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意氣相爭和生死相搏終究是有差距的。

殺他,不太能下得去這個手。

況且邊上還有兩個目擊者呢。

再加上此刻殺了他,也未必就能爆出自己心心念念最為核心關鍵的「驚龍九變」。

不同於過去在遊戲中,如今這些boss的命只有一條。

這種只有一個人會的武功,一次沒爆出來,這輩子恐怕也就與之無緣了。

所以既然自己不能動手,白季就更不忍心他死在那些獸類手裡。

人白死了,自己的「驚龍九變」也沒了。

那才是真正的竹籃打水,一場空。

「跑啊!還愣著幹嘛!」

白季扛上游定邦后,徑直招呼那兩個人。

似乎是看到白季不計前嫌,甚至猶有餘力背上了游定邦,讓兩人又遭受到了一些衝擊。

一時之間,無論是白芷,還是應天玄,看向白季的目光都有些複雜。

生死之前的選擇,最能見證本性。

面對剛剛還差點要了他性命的對手,如今不落井下石也就罷了,竟然還願意出手相救。

更為關鍵的是,兩人對拼了那般驚心動魄的一招后,他似乎完全沒事一般,還有自信扛著一個人往外跑。

實力是一方面,這種俠義心腸,更是讓他們感受到了由衷的衝擊。

這個世界上,或許有人寄身於黑暗。

但無論如何,只要是稍有閱歷,見識過世界的人,都會知道真正的普世價值感如何。

社會需要穩定,這就是普世價值感的由來。

他們自己可以不去做,可以敵對,可以踐踏,可以不屑,可以懷著巨大的愧疚而違心做出一些行為。

但是當他們真正遇到這種閃光之人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地受到吸引。

因為和這種人在一起,真的很安心……

「燭龍……」

白芷提醒道。

應天玄一言不發。

此刻有無數野獸、異獸虎視眈眈,他們之間即便有所敵對,但起碼都是人類。

先一起離開這裡,才是上策。

而如果說在當前階段,誰能夠暫時帶走燭龍,除了眼前這位白家的少莊主,他和白芷兩人,恐怕誰都不能服誰。

更別所崇尚力量的燭龍自己,恐怕也說不定會對他們產生抵抗。

這也是他們三人在此爭鬥的原因……

白季點點頭,沖向了那柄形體怪異的墨色短劍。

然而在還沒徹底靠近之際,白季的腦海中就又響起了一個陌生且低沉嫵媚的聲音。

「接受我的力量吧,我會和你一起征服這個世界~」

【發現一隻可收服劍靈,你已獲得劍靈認可,是否收服?】

白季一把握住燭龍,同時另一隻手就去撿起自己更為關心的紫海石膽。

那才是他此來的真正目標。

「不過……我有一個要求——你只能擁有我一個,讓那個小東西自生自滅吧~」

聽到腦海中的聲音,白季目光瞥著自己手中的短劍。

考慮到對方是一柄神兵,應該也需要一點面子。

「你丫閉嘴,我可沒說要接受你的臣服。」

還只能擁有她一個?

臉盤子還挺大?

誰會為了一棵樹弔死啊?

