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一個年過半旬的老人大聲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憤怒的聲音響起,一個年過半旬的老人大聲的說道。

胡天認識他,這個人是這個村子的村長。

這個村子叫大樹村,胡天以前經常來這邊出診的。

見村長來了,胡天打算讓村長處理了。

本來丁長生也準備睡覺了,但是他接到了縣局王守德的電話,說他村子里出事了。

而且局長大人已經在來的路上了,要親自來解決。

王守德可是縣裡上面的大老闆啊,嚇得他趕緊從被窩裡爬起來了。

張揪毛轉過頭,對丁長生說道:「丁村長,這是我的家事,你不要管。」

「你腦袋被驢踢了!」丁長生走過來,直接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把菜刀搶了過去。

「丁村長,你為什麼打我?」張揪毛說道。

丁長生臉都氣紅了,他鼓著眼睛罵道:「我們大樹村的臉都要被你給丟盡了!」

「是啊,我家的小媳婦生不出男娃,我也感覺丟臉了。」張揪毛低著頭說道。

「不是,你理解錯了,我意思是,你家媳婦生孩子了是件好事啊,為什麼要在意是男孩還是女孩?」丁長生很生氣的說道。

「她要是生不出男娃的話,那我家不是斷後了嗎?」張揪毛紅著臉說道。

「張揪毛,你也太腐朽了吧,現在男娃跟女娃不都是一樣嗎?」丁長生說道。

「這男人和女人能一樣嘛?」張揪毛耷拉著腦袋說道。

「而且就算你想要男娃,你也可以讓你家小媳婦再一個啊。」丁長生勸道。

這個時候,一直沒說話的魏秋菊說話了。

她笑著說道:「丁村長,這生是肯定要繼續生的,直到生出男娃為止,不過生出來的女娃我們家是不會要的,因為我們家不養畜生。」

「什麼?」聽完魏秋菊的話,丁長生震驚了。

丁長生說道:「你剛才說什麼?說什麼是畜生?」

「女娃啊,在我們家,女娃就是畜生。」魏秋菊說道。

「那你算什麼?」丁長生憤怒的說道。

「我雖然是女的,但我畢竟是長輩呀。」魏秋菊笑著說道。

「混賬!」丁長生伸手想揍魏秋菊了。

但是他的手剛抬起來,張揪毛就從後面抱住他了。

張揪毛說道:「老婆,你快到房裡把那小畜生拿去河裡扔了。」

「你敢!」丁長生掙扎道。

魏秋菊沒說話,而是急沖沖的往房間里跑。

但是門口的胡天一把薅住了她。

胡天說道:「你要是敢再向前邁一步,我就揍你!」

「胡天,你他媽不過只是個小村醫而已,有什麼可牛的。」魏秋菊說道:「這是我家,你有什麼資格攔我!」

「我今天就犯渾了,反正你們誰敢抱孩子,我就弄死誰!」胡天冷冷的說道。

「好啊,那你先把我弄死了吧。」魏秋菊低著腦袋往胡天懷裡撞了。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開來了一輛警車。

車還沒停穩,王守德就跟兩個民警從車上下來了。

「都給我停下來!」王守德喊道。

見警察來了,魏秋菊和張揪毛都停止了鬧騰,只是臉色冷漠的看著大家,沒有說話。

丁長生這個時候鬆開了張揪毛,趕緊跑上前了。

「大老闆,你來了啊。」丁長生笑著說道。

王守德臉色很差,他冷冷的說道:「你們村出了這麼荒唐的事,我能不來嗎?」

丁長生低著頭,臉上有點尷尬,因為他作為村長,在這種事上確實有點慚愧。

王守德訓完丁長生,轉而跑到了胡天面前,親切的拉住了胡天的手握了握。

「胡老弟,你沒事吧。」王守德微笑著說道。

「我沒事。」胡天搖了搖頭說道:「正好,既然你來了,那你處理吧,我進去看看孩子。」

「好。」王守德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那兩個民警已經強行,把張揪毛和魏秋菊帶到了旁邊的房間去了解情況了。

