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今她的夫君又救了娘家,看著眾姐妹對自己的羨慕,她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酒席宴非常熱鬧,主角自然是盧欽與甄洛夫婦。

正在酒酣耳熱之際,突然有僕人匆匆跑到了甄逸跟前,輕聲道:「家主,二小娘派人送來消息,也要回來省親。」

7017k 站在永子巷裡,看著記憶里熟悉的那些鄰家面孔,衛易有些悵然。

衛易知道,姚老頭的意思。

如今的他,確實堪稱手握兩座天下,決定人間未來走向。只要他願意一聲令下,從雲莽、兩江西線,給妖族讓開一條道路。天玄宗便無需再有任何傷亡,而且,可以坐山觀虎鬥,坐看大離和妖族玩命。

更重要的是,當衛易踏出這條時光長河的時候,他將真正臨仙。不光是兩座天下的命運,盡在他的手中。就連以後很多個時代的命運,都被他握在了手裡。

很多年以前,一個燒餅和尊嚴之間,衛易可以輕易做出選擇。但今日,他背負了太多太多東西,不管怎麼選擇,都無比艱難。

「是留在這裡,看看你過去的那些經歷?還是去咸安城那邊,繼續跟著離景原?」

當姚老頭再次詢問之後,衛易猶豫了一下。但最終還是說道:「去離景原那邊。」

下一刻,衛易便再次出現在了咸安城。

此後的多年裡,衛易親眼看著離景原是如何從聞道院畢業,隻身遠赴兩江。很難想象,當年雲道尚未修成的時候,一個化靈期的年輕人,帶著一個還未達化靈期的妹妹,橫跨四界抵達人妖兩族的最前線,該是一種怎樣的艱難?而後,離景原又憑著自己的智慧,於重重困境中開闢一條道路,在前線帶出了一支鐵打的戰部。

再之後,又過了幾年,離景原結識了衛易,開始很多很多故事。

衛易以往以為,出身大離皇室的離景原,人生要比自己容易太多太多。但如今從離景原的視角來看,衛易只覺得,離景原其實比他過的還難。拋開做苦力的那幾年不談,衛易崛起的過程當中,一直有素陪在身邊,後來又有葉朝歸這個師父在身邊。可離景原呢?從始至終,都只是一個人在奮鬥。

衛易和離景原相識之後的故事,衛易自然是十分清楚的。只是如今從離景原的視角來看,卻別有一番感觸。以離景原當時的身份地位,其實根本不需要在乎衛易。可他還是願意用心與衛易結交,留下了一份厚重的香火情。其實不光是衛易,離景原身邊的其他人,他也都在用心去相處。

正是因為這樣,後來才會有那麼多人,願意追隨離景原,出生入死。

再後來留川河畔的那場分別,如今從離景原的視角去看,衛易更覺得截然不同。憑心而論,如果是現在的衛易,拿到當年去,肯定能發現更多的事情,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就算暗殺那個費家公子,也無需搞得那麼大動靜。可惜對於當初的衛易和素來說,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了。衛易那時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修,素其實也並未經歷過太多世事,以她天玄宗掌門之女的身份,確實無需懂太多。

留川河的那場分別之後,衛易看著離景原,被遠調瀟湘,得到了那位毅王爺的關注。而那位毅王爺之所以願意關注離景原,其實也不過是姚老頭和當年的乾安帝,說了句『離景原會成為未來大離仙器傳承者』的預言而已。姚老頭的這句話,大概就是離景原的全部依仗。而後的很多年裡,離景原靠著這一句話,一步步崛起於瀟湘,成為瀟湘修鍊界最有前途的年輕戰將。此後又被調到雷州,升任雷州將軍。一步步艱難走來,離景原克服了太多的困難,終成一代名將。

