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逃到衛生間,但人還沒跑過去,就被他滾燙如烙鐵的大手扣住了手腕。

她想逃到衛生間,但人還沒跑過去,就被他滾燙如烙鐵的大手扣住了手腕。

而下一秒,她直接被扔在床上,即便床再柔軟也被摔得七葷八素。

她還沒反應過來呢,龐大滾燙的身軀壓了過來。

她的嘴巴立刻被堵著。

封晏大腦只有一個指令。

佔有她!

「唔……」

她嘴巴艱難的發出聲音。

小手死死地抵在他的胸口,想要推開他,但是兩人力量懸殊,一點用都沒有。

嘶啦一聲。

她的睡衣應聲而碎。

她嚇得雙手死死地護住肚子。

她平躺著,小腹塌陷下去,看著除了微微胖一點,根本看不出懷孕的痕迹。

可是她還是很擔心,怕他察覺什麼。

他鬆開了她的唇瓣,輾轉來到她的耳邊、脖子、鎖骨……

這個情形她遇見過。

第一次……就是這樣開始的。

他失去了全部的理智,如同猛獸。

「不要……封晏,你冷靜點!」

她急急的呼喊著。

她擔心孩子!

她受得了,孩子怎麼受得了?

所以……不可以!

「時清靈……你想想時清靈,他是你深愛的女人!」

她趕緊搬出時清靈,但是一點用都沒有,絲毫沒有喚醒他的理智。

他現在正在解除自己身上的束縛。

鎖頭咔擦一聲,狠狠敲打在她的心頭。

不……不要!

。 第二天的早上,段方山正要動身去顏府,門外傳來敲門聲,原來是顏忠來通知他,因顏小姐受了驚嚇,要休息一段時間,所以段方山也不用去了,他的任務也算完結了,稍後顏忠會去武介所消除任務,並且對段方山的任務完成情況予以評價。送走了顏忠之後,段方山也打算去武介所看看還有什麼任務,吉祥阻止了他

「大個子、今天別去武介所了,我給你安排下今天的行程」

「說說看」

「下午去繼續尋找楊秀兒」

「上午呢?」

「逛街」

「逛街?」

「對、東城有條街道特別繁華,買賣店鋪很多,而且我發現居然有專門售賣武者用具的店鋪,這可是在長慶城沒發現的新鮮事」

「確實新鮮,那就去看看吧」知道吉祥喜歡熱鬧,段方山也不好掃了它的興頭「走吧」

「等等」吉祥叫住了他「就這麼去啊」段方山疑惑的看着吉祥

「你得帶些錢啊」

「我身上有錢」段方山摸了摸懷裏的幾百文錢

「那點錢還叫錢?帶些銀子」

「帶多少?」

「三十七兩五錢」

「不行」段方山搖頭道「不能把這次的賞錢都花了」

「那就帶三十兩」

「不行」

「十九兩」

段方山搖頭

「嘿、我說大個子、我讓你帶錢也是給你花,我又不用花錢」

一番討價還價之後,段方山揣著十五兩銀子,和吉祥走出了家門。

東新大街是東城乃至炎慶城最繁華的地方,城中大大小小的商戶在此處都有門面,儘管天寒地凍,街上依然熙熙攘攘、人流不絕、兩側的店鋪一間連着一間,吃穿用等商品一應俱全,段方山甚至還看到了顏家的皮貨店,不時有兩人一組的巡按衛巡邏走過,一向喜歡清靜並且謹慎的段方山不喜歡這樣的地方,人和人之間的距離太近了,讓他感到緊張,就在他實在受不了想要離開時,肩上的吉祥湊到段方山耳邊小聲的說道

「到了、就是這裏」吉祥說着看向前方不遠處的一家店鋪,段方山順着它的視線看去,好排場的店面,上下兩層,比尋常的店鋪門面寬了一倍,六連扇的大門只開了兩扇,厚厚的棉門簾擋着,看不見裏面的情景,一層的上方懸掛着一塊寬有四尺的牌匾–敬武閣,

