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孟有房看着系統反饋回來的信息,他有些不太理解。

轉頭看向了池寶義,孟有房微微擺了擺棍子:「池宗主,你這是何苦,要不我們坐下來談一談合作的可能?」

「呵呵!」

池寶義冷笑兩聲,黑色的長槍瞬間刺破了趙八方的後背,鮮血一下子順着傷口流了下來。

「唔!唔!」

趙八方的掙扎讓孟有房頓了頓,他的臉色也冷了下來:「池寶義,人質可不只是你有。」

手裏握著池家所有的人員,這池寶義居然也敢玩這手,真是膽大包天。

池寶義並沒有在意,不過,他手中的長槍卻是點在了地上:「孟有房,有本事你就把他們全殺光,我不在乎,只要成了仙,人有的是!」

「嗯?這好像有些不對!」

孟有房第一時間判讀出了池寶義的意圖,他這是在拖延時間。

只是…

到了這個地步,周圍又沒有救兵,他拖延時間有什麼意義嗎?

猜不透池寶義的真正用意,孟有房現在也有點不敢輕舉妄動,雖說此人還不是仙人,可那實力畢竟擺在那裏,依然還是要多加小心。

向著眾人一揮手,孟有房悄聲下令:「你們先去拆了封禁,我在這裏和他周旋。」

眾人點頭示意明白,他們也是飛身撲向了缺口的封禁處。

池寶義並沒有出聲阻止,他只是看着那些劍仙的身影發出了一聲冷笑:「呵呵,想要拆了封禁么,你們還早了一千年!」

孟有房提着棍子站在那裏,心中起了擔心。

這個傢伙打也不打,走也不走,就這麼在這裏僵持着,他真的就這麼有信心?

「這肯定不對,肯定是有什麼事沒有想到!」

盤算了一下最有可能的機會,孟有房突然想到了以前的一條消息,好像池家是有仙人下來過,難道說他是在等真正的仙人來支援?

抬頭看了看天,那裏沒有任何的波瀾,要是仙人來,估計系統早就有了感應。

不是仙人會是誰呢?

孟有房在這裏猜着,大宅之中的池寶義突然對着趙八方的后心就是一槍。

「噗呲!」

槍扎的快收的也快,一團心尖熱血沾在了槍頭,池寶義的身形瞬間沖向了大宅的深處,而他的手中也是多了一枚金燦燦的令牌。

「八方?!」

事情來的太過突然,讓孟有房根本就沒有來得及反應。

他沖向了趙八方,趕緊查看他的傷勢,后心處一個大窟窿,不過還好,池寶義只是扎的心尖的位置,並不是扎透了整個心臟。

「救人!我們去抓池寶義!」

孟有房呼喊一聲,他也是提着棍子追了上去。

趙八方的傷有的是人來救,可池寶義的意圖必須得優先搞清楚才行!

眾人紛紛出手救人,剩下的高手們也是追着孟有房去抓池寶義,與此同時,封禁處的劍仙們也展開了轟擊。

轟!轟!

爆鳴聲傳來,這就像是開啟了一個信號,躲進大宅深處的池寶義也是把長槍插在了一處陣心上。

「啟!」

嘴裏爆喝一聲,池寶義全身的靈氣涌動,那靈氣之中還有着一絲絲仙氣加持。

嗡!

陣紋波動,一股極強的靈壓沖向了跟上來的孟有房。

「轟!」

孟有房的身形一滯,他被這靈壓給震退了回來。

陣心處的池寶義高聲大笑:「哈哈哈!孟有房,就算你有後手又能怎麼樣,現在可不是由你說了算!」

長槍上的那團血色一瞬間霧化,陣紋的波動瞬間猛增。

「退!」

孟有房果斷下令讓眾人退了回來。

現在和陣紋的靈壓硬抗並不是明智之舉,而且,池寶義這麼做絕對不只是開啟個陣紋這麼簡單,他肯定還有着其它目的!

果然是如孟有房所想,就在下一秒,缺口處的封禁也是紅光大盛。

「轟!」

妖艷的紅光衝天而起,直破蒼穹。

「哈哈哈!孟有房,你沒想到吧,你的仙府可就要歸我了!!!」

熟悉的聲音響起,齊天威再一次直接對上了孟有房,而隨着他的話音落下,整個仙府之中升起了無數的紅色光柱。

「叮咚!有人在爭奪仙府的控制權,請謹慎處置!」

聽着這聲提示音孟有房這才是恍然大悟,原來是齊天威這個貨在背後搞事情!

孟有房雙目如電,他看向了池寶義:「池寶義,你還真是大方,連齊天威的話都敢聽,池天來死的是真冤。」

池寶義把身上的靈氣加大了兩分笑了笑:「成仙者,不拘小節!」

「哈哈!孟有房,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再怎麼說,那也是我們的家事!」

齊天威的聲音再次響起,他的聲音里滿是得意。

孟有房啞然失笑。

這個傢伙看來是想來一個鳩佔鵲巢!

