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林間萬籟俱寂,只剩偶爾傳來的蟲鳴蛙叫,潛伏進任務區第五天,黑鴉感到非常的不安,一種不妙的感覺縈繞在他的心頭揮之不去。

深夜的林間萬籟俱寂,只剩偶爾傳來的蟲鳴蛙叫,潛伏進任務區第五天,黑鴉感到非常的不安,一種不妙的感覺縈繞在他的心頭揮之不去。

三十六個暗組成員分散潛入任務區,為了保持隱密,只要有人完成任務,就會有信號傳出,召集大家回到傳送陣。

但是五天下來,暗組成員們就像石沉大海斷了聯繫,對方只是三個初出茅廬的小鬼,不該沒有半點消息傳來才對。

「不對勁,一定是哪邊出問題了。」黑鴉望向地上的鋼針,身旁的大坑洞,臉上露出困惑的神色說道。

尖銳細長的鋼針,長兩指,用靈礦玄鐵搭配特殊材料,由工匠打造,是暗組標準配備,如今卻散落落在地上,少數幾根針的尖端染上血跡。「這是戰鬥過的痕迹,而且飛針被擋下來,只傷到皮膚表層。」黑鴉心中驚疑,細算數量地上鋼針剛好十七根,碰巧是鋼豬發射一次鋼針的數量。不妙的畫面在腦中浮現,如果是鋼豬在這遭到攻擊,保命絕招出手卻被擋下,到現在下落不明,連信號都來不及發出。

「看來不太妙啊…」黑鴉額上冷汗直流,是否該發出緊急撤退信號?不行!

自己好不容易爬到這個位置,三個小隊在任務區執行任務,如果先退了,那可是一個污點,無論如何都要完成這次任務,絕對不能再讓人看扁自己了,想到這裡,黑鴉咬牙拿出懷中特製的音笛,夜鶯聲響起,他要將第七小隊成員想辦法先集結起來。

甲級任務區,最後一個隱藏傳送陣已被正道弟子團團包圍,一群魂祭魔龍完的暗組成員們,垂頭喪氣的站在葉缺面前。

「梅花、菊花、杏花、海棠花、黃豹、青蛇、紫蠍、藍鵲、銀雕、冬瓜、西瓜、南瓜、小黃瓜,你們這暗組代號很有意思啊。」葉缺坐在從秘密傳送陣搬來的太師椅上翻閱著捕獲名冊。「良禽擇木而棲,你們肯棄暗投明我是非常開心的。可惜,總是有不識時務的,牡丹花死了,木瓜也死了,剩下還沒被抓到的領導層就剩下一個黑鴉….

「阿彌陀佛,小僧儘力了,可惜有幾個冥頑不靈,寧死不屈,實在是無能為力。」圓明雙手合十向葉缺說道。

「缺哥啊,這個人都抓得差不多了,我們接著去把黑鴉也抓來,這個領導想來是比較難抓的,這個看在我們這麼辛苦的份上…」簡仲靠向葉缺說道。

葉缺苦笑;「這個小仲啊,你們的辛苦我當然不會忘記,忙完這次無限茶樓我包廂連請三天,任務大廳你們一人挑一本功法。但是拜託,下次至少給俘虜穿個衣服,你說這天寒地凍的,我的人還沒派上用場都先被冷死了。」眾人同時大笑,儒門弟子們則是臉紅的想找個地洞鑽。

簡仲害羞的摸著頭對葉缺說道:

「還是缺哥仗義阿,我們立刻出發去把這黑鴉抓回來,一根毛都不拔的留給你。」

「哈哈,留件衣服就好,其餘你樣剝光,該賺的簡兄弟還是要賺,別冷死就好。」葉缺笑著,接著盯著梅花說道:

「梅花,時間差不多了,現在立刻用傳訊玉符,通知還沒被發現的暗組成員們,終止任務,立刻撤回。」

梅花愕然回道:「少爺,在任務區裡面用暗組的傳訊玉符的話,可是會被管理層發現的。」天劍閣當初做手腳時,只有隱藏傳送陣,傳訊監控可是天機閣負責的,天劍閣可還沒有能力隻手遮天。

