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她實在沒有天份,一笑也不為難她,就讓她燒點溫水去給大白洗澡。

看她實在沒有天份,一笑也不為難她,就讓她燒點溫水去給大白洗澡。

回到院子裏,大白始終都像被提取了靈魂一樣,一雙好看的鴛鴦眼沒有聚焦,好像兩塊發光的水晶。

一笑看他好笑,沒忍住狠狠的擼了兩把貓腦袋。

把大白放到床上,去給他找廚房那邊隨時供應到各個房裏的糕點。

今天的糕點是鮮花餅,因為花園多,花朵馬上就要凋謝了,浪費可惜,廚娘們就把一些花朵採下來做成了鮮花餅。

這種糕點不是特別甜,但是聞起來有花朵的香味,而且口感清新,是小姐閨秀們最喜歡的糕點之一。

一笑是向來不喜歡這些的,所以都便宜了大白那個貪吃的傢伙。

現在大白嘴裏味道重,洗都洗不掉,只能用這種辦法中和一下。

把糕點遞到大白鼻子邊上,沒什麼反應的貓立馬就動了動鼻子,眼睛也終於有了反應,迅速的抬起頭,一口就咬在糕點上。

鮮花餅的味道聞着香,吃到嘴裏清甜可口,暫時沖淡了那種無法忍受的味道。

大白鬆了口氣,總算是活了過來。

就是含着糕點不敢咀嚼,怕把東西咽了那惱人的味道還在。

一笑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麼,把整盤糕點都放在他平時吃東西的小凳子上。

「都是你的!」

「哇!~~~」大白在她腦海里長呼一聲,跳上凳子蹲坐在那裏小口小口的吃。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的宿主,簡直是救了我的命啊!

大白一邊吃一邊嗚嗚嗚的感慨。

不過時間不早了,梁家人的晚飯時間馬上就到了。

秀珠燒了水過來,放在一個比較深的木盆里。

大白還坐在凳子上吃糕點,眼睛跟着秀珠轉了一圈,沒想到秀珠直接奔着他過來了。

完了!

腦海里迅速被這兩個字刷屏,身子騰空而起,被秀珠抱着往盆里過去。

別看他敢自己在河邊摸魚,但是貓科動物天生就對水有一種莫名的抗拒,但是又不能抓傷秀珠,只能閉着眼睛讓自己看不見現場。

不過這水溫溫熱熱的,雖然把毛都浸濕了裹在身上很不舒服,但好像也沒那麼恐懼!

大白嘗試睜開了半隻眼睛,熱氣騰騰的水霧遮擋着視線,他動了動腳,好像也沒什麼可怕的事情發生。

秀珠第一次給貓洗澡,但是女孩子都喜歡小動物,所以動作很溫柔,還會問大白舒不舒服?

大白很舒服,他都舒服的發出呼嚕聲了,但是他能說嗎?

他不能!

所以就僵硬的站在盆里讓秀珠去沖洗身上的毛。

偶爾秀珠掬起一捧水從他頭上淋下來,還會被他不小心吸進鼻子裏,害怕的甩著腦袋。

不過因為貓的身體里是個人的靈魂,所以他會壓抑恐懼,雖然洗澡很舒服,但是秀珠的手每碰他一下,他都會屏住呼吸。

一笑看秀珠給他洗澡配合度挺高的,就和秀珠說讓她洗完把貓放到床上就去吃飯。

秀珠答應下來。

一笑就多披了一件衣服推開了房間的門。

又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 遠古堂作為聖靈大陸三大勢力之一,自然有着極強的底蘊與實力,也極為出名。

此地嚴禁一般修者前來,唯有與遠古相關的人與物才能加入其中,也唯有受到他們邀請之人,才可以進入,不然哪怕是靈仙也有進無回。

秦楓跟隨在岳空雪二人身後,踏入谷中,感受到了濃濃的遠古元氣,這對於來自遠古的人與物有着極大的好處。

山谷之中綠樹成蔭、百花齊放,宛如人間仙境,美輪美奐。

沒多久,便遇到了兩名守護者,他們赫然都是中級靈尊,實力不俗。

望見岳空雪與玥狐仙子,那二人打了聲招呼,放任她們進入,並好奇地望了眼秦楓,但沒有阻攔。

逐漸進入山谷深處,那裏另有乾坤,極為遼闊,秦楓望見了一片竹亭木屋以及一座座石殿。

上空傳來一陣鳳鳴,抬頭望去,卻見一頭火鳳在那盤旋。

而在四周,秦楓又發現了幾頭強大的靈獸,有夔牛、白虎、踏天獸等等,竟然都擁有着純粹的血脈,傳承自遠古!