誠然劍嘯仙府現在還沒有過戶,這房的歸屬問題還處在一個懸而未決的狀態,可是,他孟有房畢竟有着劍嘯天的親授,這就是一種天然的優勢。

有遺囑的房子都敢來搶,這齊天威怕是瘋了吧!

孟有房覺得這種行為很可笑,可齊天威一點也不這麼想,他現在很開心。

大陣佈置的很順利,這些陣法師還是很有本事的,不僅沒讓孟有房發覺,更是直接給了他致命一擊,很好,很不錯!

臉上帶起了笑意,齊天威重重的一擺手:「諸位加把勁兒,過後每人三塊中品靈石!」

事是一個好事,齊天威處理的也不錯,三塊中品靈石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只是…

這樣的獎勵讓這些陣法師們真的是一點都不感興趣。

於是,一個秘密的交流陣法在他們中間展開。

「聽說了嗎,孟有房孟家主早就發了招聘令,只要是陣法師一天一塊中品靈石。」

「拉倒吧,你那是老黃曆了,現在是一個月一塊上品靈石礦!」

「上品靈石…礦?」

「是的,不是上品靈石,是礦,而且,要是切出來低於三塊上品靈石的,孟家主給補齊!」

「哎,我們怎麼就這麼想不開呢。」

陣法師,這是一個很守信用的職業,他們都有着自己的職業操守,可現在,他們覺得自己的操守有了些許的動搖。

就在他們議論的時候,一位老陣法大師出了聲:「好好乾活,今天這是最後一回,過了今天隨你們的意!」

陣法師們一聽全都是沒有了討論,隨後他們紛紛的應答。

「知道了,尊主!」

一個個陣法師身上白光增強了許多,仙府之中的紅光更加的妖艷。

孟有房轉了轉頭,他看向了破天宗的那處店鋪,齊天威還想要搶仙府的控制權?

。張春桃早就聽說了這王家的八卦,此刻還裝出一幅驚訝的樣子來:「怎麼會這樣?」

王掌柜一臉的鬱悶之色:「唉,不說我家那些煩心的事情了。倒是大侄女你這邊,你是怎麼打算的?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這老話說的好,仗義都是屠狗輩,負心全是讀書人。你到底還是多為自己打算打算!畢竟無風不起浪,既然有

《重生之農門小辣椒》第四百六十章別的不大,就是臉大 在萬仞增的彈簧1刀即將刺到李清源的時候,早就伺機而動的小東西飛速躥出。

萬仞增早已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股子狠勁兒作怪,遇到小東西的襲擊,刀鋒竟避也不避直直刺向李清源。

危急關頭,小東西扭身一轉,擋在前方。

一道血痕自小東西腰腹間閃現,李清源猛然暴動,一把將小東西拽回同時就地一滾,才堪堪躲過萬仞增即將刺破小東西肚皮的一刀。

小東西自李清源懷中嗷嗚一聲,似嬰兒啼哭,頗為精靈的大眼睛里一下子失了靈氣,瑟縮在李清源懷中,煞是可憐。

李清源趕忙檢查小東西傷口,發現若是那刁鑽一刀再深入三分,想著若是自己稍稍慢半分,那麼他就要親眼看著小東西被開腸破肚,徹底在這個世界消失了!

一念及此,這個一直對同學和藹可親的俊俏小生面色鐵青,簡單處理完小東西傷口后,李清源霎時起身,生怕萬仞增就此死去。

他飛奔起來,重重地向著萬仞增腰腹踏出一腳。

早就重傷的萬仞增對李清源這一腳渾然不覺,臉面因為極度的仇恨變得有些扭曲起來,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般生氣,好像不爆發不痛快一般,所以他拚命地揮舞著自己手中的彈簧1刀,想要刺到李清源身上,他在心底厲聲地吼著,死吧!死吧!你給我去死吧!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他才猛然發覺,自己所恨的並不是眼前的李清源,而是與李清源極像的孫子權。

李清源冷漠地看著這個無可救藥的男子,緩慢抽出那柄自深入蝙蝠洞就沒再用過的匕首,待到李清源看到男子猙獰面目的時候,他嘆息一聲,將出鞘的匕首緩緩收回,而後拿起了那隻帶有一個小鏟子的手電筒…

在李清源將鏟子一頭高高舉起想要一鏟剪下萬仞增頭顱的那一剎那,那股自進入這個洞穴就一直存在的壓抑好像一下子就煙消雲散,他渾身的毛孔都透著一股子舒爽,那種別樣的情感在李清源心中醞釀著,躍躍欲試,促使他迫不及待地想通過這一鏟宣洩出去。

