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季柚一愣,想不到沈長青竟然問的是這個問題。看着對方一臉認真、求知的眼神,季柚極力保持着淡然的表情,但微微僵硬的嘴角,還是泄露了她的一絲尷尬。

啊啊啊……

這他媽就尷尬了。

因為沈長青這問題扎心啊。

自己是說實話呢?

還是睜着眼睛說瞎話呢?

哎!不得不說,老實人就是老實人呀,有時候耿直得叫人可恨!一句話就正中靶心,讓人哭笑不得。

季柚為什麼一直駕駛古董機甲?

只有兩個原因:

第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是古董機甲不用積分呀!身為一個摳門的窮鬼,任何不花錢的、免費的東西,在她眼裏就是好東西。

第二點,她的精神絲只有六條,暫時無法操控太過複雜、精密的機甲。所以,像古董機甲這種對精神絲要求不高的,又免費的,當然是季柚的不二選擇。當然了,季柚也曾經在商店篩選過,適合她駕駛的機甲並不是只有古董機甲,還是有大概十幾架可選擇的。

但前面說了,窮鬼,是捨不得花費任何額外的支出的。她目前用古董機甲,暫時還能應付比賽,若是到了後面,古董機甲真的不行了,季柚也不會死犟著。

原因就這兩點了,但她能說實話嗎?

能嗎?

當然不能呀。

她不要面子的啊?

於是,季柚板起臉,看向沈長青時,一臉嚴肅,並大聲道:「相信大家都知道,古董機甲無論是能源系統、武器系統、還是操作系統……它的所有配置,都是機甲裏面最低端的!但我要告訴你,也要告訴所有人的是,我就是因為它是目前最低端、最差的機甲,才選擇的它!」

哈?

這話一出,觀眾席紛紛瞪眼:「???」

小青也是一愣。

季柚沒有賣關子,直接道:「我選擇它,正是因為它弱。因為它弱,前方的阻礙才會更多,而我想要贏,想要取得勝利,我只有傾盡全力,動用我所有的能力,發掘我身上所有的天賦與技能去打每一場的比賽。我——破爛女王,想要挑戰的是自己,想要超越的,也是我自己!」

轟——

這話一出,沈長青只覺得大腦一陣陣轟鳴,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不僅僅是沈長青,在場所有的觀眾,也因為季柚這清清脆脆,但擲地有聲的話語,而呆愣住了。

實在是,眾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原來竟然是這樣。

錯愕。

震驚。

欽佩。

……

種種複雜的情緒的,一一在圍觀人群里閃過。

半響。

沈長青抬眸,認真地盯着前方的破爛女王,說:「我明白了。」

嗯?

明白了?

不僅是沈長青,季柚再偷偷瞟了幾眼觀眾們的反應。

看來,是真的忽悠過去了,季柚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一絲笑,正想說比試正式開始吧,忽然瞧見沈長青神情嚴肅,似乎已經下定決心,要做一件非常重大的改變。

季柚一愣。

這時,沈長青忽然抬手,當着季柚與所有觀眾的面,取出了今天比賽用到的一架機甲。

——古董機甲。

四周:「!!!」

季柚:「!!!」

妙書屋 此言一出,明南汐臉色驟然一沉。

暗閣的人,怎麼會知道佛雨幽王鍾在她手上?

知道這點的人,除了她自己,便只有墨寒燁知道。

難不成,是墨寒燁透露出去的消息?

短短一瞬間,她的腦海里便閃過無數個想法。

不過暗閣的人還在,她很快就轉了神色,冷聲道,「不好意思,我並不知道佛雨幽王鐘的下落,暗閣能否換一個條件?」

那男人笑了笑,隨即搖頭,「在下只是一個信使,暗閣的條件便是如此,暗閣給姑娘三日的時間,若是三日之後,暗閣見不到佛雨幽王鍾,那姑娘就只能為明莊主收屍了。」

說完,他便果斷地離去,一點猶疑都不曾。

穀雨上前在脖子處比劃了一下,低聲道,「主子,要不要……」

明南汐閉了閉眼,再睜開時,那裏面已然一片冷意。

「主子,墨王爺來了。」

手下的通報聲還未落下,墨寒燁已然長腿一伸,施施然走了進來。

看到明南汐神色不渝,不由得詫異道,「怎麼了?有明莊主的消息了?」

明南汐點點頭,又搖搖頭,看着墨寒燁,想問點什麼,話已到了嘴邊,卻又咽了下去。

她嘆了口氣,終究還是沒有問出來。

她很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墨寒燁,可是她又怕真的是他,那麼他們之間,也就沒有可能了。

這段時間的相處,她已然感覺到自己的心,漸漸不受控制,而且小糰子看起來很喜歡他,也很喜歡粘他。

若到了最後,真的是他做的,那彼時的她,又該如何……

她越想便愈加煩躁,看着墨寒燁便也沒了好臉色。

只道,「沒事,今天有點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了。」

「那你好生歇著,今天想吃什麼,告訴我,我幫你去買。」墨寒燁殷勤地笑道。

下一瞬!

他驟然臉色一變!