「呵呵,我知道,在這任務區裡面發訊息,只有任務區的人可以收到,同時也被會管理層發現。」葉缺將扇子收起,在手上一拍:「可是,我就是要他們發現啊!」

正道弟子們同時奸笑,第一步收編暗組成員。第二步利用王七調動的天都帝國兵力在最後的傳送點守株待兔,收編前來支援的暗組成員。第三步讓剩餘抓不到的暗組成員在任務區內讓各大門派捕捉,再度製造爭端和混亂。第四步,等暗組成員被送到城鎮區,負責管理的天劍閣長老們,可是要大大頭疼了,一環套著一環,手段層出不窮,正是葉缺最愛的連環計。

。 李霄雲帶著千帆和納蘭珉皓一同趕往死牢的時候,才發現往日哭天搶地的死牢竟然安靜地如若無人。

千帆轉過頭看著李霄雲問道:「李知府,你們青州的治安這麼好么?偌大的死牢里竟然沒有一個人?」

「平日里自然不是這樣的,我們在發現那個趙獄卒死了的時候就發現死牢里的人全部被滅口了。」方才去報信的男子對千帆解釋道:「但是在諸位來之前,這裡一切如常,根本就沒有看出有被滅口的跡象。」

「竟然是這樣!」千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隨後淡淡地說道:「你的意思是因為我們出現所以才導致這些人被殺么?難不成你是懷疑我們派人來把這些人給殺了?」

「丫頭你不要搭理這個老何,老何說話比較直,你不要跟他計較!」李霄雲看到仵作已經帶著人走了過來,一邊安排他們去驗屍,一邊對千帆說道:「他沒有那個意思,你不要誤會。」

「我就是這個意思,他們一出現這些人就都死了,難道和他們沒有關係嗎?」老何梗著脖子說道:「就算不是他們殺的,也肯定和他們有關係!那些來滅口的人肯定是為了不讓他們查出什麼問題!所以這件事他們也脫不了干係!」

「你的意思是,若是皇上追究下來,我們難辭其咎,這件事跟李知府毫無關係是不是?」千帆聽完老何的話,嘴角揚起一絲笑說道:「李知府,看來你有個不錯的兄弟,他之所以一定要將這件事扯到我們身上,是為了保住你的烏紗帽,但是老何你沒有想過嗎?也許李知府巴不得因為這件事告老還鄉呢!」

老何被千帆看出了想法,黑臉上浮起一絲紅暈,但還是奇怪地轉頭看了看李霄雲,似乎在求證千帆的說法,李霄雲面無表情,看不出在想什麼,但是老何卻明白自己多言了。

他和李霄雲認識多年了,所以十分清楚李霄雲的想法,天牢里的犯人全部被殺,皇上若是怪罪下來,怕是李霄雲難辭其咎,若是將納蘭珉皓和千帆全都牽扯進來,那麼李霄雲自然就沒有那麼大的罪責。

但是李霄云為什麼不想在做青州的知府了呢?這些年他不是一直很開心么?難道他之前的表現都是為了不讓他們這些兄弟擔心?其實他早就想離開官場了?現在的自己是不是畫蛇添足了?

千帆可沒打算讓老何想那麼多,只是對著李霄雲說道:「你跟世子相識多年,所以我們自然不會懷疑你,但是李知府,你總要給我一個不想在朝為官的理由不是么?」

「我知道瞞不過你們,」李霄雲看到那些仵作正在忙,便朝外走去,而千帆和納蘭珉皓自然知道他是有話要說,便跟著他一同走了出去,反正這裡估計也沒有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李霄雲帶著他們走到一個無人的地方,才嘆口氣說道:「前段時間有人來見過我,要我幫他們在一線天埋伏,否則就會對青州動手。」

「對青州動手?他們想要血洗青州?」納蘭珉皓冷哼一聲說道:「好大的口氣!你是青州知府,你竟然相信這樣的威脅?他們以為他們自己是誰?竟然還想血洗青州?把我們青州的軍隊看成什麼?」

「我本來也是沒有相信,就沒有理會他們,但是……」李霄雲嘆口氣說道:「城西死了許多人,我沒有辦法,所以……」

「你同意了!」千帆看著李霄雲說道:「你為了青州百姓的安危,都沒有去反擊他們,甚至都沒有告訴我們一聲,便同意了伏擊我的兒子和弟弟!李知府,我很欣賞你身為父母官的情懷,但是作為岳冷宇的姐姐,我覺得你應該對我有個交代。」

「這件事跟李知府沒有關係!是我安排的!」老何立刻站在李霄雲面前,焦急地說道:「我一開始以為在那些人在一線天不過是想讓死牢里的人去開山,所以沒有在意,後來聽到那邊竟然交了手,我就特地折回去看,結果發現人已經全都散了,這件事李知府不知情的!」

