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日幾個還好意思當老子面喝酒,美其名曰,吵架歸吵架,不影響兄弟感情,戰場配合歸配合,一定相互支援。

狗日幾個還好意思當老子面喝酒,美其名曰,吵架歸吵架,不影響兄弟感情,戰場配合歸配合,一定相互支援。

本來被吵煩了的劉大帥改主意了,趕忙把粥喝了,宣布開會。

老子才不管你們吃沒吃好。

跟周小山那小子混久了,馮天魁也習慣性察言觀色,不管潘文華,唐二瘟豬怎麼勸酒,說戰場支援,賠禮道歉,匆匆答應,拚命的刨飯,吃菜。

果然,才上桌不到十分鐘。

劉總司令就請了。

看著幾個傻眼的傢伙,光說話,只喝了幾口酒,連忙丟下筷子開會,吃飽了的周小山跟馮天魁咯咯的笑起來。

「文華,剛才你說什麼,派一支小部隊,去無錫和蘇州?小山不是說了嗎?光第十軍的鬼子,我們打起來都沒有把握,還要去惹上海派遣軍那十幾萬人?」

巘戅啃書居巘戅。劉大帥在沒事找事,周小山嘿嘿直樂。

「哎呀大帥,我收到一份情報,是上海的彭化安幫我發來的,就是大衛他們那些猶太人!」

聽著周小山在耳邊用他一個人能聽清楚的聲音說話,劉湘楞了一下。

這個彭化安好耳熟,對了,當初交給康澤的情報,就是彭化安提供的。

「你說,具體內容!」

「鬼子缺糧,一邊跟我中國軍隊打仗,一邊去上海鄉下四處劫掠,所到之處,逢屋必入,逢人就殺,逢女人就強姦,上到六十歲老嫗,下到未成年幾歲的女孩都不放過,極其殘忍,具體情報說鬼子商船都在忙著運兵,運彈藥,極度缺糧,派遣軍是有組織的這樣進行殘殺了掠奪的,不出意外,從金山衛到太湖西岸,他們會一路燒殺劫掠過來!」

劉湘瞪圓了雙眼,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天啊,淞滬七十萬大軍雲集?南京有沒有派軍隊應對?」

「有等於沒有,從七七事變開始,國軍打仗,從來沒進行大規模的民眾疏散,在軍委會眼中,他們能跟鬼子拚命,死戰不退,已經是最好的軍隊了,無錫,蘇州都是好幾十萬人口的大城,繁華程度不遜色於成都重慶,日軍這種有組織的燒殺劫掠,太可怕了!」

周小山搖了搖頭,劉湘蹭的一下從座位上站起來。

「特娘的,這叫什麼國家,什麼政府啊,千多年前的三國,劉皇叔敗退當陽,也有十幾萬百姓跟隨,他蔣某人赤條條來去五牽挂,把我一方百姓扔給禽獸不如的日本人!」

周小山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潘文華,這事讓劉湘知道了,以劉湘學皇叔的性格,川軍還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小山,文華,你們是什麼對策?川軍決不能面對鬼子殘殺我們百姓,而無動於衷。」

「我們想派出一支隊伍,去蘇州和無錫,動員那邊的老百姓撤離,可是目前兩個困難擺在我們面前,第一是方言,我們四川和這裡的方言差別很大,川軍費盡口舌,當地老百姓未必可以聽懂,第二就是,金山衛的第十軍也好,上海派遣軍也好,距離無錫,蘇州太湖東岸兩個城市,比我們更近,派出的部隊,隨時可能遭遇日軍!」

時間才是最大的敵人,周小山記不得清楚了,他只記得日軍攻入南京是下個月13日。

蘇州和無錫,在日軍大本營給上海派遣軍劃定的作戰區域內,應該是這個月中旬陷落的,一百多公里,廣德派兵到無錫,蘇州,需要接近一天的時間,動員百姓撤離,絕不是三五天可以完成的。

