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鬍子亨利此刻已經動了殺心,想一不做二不休,把江山給殺了。

然後把所有罪名都推到江山頭上去,至於合同的事,後續再想辦法把水攪渾。

但開槍之前,他還是按照江山說的,拉開窗帘,往窗外看了看。

窗外的馬路上,人來人往,車子也如往常一般,忙碌且有序的行駛着。

但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勁。

只見路上行駛着的幾十輛車子,一直都是在圍繞着他所在的大樓轉圈。

無形中,已經包圍了整棟大樓。

很顯然,這些都是江山安排的人手。

「一個小時之內,你要是不放了我的話,他們就會殺進來!」

「一個活口都不留!」

江山淡淡的說道。

這也是他為什麼被抓捕的時候,沒有絲毫的反抗,全程都很配合。

因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膽敢襲擊辦公大樓,這可是重罪!」

大鬍子亨利正色道。

但很顯然,他心裏已經開始后怕了。

根據今天的資料顯示,昨天晚上搞突然襲擊的那些蒙面人,手裏可都是有熱武器的。

專家保守預估,人數沒有一萬,也有八千。

這等力量,要攻入辦公大樓,簡直不要太簡單。

「重罪與否我可不管,我只知道一件事,今天我要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都得給我陪葬!」

「當然,決策權在你!」

大鬍子亨利的額頭上,此刻已經冒起了冷汗。

他們一直把江山當成肥羊,但萬沒想到的是,這隻肥羊底下,是一頭有勇有謀的猛虎。

「我會放了你的!」

思索片刻之後,大鬍子亨利妥協了,將左輪手槍收了起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肯定在想,暫時先穩住我,然後調集力量,將我一舉殲滅。」

「等我一死,你就可以渾水摸魚,把事情搞亂,然後一切不了了之,對吧?」

聽到江山所說,大鬍子亨利後背一涼。

他確實是這麼想的。

先放了江山,然後給江山按罪名,這樣一來,他們就師出有名,不僅可以光明正大的除掉江山,還可以趁機把事情攪亂,一切不了了之。

可惜,這一切都被江山洞察到了。

「我要是猜的沒錯,這會兒,香江的事情應該在國際上傳播開了,發酵的也應該差不多了。」

江山看了一下掛在牆上的時鐘,饒有深意的說道。

大鬍子亨利很快意識到了什麼。

正在這時,他辦公室的電話,急促的響了起來。

是總督打來的電話。

英吉利方面也嚴正表態,讓大鬍子亨利等上層階級,儘快把事情處理好。

如果再有風波發生的話,將把他們所有人都送上絞架。

大鬍子亨利等香江的上層階級,此刻被夾在了中間,稍有差池,他們的腦袋不保。

而很顯然,後續會不會再出事,不是他們說了算,而是江山說了算。

他們享受了權勢的紅利,此刻也被權勢所裹挾。

現在,已是身不由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歡迎來到——天塹區——】

中心傳送樞紐的女體聲音每一次都那麼讓人厭煩。

莉莉婭看了一眼周圍的一切,天塹區迎接新來者的方式極為獨特,在狐臉小丑的畫像面前,擁有着另外一個用骨頭雕鑄的【你會死在這裏!】

還有這裏確實隨意丟棄著已經被廢棄的除了光載核心以外的任何器械。

如果這裏有足夠多的手腕,也就意味着有足夠多的人死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呵呵哈~又~又一個~」