「老何,在他們面前不必為我掩飾了,我一開始之所以不肯說就是因為難以啟齒,明明知道那是你的親人,卻還是親手出賣他們,」李知府嘆口氣說道:「我心裡很不是滋味,但是你知道么,我們的府兵全都是戰場上退下來的老弱傷殘,根本就沒有作戰的能力,也沒辦法護著青州,所以我沒辦法……」

「納蘭小子,若是你真的不能原諒我,那就殺了我好了,我知道岳冷宇失蹤的事也非常焦急,之後也派了人去找他,」李霄雲看著納蘭珉皓說道:「我知道這件事我做的很不對,但是你沒有看到那些百姓的樣子,他們都沒有死,卻全都傷殘了……」

「元尊真是好打算!」千帆冷哼一聲說道:「李知府,雖然我們能理解你的心情,也能不跟你計較,因為我相信我弟弟一定會吉人天相,但是我曾經發過誓,背叛我的人就一定要付出代價,那麼你覺得你能為我們做什麼?」

「丫頭,你說吧,只要老夫能給得起,就算你是要老夫的命,老夫也不會皺一下眉頭!」李知府平靜地開口,整個人看上去似乎都鬆了口氣,這些時日他背負著這個枷鎖愧疚著,在看到納蘭珉皓和千帆的時候更是無法面對。

在他看到納蘭霜安然無恙的時候心裡還曾小小的鬆了口氣,但是同樣覺得對不起岳崇南,他與納蘭珉皓都能成為忘年交,更何況岳崇南?他欣賞岳崇南的為人,同樣知道岳冷宇是他唯一的兒子,如今千帆就算要他的性命那也是情有可原,他不想背負著這一切到棺材里去。

「我希望李知府能跟我們演一場戲!」千帆淡淡地說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不知道她是什麼意思。

夜深,納蘭珉皓坐在桌前喝著茶水,絲毫沒有睡意,千帆起身看向他,緩緩開口:「你是在想今日的事?」

「今日我之所以始終沒有開口就是在想,元尊竟然能派人威脅到青州府衙,而咱們竟然對此一無所知,是暗部出了問題還是我們的府兵太過弱小了?」納蘭珉皓想的深遠,他開始憂心這件事的背後是不是暴露了各地都存在或多或少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會直接或者間接地影響到了小七的江山。

「路家門也沒有察覺到這些,這就說明元尊有我們不知道的傳遞信息的方式,而他們竟然能夠準確地掌握當時冷宇他們的路線,也就是說冷宇經過的每個地方都有可疑,你讓暗部著重去查那幾個州縣。」千帆走到納蘭珉皓面前,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突然聽到門栓一動,二人對視一眼,立刻拔劍相向,下一刻,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的竟然是岳冷宇!

「冷宇?」千帆連忙放下佩劍,快步走上去,一把抓住岳冷宇的胳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後後,幾乎是仔仔細細地查看了一番,這才紅了眼眶,大罵道:「你這個臭小子,跑到哪裡去了!」

「姐,我這不是沒事么!」岳冷宇咧嘴一笑,但是肩膀上暗紅的印記昭示著他曾經受過的傷,轉頭對著納蘭珉皓說道:「姐夫,你還不趕快給我倒杯水喝!」

「你到底躲在哪裡了?」千帆看他咕咚咕咚地喝下去兩杯茶,又看著他明顯地瘦了一圈,不禁焦急地說道:「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姐夫為了找你差點把附近都翻遍了!」

「帆兒,我看冷宇一定是有了自己的打算,你先別著急,讓他說說他怎麼想的,」納蘭珉皓拍拍千帆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這才轉過頭看著岳冷宇說道:「你既然這樣偷偷摸摸來見我們,想必已經是有了線索了吧?怎麼樣,找到那些人了沒有?還需要我們做什麼?」

「其實你們剛來青州我就知道了,那個李老頭也不是出賣我,姐你別跟他計較了!」岳冷宇一臉討好地看向在家姐姐,小心翼翼地說道:「其實他之前告訴我一線天有埋伏了,是我自己要去的!」

「岳冷宇!是誰准許你竟然拿自己的命和我兒子的命冒險的!」千帆聽到這裡瞬間明白了為什麼李知府一開始不願意明說,若不是人家自己心裡過不去,估計根本不會承認,因為這件事岳冷宇竟然知情!