「這就是專賣武者用品的商鋪,我進去看過,東西可全了」吉祥介紹道

「以後別瞎跑、小心被別人抓到」段方山警告吉祥

「切、他們才不會想抓我呢」

聽了吉祥說的話,段方山心中一動,不過此處人多不方便和吉祥多說,挑開門簾,段方山進到店鋪之中,一股熱氣撲面而來,頓時讓人舒服了許多,店鋪中間是個一人高的黃銅炭爐,散發着陣陣熱浪,使屋內溫暖如春,兩側各有一溜半圓形的櫃枱,連接通向二樓的樓梯,櫃枱及牆上陳列的物品有一些段方山連見都沒見過。

「這位少俠,可是要買些什麼東西嗎?小店貨色齊全,武者需要用到的東西我們這裏雖不能說應有盡有,卻也能滿足大部分武者的需要了」一個笑容可掬的夥計走了過來,拱手說道

少俠這個稱呼把段方山喊楞了,在吉祥低不可聞的提醒下,才意識到夥計是和自己說話

「這…我….」段方山是被吉祥逼來的,根本不知道要買什麼,一時間不知怎麼說好

「看來少俠還沒想好買什麼,沒關係、小的帶您轉一轉,碰到想買的您跟我說就行,價格絕對實惠」說着、夥計將段方山引到最左邊的櫃枱「這裏是藥品櫃枱,各種武者用藥一應俱全,內傷葯、外傷葯、繃帶、斷骨固定板、促進修鍊的藥劑、解毒劑、避瘴劑、安神劑等等」

「安神?」

「對、喝下之後有促進睡眠之效,少俠應該知道,武者經常因為修鍊速度緩慢等原因,產生焦慮導致無法安眠,此葯正是治療這些癥狀的,只要喝下此葯,二十息內、人必倒、最主要的是此葯無色且味道清淡,不會讓您有喝葯的感覺」

「蒙汗藥!」段方山吃驚的低語道

「少俠慎言」夥計正色道「本店是合法經營的正規店鋪,絕不會售賣違禁藥品」

「喝下此葯后,會睡多長時間?」

「兩個時辰、而且睡着之後雷打不醒,您買了此葯,不論是給自己用還是給別人用,都會有您需要的效果」

「我不需要這東西」段方山搖搖頭

「那好、少俠請看看這裏」夥計帶着段方山向前走去「這裏賣的都是武者闖蕩江湖需要的小物件,有飛爪、專門撥門杠的小刀,震懾看家犬的虎骨囊、隔窗吹葯的吹管、八寸短弩、還有…」

「不需要」段方山斬釘截鐵的搖頭道,難道自己這麼像飛賊或者採花賊嗎?

「還有這些護具,皮護腕、護腿、絲麻腰帶、用料講究、做工上乘、是很多武者的喜愛之物,如果少俠闖蕩江湖之時想探險尋寶,小的給您推薦一些常用的小物件」說着夥計指著櫃枱上的一些皮包說道「武者在外行走難免夜宿山間林地,這些調料包、水袋、錢袋、都是皮製的,結實防潮,不易灑漏,還有火摺子、火鐮、火把、別看這些這些小東西不起眼,但是製作精良,絕非普通百姓用的那些能比的,尤其是這火把,長僅一尺卻能燃燒半個時辰,是探詢古洞古迹的必備之物」

夥計說完看段方山沒有買的意思,也不著惱,依舊保持笑容道「我看少俠是北地人士,還沒去過南方吧」

「你如何知道的?」段方山問道

「看少俠的武器就知道了,你的這桿..這桿..」

「槍」段方山提示到

「對、是槍、您的這桿槍沒有槍套,在加上少俠如此年輕,所以小的推測您還沒去過南方」

「槍套?是何物?」

夥計拿起一條縫有背帶的布套說道「這就是槍套,可將長槍放於套內」

「為何要這麼麻煩,拿在手裏不好嗎?」段方山不解的問道

「少俠有所不知,咱們北地官府對於武者的限制不多,武器可以隨意攜帶,但是出了炎慶府地界再向南,地方官府對於武者管制就嚴多了,在城市和一些大的鎮子裏,武者攜帶的武器必須有所遮掩,比如刀劍要入鞘,槍、棍、朴刀等長兵器要有布套裝起來或者用布帶纏繞,就連長鞭、繩鏢、等軟兵刃也要有專門的布袋盛放才行」