在衛易看來,離景原的故事,遠比他傳奇的多。

一路走來,衛易自忖大多是師友扶持,才能走到今天。可離景原這一路走來,卻大多都是敵人。

與大離官場斗、與前線妖族斗、與世家大族斗、與御靈宗斗、與大離皇帝斗……鬥了兩百年之後,等到離景原身前已無敵人,自然便是真正的天下無敵。

「拋去所有立場不談,如果天底下真的只有一人,能成為所謂的天下共主,離景原真的比我更合適。」

姚老頭只是微微一笑,道:「離景原當然有很多比你更強的地方,可你身上,自然也有勝過離景原的地方。」

「比如?」

衛易冷笑一聲后,姚老頭依然十分不在意,繼續道:「比如若是當下,離景原手握兩座天下的未來,他恐怕會做出和當年裕王同樣的選擇。但你不一樣,你一路走來,見到的東西與離景原截然不同。有時候,知道自己不如別人,也是一種好事。」

姚老頭沒有給衛易再說什麼的機會,繼續道:「時間差不多了,東海那邊,你該準備渡劫了。」

衛易微微皺眉之後,重重點頭。姚老頭曾說,他想要的最重要的答案,就在此時,這亦是這場萬年旅程的最後一部分。

衛易此刻也很好奇,姚老頭指的,到底是什麼。

東海之上。

滅世雷霆,已然降下,當年衛易躋身返虛神位的那場大劫,已然開始。

「當年我是渡劫之人,如今旁觀,倒是覺得當年確實異常兇險啊?」

在衛易的這場天劫當中,幽明聖象一族,以三位純陽十二位返虛的陣容,前來襲殺。以當年天玄宗的力量,想要防住這股力量,顯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過……

看著眼前洶湧的雷劫,衛易忽然想到了什麼,意識到姚老頭所說的那個答案,到底是什麼。

就在衛易和姚老頭旁觀之際,當年衛易的天劫,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過往十四尊仙位的大道烙印,浮現而出。與此同時,幽明聖象一族,亦是突然出現,前來襲殺衛易。

隨著幽明聖象一族,打出了那道烏光,襲向那些大道烙印的時候,此刻衛易終於明白,那道烏光到底是什麼東西。

這是當年幽明仙尊,證道之後留下來的類似大道本源一樣的東西。

妖族五尊仙位,都沒有開闢自己的大道,所以也無法凝聚出真正的大道本源。但他們各自證道之後,其實同樣可以凝聚大道,留下一些類似大道本源的東西。

這一刻,衛易終於知道,當年幽明聖象一族的真正用意。

他們不光想殺衛易,更想直接以此搶奪整個東海!

一旦那道烏光,順利融入東海大道的話,那麼未來的東海,將極為適合幽明聖象一族修行,等於是幽明聖象一族特有的修鍊界。如此一來,天玄這不光守不住東海,反倒會給幽明聖象一族做了嫁衣。而且,佔據東海修鍊界以後,幽明聖象一族的情況,將會截然不同,不但可以輕易滅掉天玄宗,有了自己的一塊根基之地。接下來滅東海妖盟,和修真界這邊南方的幾大聖地,也是易如反掌!

只要這次成功了,幽明聖象一族,註定會直接成長為不輸大離的極強勢力,一躍超過其他幾大妖族皇族。

但最終,他們的算計,卻因為一絲意外,而變得截然不同。

隨著那道烏光,打入過往仙位的大道烙印內。所有大道烙印,都有了將要復甦的跡象。但就在此時,大離皇祖的那尊大道烙印,卻陡然氣息暴漲,不但壓制了其他所有的大道烙印,而且還彷彿徹底活過來了一樣!

與此同時,身在時光長河當中的衛易,體內瞬間有一道流光飛出,彷彿是和大離皇祖的那尊烙印,徹底呼應在了一起!