在旁邊一直沒說話的馮天魁插話了。

「大帥,也不是沒有辦法,就讓我的警衛團去,我們今夜連夜書寫布告,以七戰區名義給百姓示警,讓他們識字的念給不識字的人聽,把布告給他貼滿蘇州,無錫街道和附近城鎮,讓百姓都往七戰區方向撤離,不管是廣德,蕪湖,還是往西的江西武漢,有錢有能力的,撤到後方,沒財力的,也撤到江浙山區去。川軍會在七戰區接應!」

「天魁說的對,就這麼辦。」

劉湘一拍桌子,認為天魁出的是個好主意,極具可行性。

如果自己再散財,效果肯定會更好。

「天魁,你們66軍大學生兵多,周從化把集團軍參謀一起派去,讓他們一起幫忙,讓田剛把我隨身的二路軍和七戰區的印鑒,寫完了給蓋上,另外布告這樣寫,如果沒錢的,可以送壯丁到廣德來,二十三集團軍招兵,一人進入我七戰區二十三集團軍,我劉湘保證,給他們發放軍餉,湊夠家人遷川的路費,有人護送家屬往四川遷徙,如果地主組織五十名以上的精壯參軍,我可以把地主全家送往四川,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等把鬼子打跑了,土地還是你們的!」

「大帥,我也去幫忙吧?」

「大帥,我也去幫忙寫公告!」

劉湘總算看見唐式遵進入狀態了,叫了幾個參謀過來,讓他們跟著唐式勛,周從化一起出去,欣慰的點了點頭,同意劉紫曼的要求。

「天魁出去安排好趕緊回來,既然劉記者想去,這件事劉記者跟唐式勛負責,今天晚上無比拿出五百份布告以上,66軍警衛團抓緊時間休息,讓羅家烈安排軍官帶隊,其他人繼續在這裡商議作戰計劃!」 「你突然昏倒了,把我嚇死了。你臉色很差,是不是這段時間太勞累了?我送你去醫院看看吧,有些不放心。」

她聽言揉了揉太陽穴:「可能真的是太累的緣故吧,我就不去醫院了,還有很多事情需要盯着,明天必須完美舉行,這可是我們打入男裝市場第一步。」

「可你的身體……」

「等過了明天,我有的是機會好好休息。不僅我休息,這段時間大家都辛苦了,到時候放三天假,好好養精蓄銳。我休息夠了,身體也沒事了。」

「那好吧,你再躺一會吧,我下去幫你盯着。」

「謝謝周姐,這段時間你真的是幫我太多了。」

她拉着周姐的手感激不盡的說道,這話說得周姐有些臉紅。

這哪裏是她的功勞,出錢出力的都是封晏暗中做的,她幫了一點點小忙,還拿了雙份工資怪羞恥的。

「其實……其實我也沒做什麼。」

她吞吐的說道。

「周姐,你就別謙虛了,你做的我都記在心裏呢。等秀展結束你也好好的陪陪老公和孩子。」

「對,這個你倒是說到點子上了,你沒事也要對陪陪老公和孩子。」

唐柒柒聽言心頭瀰漫起了苦澀。

「再說吧……」

她幽幽回應,她一個人休息了一會就立刻下去忙了。

第二天秀展的時候,整個秀場座無虛席。

她並沒有找媒體來宣傳,但沒想到秀展這一天媒體爆棚,裏面沒位置一個個蹲在門口爭相報道。

她找了一家媒體問了下,對方說是周姐叫來的。

再問一個,還是周姐。

周姐尷尬的站在唐柒柒身邊,不斷地抓着後腦勺。

「對……是我,沒錯,我就是周姐。」

她內心欲哭無淚,她明明什麼都沒做啊。

既然封總想討老婆歡心,直接告訴柒柒就是了,為什麼非要自己從中攬好事呢?