「哦、這個多少錢?」段方山點頭問道,自己既然答應吉祥,帶它去熱鬧的地方,那麼南方肯定是要去的,那麼買個槍套是很有必要的

「二兩銀子」

「一個布套要二兩銀子?」

「縫製此槍套的裁縫師傅是百業學院畢業並經學院認證的二級裁縫,手藝精湛,您看看這針腳、密實、筆直、這手藝您在一般的裁縫店是看不到的,還有槍套底部襯有鐵片,以防槍尖刺出,兩側易磨損處都縫著羊皮,所以說、此套二兩銀子一點都不貴」夥計解釋道

「好吧、這個槍套我要了、哪裏交錢?」

「少俠別急、東西我先替您拿着,您再看看其他的物品可有需要買的,到時一併結賬,少俠、這邊請」

來到右面的櫃枱,夥計繼續介紹「這裏擺的都是武者的服飾,快靴、武者服、披風、硬皮腰帶、髮帶、等物」

「買衣服和鞋」段方山耳邊傳來吉祥的聲音,段方山點點頭「武者服和快靴多少錢?」

「不知少俠想要買哪一檔的?」

「要最便宜的」段方山對自己身上的銀子有點擔心

「快靴和衣服算一套,一套十六兩」段方山聽了心中一緊

「買兩套」吉祥的聲音再次傳來,段方山的心裏再次一緊,扭頭看看吉祥,只見吉祥的目光極為的堅定,只得點點頭道「我買兩套」

夥計眼睛一亮,自己費了半天口舌,總算有了收穫「您買兩套,我做主給您優惠價,一套十五兩,兩套合三十兩,您看還要些別的嗎?」

段方山趕緊搖搖頭

「那好、您買的東西一共三十二兩銀子,少俠請這邊付賬」

「這個…」段方山猶豫的說道「我身上的錢不夠,你看..」

「沒關係、您可以先交定金,回頭取貨之時補齊餘款即可,另外本店提供送貨上門,同時收取餘款,不過要加收一百文的送貨費」

「不知定金需要多少?」

「如果您手頭方便的話,先付十兩定金吧」

。 只聽司徒海道:「媽,你想多了,你剛才那樣說她,小姑娘多少有點不高興。」

「但願是這樣吧!不然你就是領了頭狼回家!」

慕夏站在門口聽著兩人的對話,心裡暗暗吃驚。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愚昧的老太太,觀察人居然這麼仔細,幾乎都要看破她了。

看來她得加倍小心才行了!

慕夏拿緊了手裡的菜籃子,沒有進去拿工具,直接來到司徒老太太說的那畝地前。

菜地並不大,其實連一畝都不到,但裡面種的蔬菜卻是種類齊全。

慕夏想了想,決定還是做頓餃子。

她摘了幾樣蔬菜,提著菜籃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慕夏又看到了那個叫豆子的小男孩。

她停下腳步招呼小男孩過來。

豆子遲疑了下,骨碌碌地看著她,卻沒有往外移動。

慕夏只好提著菜籃過去,在豆子面前蹲下,問:「你叫豆子是嗎?」

豆子點點頭,怯怯地問:「你叫什麼?」

「我叫……杉杉。你叫我杉杉姐姐吧。」

豆子搖搖頭:「我只有一個姐姐,你不是我姐姐。」

慕夏一挑眉,笑道:「你這小屁孩,看來跟你姐姐關係很好啊。你姐姐叫什麼名字?多大了?還在讀書嗎?」

豆子再次搖頭:「她已經死了。」

慕夏一愣,問:「怎麼會……?」

豆子低垂下腦袋,道:「去年姐姐發高燒,家裡沒錢治,只能去山裡挖草藥。到第二天的時候,姐姐已經沒了。爸爸說,姐姐只是去了不用受苦的好地方。我也想去好地方,但我害怕……」

慕夏聽了,心裡異常難受又吃驚。

要不是司徒海和司徒老太太的剋扣,這一行是很賺錢的,不至於連給孩子治病的錢都付不起。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