那些靈獸瞧見了玥狐仙子,紛紛圍聚過來。

那頭白虎化為一名魁梧大漢,開口道:「玥狐仙子,你們昨夜剛走,沒想到這麼快便回來了。」

空中盤旋的火鳳也降落下來,化為一名紅裙女子,嬌嗔道:「老白,聽你這話是不想玥狐姐姐回來了?」

「火兒,你可別亂說,玥狐仙子能回來,白某開心得很。」白虎連忙解釋道。

玥狐仙子微微一笑,沒有太在意,說道:「我去接我族後輩前來,與我族那位長輩一見。我先帶他進去,稍後再找你們。」

說罷,她便帶着秦楓繼續向里走,朝着一座石殿而去。

秦楓的目光在那幾頭靈獸身上掃過,發現這幾頭靈獸都是荒獸,其中那頭白虎更是達到了巔峰荒獸,隨時可能踏入仙獸。

走在路上,玥狐仙子輕語道:「它們都是遠古末期一些強大仙獸的後裔,或是被秘法封印到現世復甦,或是出現返祖現象,擁有純粹血脈被遠古堂招入。

遠古堂大概在十餘萬年前才正式成立,招納遠古的人與物,在這裏不僅有着神族修者,也有着獸族,更有一些遠古流傳下來的寶物被帶入,同時也有一些擁有器靈的強大寶物自行加入。

一開始這裏只有十餘人,經過不斷有人加入,以及內部的繁衍,數量不斷增加,實力也變得越發強大,現如今數量超過了三百,而靈仙與仙獸便有着二十多個,更是有着聖者存在。

遠古堂與聖仙宗有着緊密聯繫,那些聖者、仙者,即是遠古堂的一份子,也加入了聖仙宗。」

聽着玥狐仙子的介紹,秦楓微微頷首,早就聽聞過遠古堂之名,有過一些了解,不過顯然玥狐仙子的介紹更為詳細、更為深入。

真正來自遠古的人與物絕不會太多,到了現在,有着九成以上都是在這十餘萬年裏繁衍下來的後代。

而這些都是血脈純凈者,那些不純者都被趕了出去,在外自立門戶。 心心念念的東西現在就在眼前,姚窕將四塊三角形狀的本子很快按照文字紋理全部拼接完成。

鍾奇老先生的鼾聲中,姚窕開始了全神貫注的研究。

她可能需要一個非常厲害的英文翻譯,尤其是一些罕見的專業名詞。

魅惑的眸子一轉,便看見了腳邊的小傢伙。

這機械小眼球,應該是可以翻譯的才對。

姚窕將它從腳邊兒提了起來:「你想不想要結束衣不蔽體的生活?」

姚窕柔滑的唇瓣向上勾起,魅惑十足:「你給我打工吧,長期工。我出錢給你買衣服,好不好?」

手中的小眼珠開始搖頭晃腦,就像是一個人的眼睛正在左右環視的模樣。

姚窕

姚窕明麗的笑容停留在唇邊:「這件事情可由不得你,誰叫你總是出現?」

「幫我翻譯吧。」姚窕將小眼球放在筆記本的前端,用手指指著第一個就不認識的專業名詞,當它是一個敲擊可愛的點讀機。

果然,次招數屢試不爽,百試百靈。

姚窕就這樣看了整整一個小時,小眼珠也幫著翻譯了一個小時,可算是賺出了一套褲衩錢。

「好吧,今天晚上給你做個小褲衩。」姚窕信誓旦旦的正跟小眼球說著,結果鍾奇老先生醒過來了。

「什麼?」鍾奇一聽姚小姐要給他做褲衩,瞬間老臉一紅,不知道這是在說什麼……

姚窕一陣驚愕,立刻從椅子上面站了起來,將拼接好的筆記本從身後遮住。

窗口處涼嗖嗖的冷風將鍾奇的意識吹得更加清醒:「姚小姐這您解釋解釋?」

鍾奇先是看見那原本放著四個碎片的托盤上空空如也,又是看見窗口處的整塊玻璃全都不見了。

這能叫人不驚嚇嗎?