丁長生苦著臉對王守德說道:「老闆,這下面的工作可真難做。」

「難做也得做,畢竟我們是為大家服務的啊。」王守德說道。

其實王守德也沒有怪丁長生的意思,畢竟清官難斷家務事。

「老闆,你看這事該怎麼處理呀?」丁長生問道。

「你把事情的經過再好好跟我說一下。」王守德臉色嚴峻的說道。

雖然胡天在電話里跟他說過了,但是他還是想要了解的更全面一點。

胡天倒是沒有再管外面的事了,因為王守德來了,胡天就可以鬆一口氣了。

他已經到房間里了。

王婆已經把孩子洗乾淨了,用衣服包起來了。

羅彩正在給孩子餵奶。

剛才外面發生的事,羅彩和王婆都聽到了。

這個時候,羅彩看到胡天進來了,她把孩子放在了一邊,然後拉開被子就要下來。

「胡醫生,謝謝你救了我的孩子。」羅彩抹著眼淚說道。

胡天看著羅彩的樣子很可憐,心裡也不是滋味。

「沒事,這是我應該做的,你快躺著吧。」胡天扶住了她,安慰道。

羅彩哭著說道:「胡醫生,我公公婆婆不會真的要把我的孩子扔了吧?」

「不會的,現在警察來了,你跟孩子都會沒事的。」胡天笑著說道:「可以把孩子給我看看嗎?」

「當然可以。」羅彩把孩子遞給了胡天。

胡天抱著小孩,發現這個嬰兒挺可愛的,她還往胡天懷裡湊。

看著小孩子的模樣,胡天心裡不禁也有些觸動。

他實在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蛇蠍心腸的人,竟然要把孩子拿去扔了。

「你老公呢?你給他打電話沒有?」胡天問道。

羅彩點了點頭說道:「打過電話了,他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了。」

「你老公會不會也這樣啊?」胡天說道。

「不會的,他對我很好的。」羅彩說道。

「那就好,等他回來看看怎麼解決吧。」胡天把孩子還給了羅彩。

這個時候,王婆對王彩說道:「妹子啊,你要想開點啊,你剛生完孩子,不要動了氣。」

「嗯。」羅彩點了頭。

雖然羅彩心裡非常失望又非常絕望,但她為了自己懷裡的孩子,盡量剋制自己不去想。 「我不是眼花看錯了吧?三長老居然敗了?」

「不……這絕對不可能!」

在場眾人臉色劇變。

誰都沒有想到,三長老和蕭陽的交鋒數個回合,居然就敗在蕭陽手中。

特別是三長老。

此刻他的臉色無比難看,他根本就想不到蕭陽竟然還藏了一手。

拳意暴增,打了他一個出其不意。

僅是片刻,就徹底敗在蕭陽手中。

「三長老,不用再刻意壓制你的修為境界了。」

「蕭陽說的不錯,同等境界中他的戰力已經達到天花板,想要戰勝他,你必須要展露出自己的真正實力!」

「既然如此,你不如就跟他好好打一場,我也好蕭陽的實力究竟強大到何種層次!」

就在這時,大長老親自發話了。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得出這場戰局誰輸誰贏!

這樣一來,大長老對蕭陽真正實力就感到更加好奇。

「是!」

聽到大長老的命令,三長老連忙點頭答應。

而後,三長老目光瞥向蕭陽。

他已經收起輕視,臉色無比凝重。

「蕭陽,接下來我便將恢復自身修為,武聖境的戰力極其可怕,你最好有心理準備吧!」

「放心,我時刻準備著!」

蕭陽重重點頭,眼神閃爍著一絲興奮。

他一直都期待著這一刻。

不多時。

三長老不再壓制自己修為境界。氣勢瞬間躥升。

一股巨大的威壓籠罩在蕭陽身上。

蕭陽心裡清楚,三長老準備動真格了!

他連忙調動自己體內的靈氣,運轉功法,奮力抵抗。

唰!

三長老施展游龍步,身法快如一道閃電。

僅是眨眼間,身影便直接消失原地。

「好快!」

蕭陽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

他下意識就施展身法,身形立即暴退。

「反應速度倒是不錯!」

「只可惜,還是慢了。」

蕭陽耳邊,竟然直接傳來了三長老的聲音。

一轉身,迎接蕭陽的就是一道鞭腿。

轟!

這一腳,力道極其驚人。

蕭陽有心想要躲閃,可是已經太遲了。

腹部結結實實的挨了一擊。

只見蕭陽整個人頓時倒飛十幾米,重重砸在地板上。

「蕭陽……」

秦老爺子看著這一幕,不禁失聲驚呼道。

「我沒事!」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