸道大相徑庭。

「我渴。」

趙信拿著茶壺就給自己倒茶,對面傅夏聽后露出如賢妻般的溫柔笑容。

「小曼。」

一聲輕喚,候在門外的小曼就推門而入。

「姑爺口渴,去多泡幾壺茶,將咱們家的茶壺都泡滿,讓姑爺好好解解渴。」溫柔的笑容中卻是伴著濃重的殺意,趙信一耳朵就聽的出來,鬼知道這府上到底有多少茶壺,都讓他喝光還不得喝死他,一想到此趙信趕忙抬手,「小曼,我這一壺茶就夠了,出去吧。」

「聽姑爺的。」

依舊是傅夏的一聲低語,小曼又默默的退出房去。就是這一回她不在是那種像是磕到了小姐和姑爺的糖的那種笑,她的眼中有些疑惑。

雖然她年紀很小,卻也感覺到這房間中不對勁。

「相公,如果口渴你可要跟妾身說啊。」傅夏那嬌滴滴的話音,聽的趙信總是有點感覺瘮得慌。

「傅姑娘。」

「喊我夫人,我可是跟你拜了堂成了親的,你是我八抬大轎娶來的。」

「哈?」

這話聽的很是古怪。

「你娶我?」

「別忘了你可是入贅呀。」傅夏柔聲道,「入贅,自然是我娶你。你是坐著花轎到的咱家,邁了火盆的。」

「……」

想不到竟然還有這種痛苦的回憶。

然而,不重要!

這些其實真的並沒有什麼要緊的,入贅也好,進了花轎也好,趙信可以不去在意這些。

他就想能跟傅夏將事情說清楚。

「傅……夫人。」趙信在臨口時硬生生的別了回來,輕嘆一聲,「我不知道你為何對我如此執著,我覺得咱們倆真的不能……你就不能放了我么?」

「相公,我也請你放了我。」

傅夏也好似開始好說好商量了一般。

「我跟你成了婚,拜了堂。咱們倆剛成婚不到兩個月就離婚,不說我秦國從未有婚配之後再離的先例,你讓我以後如何做人?」

「秦國不能離婚么?」趙信一驚。

「小曼跟我說你日日在家中念書,你都看什麼了?」傅夏眉眼輕鎖,道,「秦國之中何時有離婚之說,蓬萊之內都沒有這種說法。成婚,就是一輩子的事,不瞞你說,我也確實是任命了。」

「我有喜歡的人。」

「忘了她。」

傅夏雙眸凝望著趙信的眼眸。

「我自認為,我不差。雖然我常年在荒野之中,卻也是自幼飽讀詩書,琴棋書畫、詩書禮樂、女紅刺繡,我都通曉。」

「呃……我都不怎麼樣。」趙通道。

「我從沒想過要你如何優異,如果你以後能有成就自然好,若沒成就我也會跟你長相廝守。你說我霸道,誰不想自己的夫婿心中只有自己一人?」傅夏輕嘆一聲,「我會對你忠貞一生,此生無論你我成就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我都不會嫌棄你。」

感人肺腑。

傅夏這一番話說出來,趙信真的感覺到有些感動了。

願得一人心,白首莫相離。

在婚禮司儀總會問上一句,無論富貴貧窮,無論健康疾病,無論人生的順境逆境,在對方最需要你的時候,你都願意不離不棄終身不離開直到永遠嗎。

所有的回答都是,願意。

最後真的能做到這一步的又能有幾個。

從傅夏的言語中,趙信感受到了她的真摯,她是發自內心,是真情實意。

「我不能忘了她,我心中已經被她填滿了。」趙信皺了皺眉,傅夏聽后道,「就是你昨天唱的曲兒里的人?」

「什麼曲?」

「穿越千年的眼淚,只有夢裡看的見。我多想再見你,哪怕一面?」

「嘶!」

趙信驚訝的聽著傅夏乾巴巴的將這些詞兒給念了出來。

「你念的還挺好。」

「我唱的好么,你這人怎麼這樣,不能為了故意貶低而貶低我吧?」傅夏突然有些惱怒。

納尼?!

剛剛傅夏明明是念出來的。

嘶!

不會是那稍微的些許起伏就是唱了吧?

他以為是詩朗誦。

「你再唱一下我聽聽?」

傅夏當著就唱了一回,跟剛才沒有任何區別。

這,就是詩書禮樂。

樂?!