整個人的氣勢猛地全開,眼神也陡然變得凌厲起來。

而後一枚匕首不知從哪兒出現,被他隨手一擲,只聽得一聲慘叫,一個黑色的人影跌跌撞撞地撲進來,匕首精準地插在他的心口,一刀斃命。

果斷狠絕。

明南汐一驚,下意識走到他身邊,看着那已經死掉的黑衣人,驚疑道,「誰的人手?難道是暗閣?」

她下意識就想到了暗閣,但也不對啊,暗閣的人剛走,還約定了三日的期限,暗閣若是想殺她,也就沒必要留下三日的期限了。

墨寒燁下意識搖了搖頭,沉聲道,「不會是暗閣的人,先別管那麼多了,我們先離開。」

正說着,又是幾聲細微的聲響,隨着唰唰唰地幾聲破空之聲,這一次竟然不是偷襲,而是數十根利箭齊發!

看來也是知道,搞偷襲,搞正面是搞不贏的。

「小心!」墨寒燁驚呼一聲,身體已然先一步朝着明南汐靠去,將她牢牢地護在身後,而後玄力大開,將那利箭全部擊落。

而穀雨也適時迎了上去,跟那些個刺客交起手來。

距離拉近了,他們的弓箭便沒辦法繼續了,只能貼身近戰。

這些個人都是一頂一的好手,即便墨寒燁很厲害,自身玄力幾乎不可匹敵。

可畢竟這些刺客很多,他的玄力和體力終究不是無限的。

而那些刺客的數量,一輪又一輪,幾乎無窮無盡。

這手筆也太大了吧。

然而沒有辦法,他們只能繼續,不能有絲毫的鬆懈。

否則,便是幾道血痕在身。

明南汐冷冷地看着這些黑衣刺客,自身的玄力瘋狂運轉。

隨着時間的流逝,刺客終於停止了增加,開始慢慢變少。

可是墨寒燁已然失了太多的體力,招式慢慢沒有了之前的凌厲。

明南汐亦是如此。

剩餘的刺客對視一眼,隨即一股腦地全部上去,將明南汐和墨寒燁團團圍住。

隨即一個刺客直接切過去,將他們分開,場面再度變得混亂不堪。

終於!

那些黑衣刺客終於被他們一個個殺掉,再沒有活口。

明南汐擦了擦額間的汗,挺了挺疲累的身體,沖着墨寒燁笑。

「我們贏了。」

墨寒燁同樣回她一個微笑,而後卻驟然變了臉色,驚呼出聲,「小心!」

明南汐微微驚詫,這才看到有個黑衣刺客居然從她背後襲擊她!

電光火石間,她已來不及躲避,心念流轉,身體里的佛雨幽王鍾蠢蠢欲動。

她剛要召喚佛雨幽王鍾,卻見墨寒燁已然先一步撲了過來,那把短小的匕首,猛地插進了他的肩膀!

「不要……」墨寒燁低聲說着,好看的眉眼緊緊地皺在一起,額間的汗瞬間就滑落了下來,順着他的下巴,滴落在她的臉上。

「墨寒燁……」明南汐驚呼,她懂墨寒燁的意思,可是到了此刻,她寧願暴露佛雨幽王鐘的存在,也不想看他受傷。

墨寒燁轉過身來,一把將那把匕首拔了下來,而後朝着那已然受了傷的黑衣刺客沖了過去。

「嗤」地一聲,直入肺腑。

而後他微微轉動了下手腕,匕首便隨之轉動了兩圈。

那黑衣刺客不可置信地看着墨寒燁,噗嗤一聲,口中的鮮血直流。

而他也緩緩地軟倒在地,再沒有絲毫的聲息。

環視了一下四周,見再沒有活物,墨寒燁這才鬆了口氣,身體一軟,竟然有些支撐不住,差點摔倒在地。

好在明南汐適時扶住了他。

「你怎麼樣?快別動,我來幫你包紮。」看着墨寒燁肩上的傷口,還在汩汩地往外滲著鮮血,明南汐只覺得此刻心裏鈍鈍地疼。

剛剛那一刻,她恍惚以為,墨寒燁似乎要就此消失了。

那一刻,她前所未有地惶恐,她害怕了。

她害怕以後再也看不到墨寒燁,她害怕墨寒燁從此徹底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好在,他只是受了點傷,於生命暫且無礙。

墨寒燁看着她一臉的心疼,不由得笑了,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頭,「我沒事,這點小傷,不足掛齒。甚至連休養都不用,吃頓飯睡一覺就好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油嘴滑舌!」明南汐白了他一眼,到底沒有丟下他不管,扶着他走到了床邊坐下。

。 她是一個女人,不應該把自己給活成一個男人。

不穿裙子也就罷了,他姑且將這當成是個人愛好。喜歡賺錢,這是她上進。但是,玩弄感情,將他一個大明星,頂流偶像給當成她的床上用品,這就有點缺德了。

所以,徐澤笙想給她一個教訓!

最好,是讓她終生銘記的那種。

古靈急於逃脫他,便敷衍著點了點頭:「好好好,但是,裙子在家裏,你先放開我行嗎?」

徐澤笙這才鬆開了手。

古靈條件反射板的跳下了洗手台,快步朝門口走去。

才將門拉開一條小縫,身後,徐澤笙立即追了過來,將門又給按上了:「等等!」

古靈:「你又想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