隨意地將燭龍向腰間一插,白季起身就跑。

顛簸下,在白季背後,胸口被白季的肩膀硌得難受的游定邦不由得出聲說道。

「多謝兄弟了……不過,能不能換個姿勢?」

白季頭都沒回。

此刻是逃命呢,屁事還這麼多。

「待會要是背著你逃不掉了,我第一個一劍了解了你。」

便宜了那些獸類不如便宜了自己,白季做好了打算。

「這……」

游定邦一窒,感覺胸口更加堵得慌了。

7017k 汪大東等人的戰力在恢復后,脩就被迫接受了汪大東的委託——帶他們兄弟三人時空旅行。

為此,脩緊張不已,要知道,自從時空秩序恢復,各個時空的善惡也都恢復了均衡,但盟主卻下令禁止任何時空旅行。

當然,作為脩唯一的妹妹,妍,自然而然的答應自己的二哥保證會隱藏他的行蹤。

連東城衛的三人,北城衛四人和荻,王雅都紛紛跟脩比了一個OK的手勢。

雖然背後有如此強大的後援團在,脩的直覺告訴他,他這次絕對會被汪大東給坑。

最後果然不出他所料,他真的就這麼被汪大東給坑慘了。

正因為汪大東的十元硬幣引發了一系列的連鎖問題,導致一塊巨石砸中了剛和關羽,張飛說完誓詞的劉備。

而關羽重承諾一定要跟劉備一起走卻被張飛適時的攔截了下來。

看著面前形跡可疑的四人,張飛的疑惑行為讓汪大東等人同時冒出了問號。

但細心的小雨發現,這個時空的劉備是脩的分身,因此小雨提議讓脩在這裡假扮被「大石碎胸口」的A貨達人劉備。

而他和大東、亞瑟帶劉備回金時空治療,直到劉備傷愈再換回身分角色。

最開始的時候脩沒發現任何的問題完全附和丁小雨的話:「這個方法簡直……」

然而,他立刻意識到了問題的不對勁:「你是在開玩笑的吧!我才不要在這裡假扮劉備嘞!」

汪大東看似義氣的把手搭上尚在發獃的脩的肩膀上,把脩的不情願拋之腦後:「這可是個民主時代,這樣吧!我們舉手表決!」

而後給了丁小雨,王亞瑟,張飛一個眼神。

四人也是交換了一個彼此才懂的眼神,見此情形,汪大東故作大聲且民主的說道:「同意脩留下的,請舉手!」說罷,汪大東立即舉起了自己的手

與此同時,另外三位的手也不甘落後的舉起。

搞什麼,分明就是合起伙來欺負我!我才不要留下咧!脩欲哭無淚。

「哈哈,脩,雖然我很挺你,不過,民意要你這麼做啊!」大東假意惋惜的用力拍了拍他脆弱的胸口。

見汪大東這樣勸說,丁小雨自然也不甘落後:「沒關係啦!脩,只要劉備傷勢一好,你馬上就可以回來啦!」

脩無奈的搖了搖頭:「可是,我不了解劉備,我怎麼假扮他啊!

到時候被抓包了,可是會破壞時空秩序耶!

而且我是鐵時空首席戰鬥團東城衛的團長,呼延覺羅家族的少主誒!

我這麼久不回去,戒不會怎麼樣,關鍵是小妍啊!你們三個和小妍也做過同學吧!

她要是鬧氣脾氣來,我和戒都攔不了,指不定她到時候會領著北城衛去金時空揍你一頓誒!」

怕就怕小妍到時候不管不顧的衝到銀時空來找我,唉!

汪大東三人組中最博學多識的王亞瑟理了理自己的頭髮,和小雨一樣加入了勸說行列:「人生就是一個大舞台,每個人都是演員,脩,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的到的!

至於東城衛和妍那邊,我相信東城衛的戒會出面解決的。」

「這位大英雄,我大哥,二哥的命全都交在你手上了!

你一點頭,大家上天堂,你一搖頭,大家下地獄!」張飛怕關羽就快醒來,到時候後果可是非常嚴重!便用一種拜託的眼神看著脩。

真的這麼嚴重嗎?怎麼辦?如果我留下來的話……東城衛怎麼辦?妍怎麼辦?鐵時空……又該怎麼辦?

脩太為難了,看了看重傷昏迷的劉備,再看看義薄雲天被張飛打昏的關羽,還有張飛渴望他留下的真摯目光,到底該怎麼辦?難道真的應該留下幫他們嗎?