蒼老而猥瑣的聲音傳來,莉莉婭平靜而漠然的尋聲過去,一個滿頭白髮的乞丐似笑非笑的咬着金屬的齒條,笑呵呵的看着莉莉婭。

他瘋癲的看着莉莉婭,笑聲猥瑣而狂躁。

「呵呵哈~又~又來了一個~」

莉莉婭緊繃的右手光槍平靜的抬起來,直指著瘋癲的乞丐,乞丐瞬間爆炸了一般瘋狂的低下頭去,像是挖著土塊的土撥鼠用力的往鋼鐵的廢墟下猛鑽,慌張中還念念有詞。

「別殺我別殺我!我什麼都招!我什麼都招!」

他的瘋癲讓人措手不及,他用力的挖著鋼鐵的廢墟想要把自己深埋下去,用力的拿頭鑽着地面。

「我什麼都招!我什麼都會招的!」

瘋癲的人便也做着瘋癲的事情,忽然的一瞬間他又恢復了正常,用手扶著額頭,像是猴子探月一樣從廢鐵層堆里探出頭來,莉莉婭卻也早就遠去。

他便又呵呵的猥瑣笑了起來。

「呵呵哈~又一個~又一個~」

莉莉婭的背影被五光十色的污濁之光照射,那些不知道從哪裏丟棄過來到天塹區的酒館燈光和紅燈區污穢的物件把這裏的其他道路無形中的填滿堵塞,只剩下唯一一條同樣天塹區的道路。

這條充滿機械使用的鐵鏽香油味和人類放蕩性行為釋放出來的惡臭垃圾。說實話,在2086年的未來,在什麼都可以販賣的明天,從來不缺少惡貫滿盈的大人物。

只是他們舒適的躺在榮光區的高樓大廈里,再也不會管天塹區低賤生命的死活。

有細碎的老鼠聲,還有報廢的光載核心滋啦滋啦響的火花聲,更有燈紅酒綠處瘋狂的炸響。

莉莉婭自是無話,快速而警惕的走在天塹區唯一的通道內,即使惡臭橫行,也是天塹區唯一的令人作嘔的特色,還有各式各樣報廢與遺棄的光在核心物件,乃至是這裏的人類,也是高層們拋棄的蟲豸。

「ju——yu——」一聲巨大的口哨聲帶着轟鳴的遊騎兵鐵騎摩托的轟鳴,他們在一瞬之間從道路的四方埋伏過來,從報廢的器械高山上一衝而下。

「蕪湖~新人~」一個穿着黑色皮衣與馬甲的遊騎兵鐵騎摩托領頭者又響亮的用沙啞的聲音吶喊!