然後,有個男人從萬丈光芒當中,走了出來。

衛易第一次看清了這個男人的長相。

男人其實是個很普通的容貌,並未穿著歷代大離皇帝穿著的皇袍,而且一身鴉青色衣衫宛若鄰家大叔一般。

「拜見陛下!」

在男人現身的同時,姚老頭竟是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禮,竟是帶了幾分崇敬之意。男人只是輕輕笑了笑,示意姚老頭不必多禮,道:「先生做了如此多的事情,辛苦了。」

「不敢。」姚老頭此時竟是有了幾分狂熱之意,道:「能成為陛下的一枚棋子,是我們這一脈無上的榮光。」

男人此時卻搖了搖頭,道:「我從未將你們視作棋子。若真是世事如棋,我們都是執棋之人。」

說到這裡,男人笑著望向衛易,道:「當然,你也一樣。」

姚老頭此時再次向男人恭恭敬敬施了一禮,道:「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陛下慢聊,我去了。」

在男人點頭之後,姚老頭身形慢慢自時光長河中消失不見。

衛易知道,直到這時,姚老頭其實才算是真的死了。

「我既然已經飛升天外,所以也無法違背此方天地的規則,只能以這樣的方式來見你。」男人重新看向衛易,道:「你躋身神位的時候,我便說了,等你證道之時,所有的一切你自然知曉。現在,我來了。」

衛易不禁神情肅穆,然後同樣向男人恭恭敬敬施了一禮。

「見過陛下。」

眼前這個男人,可是親手掀翻了上古眾神的王座,開闢了過往萬年歷史的存在啊!

大離皇祖。

在衛易施禮之後,男人只是笑著搖了搖頭,道:「我雖然算是你的前輩,但你遲早也會走到和我一樣的位置,所以我們互稱道友即可。我只是一個比你早生了一萬多年的人而已,不必拘禮。你不必叫我什麼陛下,叫我名字就好。」

「我叫婁語臨。」

「我已親身至此,你有什麼想問的,都可以問我。當然,別問我你接下來該怎麼做。你該怎麼做,那是你們這一代人的選擇。萬年之前,我其實有能力替你們做出選擇。但我知道,不管我怎麼選,都不如由你們這些後世之人,自己來為自己的未來做選擇,更有道理。」

衛易再次點了點頭。此刻面對這位開闢了整個修真界歷史的男人,衛易真的有很多問題想要詢問。眼前這個男人,就是真正的古史。衛易知道,自己所有的問題,都一定能從男人這裡得到答案。

不過,此刻的衛易,卻又覺得千頭萬緒,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你大概是還沒想好,該怎麼問。既然這樣,那就先由我來說。」

男人此刻竟是直接盤膝而坐,坐在蒼茫的東海之上,然後示意衛易也坐下。兩人對面而坐之後,男人略微思忖了一下,隨即開口道:「我的故事,很長。如果要是寫本小說的話,估計寫個三四百萬字,不成問題。」

「所有的這一切,都開始於上古。準確的來說,是從上古時代,那個封神計劃開始。」

「就從那個早上開始說吧……」

……

妖族的兵鋒,終於還是抵達了麗水之畔,開始直接對歷史防線,發起了猛攻。

滿山遍野,皆是妖族。

十二座前哨巨城,如今只剩下了朝歌城一座,還依然勉強堅守,吸引了大量的妖族,總算是是為身後防線,分攤了很大壓力。至於天玄宗和幾大聖地前來支援的返虛強者們,更是已經竭盡全力,拚死大戰,儘可能的拖住更多的妖族高手。

兵對兵,王對王。返虛對返虛,戰部對戰部。

十一座前哨巨城,以及兩族戰場上密密麻麻的戍堡防線,雖然都已經被妖族碾碎,但陷落的同時,也給妖族造成了難以想象的巨大戰損。如果說,雙方開戰之前,妖族有十成戰力的話,經過連續的大戰之後,如今的妖族,最多還能剩下五成戰力。