大東明白脩的為難,見脩已經有些心軟了,繼續勸道:「脩,能幫助別人的時候,我們都不該猶豫!」

於是在汪大東,丁小雨和王亞瑟三人的極力勸說下,脩還在猶豫,最後只能做出強行換衣服的行為。

沒錯,脩最後還是留在了銀時空,至於劉備那不到八千的武力指數在得到汪大東三人的灌輸后便可穿越時空之門了。

當然,各大家族在各個時空都有不小的勢力,而這件事情很快就被呼延覺羅家的某個族人看到,用時空手機打給了戒。

也由戒告訴了妍和東城衛的其他成員。

在妍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就知道是終極三國的故事開始了。

但現在自己是脩的妹妹,雖然脩留在銀時空是既定的事實,但她對於汪大東他們的擅自決定非常不滿!

為此,她不顧戒鐙冥的勸阻,帶著北城衛直接衝到金時空,先是找到了雷克斯,后又找到了田弘光抄傢伙就把汪大東給「揍」了一頓。

汪大東狼狽的躲著妍的影月匹克的攻擊,同時嬉笑著嘲笑著妍,道:「我說女開啊!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你的臭脾氣能不能改改啊!脩又不是不回來了!你擔心也沒用啊!

況且……你們鐵時空的灸舞盟主似乎也不讓你去銀時空找脩吧?

所以你在這裡揍我也沒用啊!畢竟脩已經在銀時空了,你揍了也是白揍!」

汪大東說的並不是不無道理,被一語點破的妍憤憤的「哼」了一聲,然後回到了鐵時空失魂落魄了好幾天。『銀時空這裡張飛等人也才剛剛辦理好所有的手續。』

所以……故事從鐵時空開始說起。

看著面前正在練團的東城衛,以及買好飲料回來的荻,妍無聊的玩起了手,終於,她再也忍不住了。

「啊!!!我受不了了!」突然爆發的妍,讓正在練團的東城衛三人和荻嚇出了驚嘆號。

戒很是了解自家小妹內心到底在想什麼,便走到妍的身邊,道:「小妹,你應該很想去銀時空找脩吧!」

妍聽后猛的點了點頭,結果差點把自己搞暈了。

戒看了看周圍,給了荻,冥和鐙一個眼神,在三人支起加了繆特的氣場防護罩后,小聲說道:「既然你要去的話那你就去吧!畢竟你決定的事情我想攔也攔不住。

但如果……就你一個人去銀時空,我不放心。」

妍想了想后,不解的看著戒:「大哥,你放心啦!我的異能指數現在已經可以維持在50000點了有能力保護自己。」

戒搖了搖頭,道:「我擔心的不是這個。」

身後的鐙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堆資料,道:「根據我們對銀時空的調查,我發現銀時空有很強大的魔化人。

目前按照銀時空的趨勢來看,應該在河東這塊附近,似乎這股魔息正在往東漢的方向轉移,如若我沒記錯,以劉備的貴族血統,他們此時此刻應該在東漢書院,你也可以理解為東漢書院可能會有危險發生。

而且……盟主似乎也有這個意向要你和北城衛去銀時空著手調查這個事情。

所以,妍,如果你要去銀時空的話,除了陪同你例行公事,調查資料的北城衛外最好還是找個人陪你一起去比較好。

況且北城衛也不是所有人都能進入東漢書院,你和脩這邊也最好是再有個彼此熟悉的人一起為妙。」

在鐙說完后,戒鐙和荻三人紛紛看向冥。

為什麼有種要被賣了的感覺?冥突然感覺背後一涼,鬢角不自覺的落下一顆藍色的汗珠。

————銀時空·東漢書院————

來到銀時空后,所有人都不自覺的深呼吸一口,暗自感嘆了一下銀時空的空氣是真的好。

「團長,為了避免分身相遇,我們今後會隱居在卧龍崗這一塊,如果您有需要,隨時叫喚我們一聲即可。」澤看著妍指了指卧龍崗的方向說道。

achord打量了一下此時已經是東漢書院校服打扮的妍,笑道:「看不出來,你穿制服還挺女孩子氣的嘛!」

妍一聽,怒氣值瞬間MAX,便笑意盈盈的看著achord道:「烈殤澤,你們三個一定要給我看好achord知道嘛?別讓他給我亂跑!」

「是!」烈殤澤領命后三人就揪著achord往卧龍崗的方向瞬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