他心底猛然一驚,雙眼的血紅悄然褪去,終究沒有將這一鏟落下,而是默默收起鏟子,快速抱起小東西,躲進新挖出的蝙蝠洞出口裡。

一聲聲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的大笑聲在猝不及防下傳來,似山魅奸笑,刺耳難聽。

方才冷靜下來的李清源眼中閃爍起猶豫不定的神色,他雙手微抖著緊緊握著鐵鏟不放,直到小東西哀嚎一聲,他才脫力似的將手中鐵鏟放下,一陣大汗淋漓。

他放下解潮的背包,簡單的處理了下小東西的傷口,急忙抱起受傷的小東西,轉身墊步一遞,閃入蝙蝠洞出口的那間密室後方。

早就重傷不堪的萬仞增望著李清源救治小東西時撒在地上的救治廢料,咽了口唾沫…

閃入密室內的李清源仔仔細細將小東西傷口處理好后,突然以手撫膺,他胸口以及脖頸那幾道原本再深入幾分便能達到深可見骨這一效果的傷口,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結痂癒合,原本隱隱作痛的那種討厭感覺竟然消失大半,換成酥酥痒痒的奇異感覺。

傷口的莫名好轉並未給李清源帶來喜悅,因為黑夜關係,當他為小東西處理傷口的時候,在他身後的有一道原本應該早無生機的身影緩慢爬起,逐漸匿於黑暗之中。

吳氏兄弟率領一眾小弟來到時,地上竟早無萬仞增身影。

吳仁本就生得極其扭曲的臉龐變得更為扭曲,此刻若是有不認識吳仁的人路過,絕對會結結實實地一棒子榔在這小夥子頭頂,而後大喊一句「有妖怪」。

吳德百無聊賴地犯了個白眼,偷偷啐了一口,結果被兄弟吳仁暗示一眼,立馬皺起眉頭,嚴厲高聲道:「誰見到老萬去哪兒了?」

一眾兄弟皆是不解地搖頭,眉頭也怪異地皺起幾分。

吳德轉而露出一臉隱晦笑容,嘿嘿一笑,咒罵道:「定是鍾雪見這個小娘皮,沒想到這妞兒這麼痴情,老萬都快死了也不讓他安穩。」

眾人露出一副心領神會的表情,暗自偷笑,卻不曾對吳德悄然更改的稱呼有所異議,從前一直綽號老大的萬仞增,自他嘴中變成了老萬。

先前還是一臉笑容的吳德見眾人都跟著自己笑了起來忽然神色一凝,「但她鍾雪見也不能帶走老萬的屍體,追!」

在一個陰暗角落,萬仞增死死咬住早已滲血的下嘴唇,猩紅的眼珠盯著吳氏兄弟一瞬,猶如怨毒的蛇。

他轉而毫不猶豫地將目標轉向那形似獸口的洞中洞,如果沒有記錯,當初追李清源與丁良星二人時,就是這個洞口前方傳來了一聲令人頭皮發麻的尖叫與咀嚼骨頭的咯咯聲。

想起這些,萬仞增邪笑起來,撿起一塊石頭就向李清源消失的地方丟了過去。

石頭撞到地面,響起吧嗒一聲,在這空洞的山穴之中格外刺耳。單純目的根本就不是追回萬仞增屍體的吳氏兄弟腳步一頓,霍然轉身望向李清源所在的密室洞口,洞頂豁口之中的光線越來越亮,相應的,李清源所在的洞口也在光線的遙相呼應下顯得越來越黑,與周遭對比起來也越來越清晰。

吳仁猙獰著笑容大手一揮,慷慨激昂,招呼道:」兄弟們,跟我走!」但眾人開始真正前行時,兄弟倆悄無聲息落後了幾步,靜觀其變。

李清源暗罵一聲,抱起疼得陷入沉睡的小東西準備向洞內跑去。而賊老天也極不作美,在這一刻忽然放亮,一團陽光破過重重阻礙射到這密室洞口前方,幾乎再前進几絲就可以見到李清源的腳。

當一眾兄弟即將藉助光線看清洞內情況時,遠處徒然再次響起吧嗒一聲,眾人一同朝向另一方向猛然追去,眾人去向赫然是形似獸口的洞中洞方向。

驚了一背冷汗的李清源重重呼出一口濁氣,卻猛得又繃緊神經,轉身抽出方頭匕首橫在臂前,

低喝道:「誰?」

一道黑影自李清源原本身後的方向緩緩放大,一張李清源一直牽挂的臉龐露出,女子算不上多麼漂亮,但是虎牙晶晶如貝,笑靨有窩釀酒,明眸暗星蘊納,只是臉龐略有龐福,配以短髮,倒也顯得英氣幹練,圓圓的眼鏡又稍添可愛。

李清源逐漸放鬆下來,高興道:「你怎麼在這裡?」

張箜夢笑了起來,露出亮晶晶的兩顆小虎牙,沒有說話,而是望向李清源懷中的小東西,眼睛中寫滿了喜愛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