「其實我們之所以從松山學院出來就是因為那群人!」岳冷宇看到自家姐姐竟然暴怒,立刻快速地說道:「那些人在松山學院就一直盯著我們,可是我始終找不到是誰,所以我就決定利用放假的時候引蛇出洞,其實我到青州之前,李老頭就已經派人送信給我了,讓我改道不要從青州過,當時我就知道看來那些人是打算動手了,於是我就將計就計,為的就是要看看那些人究竟是什麼來頭!」

「你以為你自己很聰明嗎?」千帆看著自己弟弟,憤怒地不知所措,上一世她便是自己孤身一人,所以這一世她一直將岳冷宇看的格外重要,在她眼裡,岳冷宇是她所有嶄新生活的開始,可是他竟然不將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此刻的千帆只能緊緊地握著拳頭,氣的渾身發抖地說道:「孫幸和白默凡為了保護納蘭霜受傷,姜不知重傷昏迷在京城至今未醒,神機營損失那麼多人,青州百姓傷殘那麼多,你告訴我,這就是你所謂的胸有成足的打算?」

「誰?姜不知?」岳冷宇瞬間從自己姐姐的話中聽出了不妥,顧不得哄人,便焦急地問道:「姜不知一直在我身邊,雖然受傷但是從未離開,你說的那個姜不知到底是誰?」

。 液體並不知道蘇醒做了什麼,他們兩人甚至都不知道蘇醒現在的位置。

stewie2k在靠近匪家這一側,他小心地將可能藏人的位置都搜了一遍,這才慢慢來到了a門。

「先丟火,我們用火燒一下a門裏面,將他直接逼出來,如果不在我們就直接拿着包去a下包,他繞大圈去賭我們時間是肯定來不及的。」

stewie2k迅速將自己的分析講了出來,在他看來,這個殘局從他打贏s1mple的那一刻起,就已經贏定了。

stewie2k宣佈了進攻,手上動作毫不遲疑,立馬切出了一顆燃燒彈,往a門內丟去。

而另一側的nitro也切出了一顆火,同樣往a門內丟出。

兩顆火焰將a門內這一點小小的空間全部覆蓋,只剩下一個c4在火焰中安然無恙。

兩人沒有往裏面繼續施壓,而是穩穩地架著槍,防止蘇醒被火焰燒的往外跑。

可是幾秒過去,裏面都毫無動靜,這讓stewie2k放下心來,切出刀往a門裏面跑去。

「趕緊走,時間不多了,別沒有下包的時間了。」

可是他完全沒聽到下面那幫液體粉絲在瘋狂大吼,讓他不要那麼做。

這一刻液體粉絲心如刀絞,萬念俱焚,在他們的視角來看stewie2k這一波操作完全是個大白銀才會做的。

「液體兩人用火焰將整個房間都覆蓋,emperor就在上面靜靜架槍,兩顆火完全對他沒有影響,這個位置實在是太恐怖了,最主要的是液體兩人不知道這個地方可以一個人上去的,所以才有了現在這個場面。」

「stewie2k他太相當然了,不,就算是上帝視角的我們都還是覺得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

「液體完了,這個大好的局面即將被他搞砸!」

stewie2k切刀走進a門,本以為可以悠閑地拿着雷包去a平台下包。

但下一秒,他的頭盔就傳來了一聲刺耳的爆頭聲!

emperor使用ak47爆頭擊殺了stewie2k

噠噠噠,總監的三連發掃射絕活也出現在了蘇醒手上,但這一刻卻是用來擊殺他的隊友,ak的高傷害在這一刻展現地淋漓盡致,蘇醒極快無比的反應甚至讓stewie2k沒有拿到任何的視野信息,只有短暫的槍聲信息。

「乾淨利落的三連發將stewie2k直接爆頭擊殺,往a走的nitro人都懵了,他們不是清了a門裏面嗎?stewie2k到底是怎麼死的!emperor人又在哪個位置。」

液體對戰室內,stewie2k正疑惑地問naf:「他剛才沒有在那個箱子上吧,我怎麼聽着聲音像那個位置的?」

naf可以確定當時他絕對是在下面的,非常確定:「沒有,當時他就是在門口將我打死的,我清楚地看見他在下面。」

stewie心中疑惑『難道是我聽錯了?』。

他們心中的疑惑暫時沒有人為他解答,比賽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留給nitro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蘇醒將準星架到了另一邊的入口。