眨眼許久,從傅夏的眼中趙信看到了認真,在她的心裡是真的覺得剛才是再唱,而不是朗誦。

「雖然是跟你唱的有些區別,卻也相仿吧。」傅夏認真道。

了解了。

這姑娘應該是個有著極端自信,且蜜汁自信的性格。

就像剛才她覺得趙信不想跟她生娃,回答的不假思索時會惱火,她應該是認為自己的魅力受到了趙信的貶低。

平心而論,傅夏長相出眾。

她確實應該有著這份自信,可是總感覺有點自信的過了頭。

「確實確實,夫人唱的極佳。」趙信奉承一番,果不其然傅夏臉上就有了笑臉,「我詩書禮樂可是拿手,小手小曲對我來說信手拈來。」

「確是如此啊。」

「所以說,你心中的那人是曲中人?」

「沒……曲子里的,是我妹妹。」趙信蠕動了下嘴唇,莫名的心底有著酸楚的情緒湧出。

抬手捏了捏鼻頭,又眨了眨眼趙信笑道。

「不說這些吧。」

「既非你心中人,那你到底在抗拒什麼,白撿我這樣的夫人,得是祖上福澤至你,你為何要跟我和離?」傅夏不依不饒。

「我……」

「這樣,咱們倆婚事的問題以後再談吧,現在談也不會有結果。至少,在我爺爺還在的時候咱們倆是不能離的,這點你認同么?」

「可以。」

眼看著傅夏都已鬆口,趙信自然是滿口應允。

他不想態度太強硬的解決,就是不想讓雙方激化出太大的矛盾。對成婚這件事,他們倆都是受害者。

或者說,傅夏才是最終的受害者。

她莫名其妙的背負上了個婚事,又是個在這種生長環境下的女子。她未必就對趙信有什麼好感,也可以說是根本沒有。

在開始的時候,她也說的很明確,她對趙信沒有興趣。

她對趙信現在所說的一切,說是縱容也好,說是刻薄磨人也好,說是霸道也好,都是建立在他們倆拜了堂,成了婚,入了洞房。

雖然最終他們沒有圓房!

卻也是被所有親朋友好祝福,也是高朋滿座吃了喜宴。

古時女子不就是如此,太多女子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了成婚的年紀,找個家世不錯,門當戶對的嫁了,這一生也就相伴在其左右。

感情,後天再慢慢培養嘛。

日久生情。

想到這一點趙信也就釋然了,不能說是傅夏在折磨她,是她生活的環境讓她骨子也是如此。

她是武者又能如何?

大環境就是這樣,難道她還能擁有著太跳脫,像趙信所生活的凡域,能過就過,過不了就離婚。

這裡是沒有的!

既然如此,不如就依她,以後再論吧。 天道佩恩超?神羅天征,籠罩整個木葉村,光芒過後瞬間出水,地下水都溢成湖泊。

災后經過大和「四室一廳之術」,木葉村快速重建,根本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毀滅村子不如暗殺首領,從綱手開始,一直殺到整個精英階級消失,木葉村自然會開始土崩瓦解。

剩下的普通上忍和中忍們根本無法維持村子正常運行,必然會有一段混亂期,這期間聯合其他國家發動戰爭,才有讓木葉村就此消失的可能。

可惜忍界絕大多數人的政治都沒點,頭腦一熱就向目標狂奔,根本聽不進其他人的話語。

?不立土(原叫和馬)是空「已經死去」的父親,不動,不緣,不風是和馬的徒弟,四個人成立新的組織,意圖改變整個世界。

「如今那個邪惡的村子,正在蠶食、毀壞我們的國家。」不立土緩緩開口。

「越來越多的人沉迷在腐朽木葉村的陰謀中無法自拔,名為『網路』的這種邪惡東西,根本就不應存在。

木葉村的火影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居然讓忍者們配送食物,我們必須改變這一切。」

——————

「出發。」卡卡西轉身騎上摩托車,揮手對著花玲道別。

鳴人佐助小櫻緊隨其後,飛揚起大片塵土。

「這次綱手婆婆安排的任務等級是什麼?」鳴人突然想起自己沒有看任務說明,三個人如今還是下忍。

要是卡卡西再接那些「任務真實情況請以實際過程為標準」的任務,一來一回,進廠擰螺絲都得找人。

「找出盜墓賊的任務是D級,被屠殺村莊是C級任務,身為下忍,接C級D級任務才是常態吧。」

鹹魚冷靜的說出讓鳴人崩潰的話語,你直接說綱手要把我和佐助打發出村幾天,隨便安排了個任務多坦誠。

綱手明確知道四個人的真實實力,拿去安排做這種任務才是浪費。

「剛好有任務發生,錢也不需要付出很多,你們也可以出村幾天,這次任務我有好好調查過,放心。」

卡卡西安撫鳴人,這次任務真的只是散散心,減輕綱手部分壓力,最近村子也很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