至少五成獸潮和妖族戰部,都已經被連番的大戰,消耗的乾乾淨淨。

至於剩下的這一半戰力,就只能由麗水防線去硬抗了。

扛得住,天玄宗就將大獲全勝。扛不住,所有的犧牲,都沒了任何價值。

在人妖兩族戰場的最前線,那座朝歌城內,衛易依然堅守在此。

作為天玄宗的掌門,衛易將一直守在這裡,死戰不退。

至於那條麗水防線,衛易相信,以幾位名將聯手之力,只要朝歌城還存在,他們就絕不可能讓妖族踏過麗水半步。

「剛剛收到消息,曹慈出關了,已躋身純陽。曹慈出關之後,目前已經抵達麗水,協助虎帥進行防守。」

在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衛易只是會心一笑。

距離恆秀和尚給他展現的那副畫面,越來越近了啊?那副畫面,衛易也曾以瞳字訣見到過。

想到時光長河那一頭,自己此刻所經歷的一切,衛易笑容更盛。

「這次,我真的要來一次天下無敵了。」

。「就是林澤動手打的衛軍,我們全都可以作證,陳悠悠,你這是在睜眼說瞎話!」白旭見此趕忙站了出來,一臉冷笑的說道。

「你們都是一夥兒的,難道老師會看不出來?」陳悠悠毫不相讓,直接回瞪起了白旭。

王蒙看著一直護著林澤……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六十二章你就一點也不害怕? 聽到這話,南宮雲煙重新垂下眼帘,掩蓋住眼底一閃而逝的殺機,微微一笑道:「你說如果蘇青陽在科考的時候,被爆出了舞弊,蘇家會怎麼樣?」

「本就是剛剛被赦免,如果再次被爆出舞弊的事,那不論蘇家怎麼運作,再也沒有了東山再起的機會!」紅梅喃喃的說完,寒意瞬間籠罩了全身。

簡直比寒冬臘月沒有禦寒的衣物更讓人絕望!

這是在蘇家人身上通了一刀不算,還在他們肩上壓下一座大山,讓他們只能被壓在山底成為腐朽的白骨。

而相想出這一計的南宮雲煙,才只是一個剛剛及第的少女。

紅梅想象不出,如果真的任南宮雲煙成長下去,將會是怎麼樣一番景象。

想到那場景,紅梅不但沒有絲毫膽怯,反而升起一股興奮之情。

只有跟著這樣的主人,她宋如雲最後才能走到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

「姑娘大才!」紅梅誠摯跪拜了下去,:「奴婢宋如雲從今往後,願追隨在姑娘左右,為姑娘出身入死!」

南宮雲煙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隨上前親手將其攙扶了起來,溫柔的說道:「如雲姑娘言重了,以後恐怕我還要仰仗如雲姑娘。」

「姑娘叫我紅梅就好。」紅梅感動的點了點頭,說道:「從今以後,我就只是姑娘一人的紅梅,再不是什麼宋如雲!」

自此南宮雲煙成功將沈學義派來的人變成自己的人,再沒有後顧之憂。

三日後,南宮玥在撓破了頭皮,頭髮也掉了一半后,終於成功將道德經全都背了下來。

這天早上,緊挨著金玉院的桃源內,響起一陣郎朗的念書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烏拉拉一大串,南宮玥背完,立刻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坐在她對面的上官晏從頭到尾都沒睜過眼。

南宮玥歪頭看著他,轉了轉眼珠。

她小心的將茶杯放在茶几上,手撐在茶几上傾身湊到上官晏眼前,小聲的喊道:「小叔叔,你睡著了嗎?」

說完,她仔細的觀察著上官晏的反應,見他連睫毛都沒動一下,頓時膽子大了起來。

她壞笑著伸出手,朝著上官晏的臉戳去,嘴裡還碎碎念著:「哼哼,讓你讓我背書,我戳死……」

「唰。」

其實根本沒有任何聲音,可在南宮玥的心中,上官晏這眼睜的跟驚濤駭浪沒什麼區別。

她全身僵硬的跟他四目相對,空氣在這一瞬間也像是被按下了暫停。

人生最尷尬的什麼?

莫過於被人當場揭短,或者被人指著鼻子說丑,再就是她現在的處境。

說人壞話,卻被當事人聽見!

「呵呵。」南宮玥僵硬著直起身體,乾笑著說道:「小叔叔你睡的可好?」

「你要戳死我?」上官晏卻一點情面也沒給她留,直接冷聲質問。

「……其實你聽錯了,我說的是……是叫醒你!」臉上的僵硬,讓南宮玥差點笑失敗。

上官晏看著眼前這張,要哭不是哭,要笑不是笑,表情扭曲的臉,心裡早就笑的不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