「這下有的玩啦!」

他們穿着黑色的皮衣,相當於黑色的鎧甲著身,再是帶着血跡的鐵鏈在他們的手上揮動,鉚釘,尖刀,鐵靴,轟鳴的遊騎兵鐵騎,正是這裏名為【暴力鐵鍬團】的標配。

還有,他們可怕的煙嗓,與任何時候都走在時髦前沿的陰陽頭,都將暴力鐵鍬團彰顯的無與倫比。

不過,也因為他們都隨身帶着可怕的殺人鐵鍬而臭名昭著。

莉莉婭走路帶風,儘管被逼停,也任由黑袍在風與雜亂的空氣中搖曳。

她白色的長發從黑袍中飄出來,像是一抹雪,染盡了如血的殘陽。

人工太陽好像照不到這裏,這裏也就永遠的暗無天日。

「喂!」

那個領頭的將遊騎兵鐵騎用力的抬起,在飛馳中,以極為暴躁的方式懟在平靜的莉莉婭面前,高抬着改裝成骷髏頭模樣的龍頭,以噴射著黑煙的煙管直對着莉莉婭的臉。

黑色污濁的煙帶着滾燙的熱浪撲面而來,莉莉婭以左手環臂的方式將煙霧擋住,緊扣著光槍的扳機,獨露出凌厲的左瞳眸與朱紅的右眼,將防禦姿態做到了極致。

既然她已經走到了這裏,一定想過會有如此的局面。

「聽話!小寶貝!我會好好對待你的!哈哈哈hia——哈哈哈hia——嘶溜~」

領頭的人放下龍頭,那巨大的遊騎兵鐵騎磅噹落地,瞬間砸起磅礴的灰塵,莉莉婭只能退後一步,卻發現只能後退一步,因為包圍過來的暴力鐵鍬團的鐵騎們已經將她圍攏。

她咬牙輕嘖了一聲,清秀的眉目緊鎖,左手披掛的黑袍也快速的放下。

吸著口水和舌頭的領頭者嘭的一下下了車,踢了一腳遊騎兵鐵騎的掛檔,像是一個瘋子一樣對着莉莉婭投來猥瑣又讓人作嘔的垂涎目光。

「哦~嗅嗅~我多久沒有見過這麼香的女人了~」

領頭者猛然的吸著鼻子。

裝模作樣的以極為輕柔的樣子拿捏著一絲莉莉婭柔順的白髮。

「嗅嗅~嗯~啊~多麼美妙~多麼美妙的~女人香~」

他也是,一個瘋子。

天塹區,就是在世人腦海里揮之不去的瘋子區。

要問為什麼,因為他們為非作歹,惡貫滿盈,男盜女娼,失去了律法太久的2086年,早就是人類文明的絕望世代。

他又醜惡的撇著嘴怒氣橫生的啐道:「比【巴里坤區】的那些潑婦們香了可不止幾倍,那些爛卵,完全沒有你~哦~高貴的女士~」

領頭者輕柔的拿捏住莉莉婭被風吹起的白髮絲,想要更進一步的觸摸到莉莉婭的肩膀,還有黑袍之下,莉莉婭的任何一處身體。

「啊~真是太甜美了~太甜美了~嗅嗅~」

領頭者狂妄的昂着頭,就好像身為來者的莉莉婭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他那雙機械手臂明顯更為強韌,在搶掠到更多高端器材后拼湊出來的機械手臂自然是強韌的。

當他的手想要觸摸到莉莉婭的時候,一個紅色的狙擊點瞬間移動到了他的額頭。

這也正是莉莉婭可以如此明目張膽只身前往天塹區的根本。

「哇哇哇~好好好~」

暴力鐵鍬團的領頭者也瞬間察覺到了頭頂危險的信號,像是無事發生一樣憋著壞笑,拍著巨大的手掌笑着退後。

「真是~最美麗的最危險~」

他一下跨上遊騎兵鐵騎,迅速的使了眼色,轉頭過去,快速的哼聲。

「也是最迷人的~」

他回頭看了一眼莉莉婭,向莉莉婭甩了一下暴力鐵鍬團的手勢,大聲的呼喊,又迅速開着轟鳴的鐵騎飛馳而去。

「我們還會見面的!冰山美人~哈哈哈哈——」

從始至終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的莉莉婭鬆開了光槍的扳機,

她也沒有松下憋著的那口怒氣,看着獨留下被摩托車碾壓形成的廢墟。

但是,就像是暴力鐵鍬團從未來過一樣,因為這裏一如既往,都是蟲豸的歸途。

莉莉婭·尼曼,帶着初代光載核心創造者【傑克·尼曼】的終極祝福,尋找,孤獨的歸宿。

那或許是未來,又或許是,另一個紀元的歸途。。走了大約一里路,前方開始出現岔道。

虞主科俯下身去,從兩條道各撿起一些石塊,仔細比對。

「這邊的石子更加濕滑圓潤,應該是很早以前的坑道,咱們走那邊。」

兩人繼續前行,漸漸岔道越來越多,每次虞主科都如法炮製,進行辨認。

如此又不知走了多遠,再一次出現一處岔道。

《我的外掛是株仙草》第十六章分道揚鑣。 溫苒這才知道,宮中奴婢有主子的,承主子厚愛可與主子同住,而其他則是居住於南閣。

宮中沒有封妃,賜宅的,居於北閣。

聽君烈所言,溫苒無法想像他有多荒唐,把人當工具,用時挑個順眼的,不用時就放着,今晚睡了人家,早上褲子一提就忘了。

這些女人最慘的是,一輩子要困在深宮,有些甚至從未享受過雨露。

來到北閣的大門,恢宏的「北閣」兩個大字,有氣吞山河之勢,溫苒看着都忘了神。

「這是父皇提筆,因為朝堂百口,他無法封心愛的女子為妃,便題字北閣,從此再也未寵幸他人。」君烈說道。

「到我上位,面對如花美眷實在不好推辭,北閣空着還不如用來養她們,偶爾給我解解悶。」

溫苒看向他,鄙夷道:「你不如你父皇半點。」

君烈立刻咧開嘴,笑道:「父皇壯舉,豈是我能比的。」

溫苒一聽,喲呵~還挺會誤解我的意思啊。

侍衛走在前面通報,二人進入北閣,便看到無數女子打扮俏麗,早早的站在了偌大的院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