「周姐,我要給你加工資。」

「不不不,不能要,這些都是我分內的事情!」

「不行,這段時間你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裏,周姐有你真好!」

這段時間雖然和封晏的感情不上不下,但是事業上還算順利,而且還有周姐這樣掏心掏肺的對自己。

說明自己的人生還是很幸運的,一直都有貴人相助。

整個秀展下來,舉辦的十分順利。

休閑裝很適合調皮活潑的林凡,最後出場的時候,引得台下女粉絲尖叫連連。

結束后,網上訂單銷量蹭蹭蹭上去了。

「成功了!我們打進男裝市場了!」

同事們高興壞了。

「慶祝,今晚必須慶祝!」

「叫林凡一起吧,我好想和他近距離吃個飯啊!」

「好好好,晚上慶功宴。」

她開心的說道,這麼好的事情的確要慶祝一下。

「對了,封總來嘛?」

周姐突然詢問,這倒是把唐柒柒問住了。

「不來吧,他今晚有事。」

「那太可惜了,這樣的大日子。」寧檬失望地說道。

「我去聯繫林凡,你們收拾下吧。」

她聯繫林凡,晚上慶功宴,林凡沒有拒絕。

很快晚上到五星級酒店包廂,唐柒柒滴酒未沾。

「怎麼,姐姐這次不喝酒了?」

林凡調皮的說道。

。只見程錦書的拳距離秦楓的臉只有十幾公分的時候,拳風把秦楓的頭髮震的倒立起來。

卻再也進不了一厘米。

秦楓的拳沒有擊中程錦書的胸口,反而是變指連點程錦書胸口幾處大穴。

「就這?喬氏八卦門的宗師武者?

秦楓一手抓着程錦書的喉嚨慢慢把他舉起……

《鑒寶:我的手指開掛了》第530章宗師武者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清軍本以為南明明李集團會首先攻擊湖廣,因為他們得到情報說明李缺糧,而湖廣正是最大的糧食產區之一。從明朝開始便有「湖廣熟,天下足」的說法,照這麼說來明李沒有不進攻湖廣的理由。

而且,明李一直再向外界透露一個信息,那就是明李將會和夔東聯合行動,勢必拿下湖廣,特別是武昌和荊州,為的是封鎖長江,兩家出兵輕而易舉就能夠拿下湖廣。

在這種情況之下,江西便沒有做全面的準備。即便張朝璘和董衛國招募的數萬人,但是全都集中在南昌府,江西其他地區兵力空虛。其實,就算想要做準備也是不可能的。三年來,江西連年征戰,兵力被殲滅得差不多了。現在招募的綠營那都已經算是上天的恩賜了。

尚之信雖然意識到他看到的信息可能全都是假的,明李可能進攻江西,但是這種可能性和他的預期不符,因此他寧願相信,明李首先會攻擊湖廣。

而且,他認為自己完全有和明李談判的資本,自己畢竟有七萬人馬,加上張朝璘、董衛國等人的人馬有十幾萬人。

尚藩和明李完全可以和平共處,尚藩可以做到在明清雙方中立。況且,金光和尚之孝的到來讓尚之信更加認為自己完全有談判的籌碼。

然而,讓尚之信無法預料的是,明李的動作太快了,幾乎就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十萬人就已經兵臨南昌城下了。

此時,南昌城內守軍人心惶惶,不知道該撤還是該守。金光和尚之孝認為與其在南昌本地本根就不是一個適合防守的地方,特別是,主要是因為明軍銳氣正盛,清軍應當避其鋒芒。

金光道:「如今,賊兵十幾萬人,氣勢洶洶而來,我聽說此時饒州已經失守,如果我們不趕快撤走,賊兵很有可能抄了我們的後路。他們有水師優勢,不打南昌,沿着贛江朔流而上,聯合他們的陸師攻擊撫州、建昌抄我們的後路怎麼辦?我們能攔住嗎?」