「哈哈……鍾奇老師傅,我是真的離不開這筆記本了現在,就當是睡前讀物吧,我先拿走了哈哈。」說完,姚窕用手指頭將機械小眼球拎著提了起來,然後帶著它從之前進來的那塊玻璃窗,又鑽了出去。

就連回到房間的路上姚窕都不放過閱讀的機會,這像是在一個世界級頂尖技術中遊走的靈魂,全然將自己投入了進去。

回到房間中,姚窕一邊吃著屬下們遞上來的點心,一邊看著裡面的內容,翻頁的時候,還要把指尖擦乾淨,後來一看,根本就不用,因為它是防水防油,各種防。

甚至每一頁翻看的指紋都記錄在按,重新打開封面的時候還可以設置指紋。

指紋1,指紋2,指紋3,可以設定自己常用的三個指紋。

應該是因為之前帝王劍的緣故,才將指紋系統毀壞了,現在重新對接,指紋系統還能用,也不知道使用什麼新型材料做的,真是工藝精湛,材料新穎。

正在看著的時候,餘光突然間被窗外的海鷗吸引住視線,當時第一反應竟然是金家的小型仿生無人機又來監視她了。

手中糕點還有那筆記本全部都在手中停止了下來。她魅惑秀麗的眸眼對著天邊的潔白海鷗,不禁默默的看著,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看什麼。

直升機上面,金唯唇瓣蒼白的躺在病床上面,醫生就在一旁貼心的守候著。

醫生的手又被金唯攥住,蒼白的唇瓣中還是念念有詞的,醫生唇瓣清白,雙眸無神的看著病床上的金大少爺。

已經來來回回攥了他好幾次,叫他好幾次,每次都是同一個名字:「姚窕。」

「你去哪裡。」

沉悶的聲音帶著滾動的喉結,想必是個女生見了都想要啃一口才行吧,醫生年近四十了,都不得不承認一下現在的小鮮肉,哪怕他心裡再不服。

也不知道這姚窕,究竟是哪個有福氣的女士。

「你去哪裡。」金唯雙眸閉著,亮澤的雙睫在鼻翼掃著陰影,微微的顫動,應該是在夢裡面夢見了什麼非常不好的夢。

「姚窕!」金唯全身驚動的整個人醒了過來,腦海中將自己對海盜船長的種種甜言蜜語,與親密舉動都回憶了一個便。

藍紫色的髮絲爆炸凌亂,雙眸震驚的看著面前的醫生:「我腦子出現問題了,快治好我!老子要瘋了!老子跟個大男人……老子……」

金唯像是已經凌亂的接受不了自己。可是當他轉身的時候,身邊的那個女人已經沒有跟自己在一起的時候,他的心瞬間變得空空蕩蕩。

他火速從病床上面站了起來,看著外面火速的飛離了海面,那種失去的感覺,無與倫比的恐怖。

「你現在還沒痊癒,趕快躺下,你體內還有毒素沒有清理乾淨,情緒不穩定。」

醫生的話比飛機撤離的螺旋槳還要刺耳,金唯被關在了直升機的醫務室中。

他想出去的時候,才知道自己被反鎖在這裡。

「放我出去。」一聲警告,非常的低沉,眼眸中的攻擊不言而喻:「放我出去!」

病床被一下子踢翻了,那些醫療設備都壞掉了。至少是局部壞的不忍直視。

醫生也沒有辦法,這就是毒素沒有清理乾淨的後果,情緒失控,暴躁憤怒。

醫生上前走進他:「我會幫你想辦法。」

醫生態度良好的勸說下,金唯低頭垂眸,以為是真的幫他,卻被打了一針的鎮定劑。

瞳孔舒張的瞬間,醫生和針頭都被踹飛出五米遠。

那被反鎖住的門在金唯的劇烈晃動下,開始發出猙獰的額響聲,門外經過的護士聽見裡面的暴躁動靜之後,已經將鎮定劑的液體噴出空氣。

但是門沒有被打開,裡面的男人就已經緩緩靠在門上,變得柔和了很多。

「姚窕。」低沉淺淡的聲音,一直在念著同一個名字,金唯抱著手中虛無的一片靠在了門邊上。

高大英武的身子在藥物的作用下漸漸從門板上面滑落,抱著空中的一片虛無蹲坐在了地面上。

窗外恢復晴空,溫暖炙熱的光芒從窗外照進來,將姚窕看筆記的蜷縮身影照的微微發熱、

像是圍繞籠罩著一圈亮金色。

屬下走過去,要將落地窗上面的窗帘拉上。

「別拉。」姚窕看著外面的天空與海洋,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絲安慰的暖陽—— 凌淵越看越覺得奇怪,第二次崩壞的時候根本就沒有這種光芒。

僅有的三次血紅色分別是伊甸之星的第零額定功率、瓦爾塔第一次展現理律真正的力量,以及塞西莉亞用自身血液配合黑淵白花貫穿西琳的弒神一擊。

可無論哪一次,都沒有在巴比倫之塔上方使用。

反而有點像瓦爾塔那個老硬幣做的屏障……

「!」

這麼一想,凌淵怔住了。

「系統,我們現在在哪?」

「叮!位於瓦爾塔楊製造的第三個世界泡中。」

系統的聲音響起,讓凌淵瞳孔浮現一抹瞭然。

他就知道。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