他的心緒也並不平靜,指尖因為過渡用力而微微泛白,甚至能夠感覺到心臟在信訪里不停跳動的聲音。

剛才他利用雙方的信息差拿到了一個人頭,也只是將人頭比扳了回來。

他並不確定對方有沒有看到自己的位置,雖說以現在的時間,只要他跑的夠快,這一回合就贏下了。

但他不敢下去,他怕他下去的一瞬間對方會衝進a門,那個時候他完全是沒有一點機會的。

所以現在只能和對方硬鋼,可他的位置很可能被鎖定了,如果對方提前槍進來,他是沒有辦法的。

所以關鍵時候他選擇相信自己的反應。

時間一秒一秒地減少,讓nitro的心情也變得緊張了。

他緩緩搜點,小心預瞄,慢慢來清點。

他現在就算切刀撿包過去下包時間也不夠,所以他賭蘇醒在雙架箱子上,就算他不知道蘇醒是怎麼上去的,但他選擇相信的自己對於槍聲的判斷。

nitro深吸一口氣,調整預瞄,直接從門口大拉進去。

「nitro好像也知道他位置了,直接調整預瞄,大拉身位進入a門,他現在用了emperor的招牌peek,emperor能夠接住這一招嘛!可是emperor看見nitro進來的時候就立馬頓了一下,躲了nitro的爆頭線,nitro想要調整,但他又站了起來,nitro沒有機會了,他被爆頭了!!!!emperor剩下23滴血,他贏下了這個本不可能贏下的殘局!!!!」

「不可思議,真的不可思議,這個詞我今天已經不知道說了多少遍,但我想不到其他詞來形容這個殘局,驚人的技巧,正確的思路,穩定的槍法,一切都站在了他這一邊,如果殘局有誰能夠必勝的話,我想那一定是emperor!!!他總是能夠贏下殘局,似乎沒有人能夠在殘局玩的過他,簡直是不可思議!!!」

蘇醒在不斷控槍下,終於是將nitro爆頭了。

「啊啊啊啊!!!!!」

這一刻,navi的對戰室都瘋了!

蘇醒一把拽下他的隔音耳機,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握緊雙拳對着台下的粉絲激動地嘶吼著。

這一刻他壓抑的情緒瞬間得到了釋放。

看到了嗎?什麼也不能阻擋我們拿下勝利!我們總是能夠依靠自己,贏下這些不可能的局面,贏下這些不可能的比賽。

我隊友的失誤,我來幫他們彌補,我能做到,你能嗎?

國際會議中心陷入了短暫的沉寂,巨大的衝擊感向著他們撲面而來——

看着台上盡情宣洩自己情緒,不斷咆哮地少年,他們深深的對於他的個人能力感到震撼。

雖然在此之前他已經向粉絲們證明了這一點,但只有置身現場,才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存在。

蘇醒的怒吼點燃了nvai所有人,不僅僅是選手們,就連所有的粉絲,都被他的動作將熱血點燃。

「啊!!!」

此刻的navi對戰室內,所有人興奮地抱着蘇醒,歡呼雀躍。

興奮地蘇醒也被迫地從站着重新坐下了。

而液體一方,連同他們的粉絲一起,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此刻他們只覺得喘不上氣,呼吸困難。

茫然,無措,失落,種種情緒充滿在他們心頭。

他們不是將局勢給打了回來嗎?這一局本不應該是他們的一分嗎?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那個人總是能不將道理地贏下這種本不可能贏下的殘局。

他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種人出現在賽場上,明明是二打一,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

那個id現在已經深深地刻入了液體粉絲的心靈中,難以磨滅。

相對於navi那邊的驚天動地,他們此刻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音漏出!

一點都沒有。

安靜地可怕,就連呼吸都消散在空氣中,就像是有人突然掐住了他們的喉嚨,讓他們說不出任何話。

明明此刻國際會議中心的空調大開,他們卻只感覺到冰涼刺骨….

7017k 異域通道之中,一股股雄渾的的力量不斷擴散出來,在這個陌生的空間中席捲出去。

雖然古仙人還未降臨,但是這先聲奪人的氣息,就已經讓得異域通道下方各大王族的強者心顫了,在這股力量面前,他們感覺自己渺小如蟻!

面對這股氣息,他們連去仰望的資格都沒有!

軒轅藏鋒緊握著拳頭,目光冰冷的注視著異域通道,恨不得把這群所謂的仙人全部屠滅!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