尚之孝也說:「目前賊兵其實是分兩路而來的,一路是從北到南,倚靠水師優勢猛打猛衝。還有一路是從東到西,走陸路。現在我們還不知道廣信怎麼樣了,我認為凶多吉少,目前我們應當認為東部已經全部丟失,饒州、廣信應當全部落入敵手了。

況且,福建在賊兵手中,雖然說武夷山行走艱難,但是也並不是不能走,如果賊兵再有一路翻過武夷山,比如從汀州出發攻擊贛州,我們的退路就沒了。」

金光說道:「沒錯!現在就該快速撤退,全軍立刻撤出南昌,向贛州、南安、吉安方向撤退。如此一來,賊兵的補給線便露出來了。」

尚之孝聽罷說道:「金先生此計大妙。我聽說李國英總督率領數萬精兵經由河南不日便到湖廣,如果我們能夠在贛州、南安、吉安擋住賊兵,李國英總督從湖廣再一出兵,正好給賊兵來個側擊,豈有不勝的道理?」

金光和尚之孝兩個一唱一和說得不亦樂乎,總的意思便是放棄南昌南下贛州。雖然顯得有些懦弱,但是並不失為一個好的計策。畢竟,雖然清軍有十幾萬人,可是很多都是新兵不堪一戰,打順風仗還可以,這種艱苦卓絕的攻防戰,怕是力不從心的。

況且,八萬多尚藩人馬豈能為江西流血?就算拿下江西,難不成朝廷真的會把江西封給尚家?

撤退到贛州、南安地區背靠廣東,面對明軍,自然心中是踏實的,勝算也大。

張朝璘聽得金光、尚之孝說辭心中十分焦急。他和董衛國兩個是江西本地官員,一文一武,有守土之責任,豈能說走就走?

你們尚藩人馬自然可以來去自如,我們卻是不行的。早知道是這樣,當初就不該讓你們留下來。你們這一走,我們六萬人馬就算想要守也守不住了,軍心散了,都想跟着跑。

張朝璘看了看董衛國,朝着董衛國眨了眨眼睛,又挑了挑眉毛。董衛國一見是張朝璘給自己使眼色,趕快定睛看去。只見張朝璘又抖了抖鼻子,眼珠亂轉,董衛國不覺心領神會,朝張朝璘點了點頭,意思是: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

董衛國趕忙上前說道:「幾位大人,豈可如此?江西乃是朝廷的江西,豈可不戰而走?」

聽得董衛國這一句「豈可不戰而走」的義正辭嚴,張朝璘當下欣慰無比。心道:只要提督董衛國不同意走,我再來一個「力勸」,很可能就把尚藩的人馬留下,為朝廷保住江西。十幾萬人堅守城池不可能一觸即潰,這又不是野戰。況且,南昌城內米糧充足,又不缺水,賊兵能奈我何?

董衛國繼續說道:「如果我們就這麼走了,偽明的人馬一定會認為我們怯懦,士兵也會因此而怯懦,以後再遇上賊兵怕是只有逃跑一途了。」

張朝璘道:「董提督所言極是。豈能如此便走?」

董衛國繼續說道:「某以為應當打了再走!或可有個小勝,朝着賊兵沒有反應過來便撤。」

「什麼?」張朝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聽得董衛國繼續說道:「我們應當留下一隻人馬在南昌防守,吸引賊兵,然後分兩路出城,一路南下一路西進。以西進為主某以為頗為妥當,南下只是疑兵。」

董衛國說到這裏,張朝璘的心中似乎有一萬隻毛茸茸地綿羊在泥濘的地面狂奔,濺起來的泥水蘸了一身,搞得全都黑乎乎的……

董衛國繼續說道:「既然是要讓賊兵拖長補給路線,然後湖廣出兵側擊,那麼就應當西進。守住瑞州、臨江、袁州以為湖廣之屏障,否則,賊兵趁勢西進,湖廣便被動了。守住這三府還可以成為湖廣進兵江西,收復南昌的橋頭堡……」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