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家都一直認為凌安和最後一個選手會赤手空拳的格鬥。。 不,她不想死!

閉目拋開一切雜念,嘗試著將神識融入無名法則,這是她目前所掌握的,唯一可能能抗衡空間法則的手段了。

在神識的感知中中,光影一陣變換,面前出現一團團瑰麗的法則線,對比她這條細弱飄忽的法則線,這些法則線粗壯而混亂。

無名法則這團亂麻中毫不起眼,可又不能忽視,因為只有她是筆直向前的,這些凌亂的法則團似是被細弱的無名法則串起,但她知道,她是在夾縫中尋找出路。

只是她闖入得太過倉促,沒有準備之下,神識迎面撞入一團法則之中。

然後,她腦中一痛,這一縷神識被法則消磨。

她既驚又喜,驚的是法則之力太弱,會被空間法則吞噬,喜的是,無名法則有用!

只要能順利穿過這些法則亂麻,她一定能出去。

她將這個發現與琉璃一說,琉璃暗淡的小臉頓時亮起,攥了攥拳,道:「主人儘管嘗試,琉璃回儘力輔助。」

他明白,主人試了可能有活命的機會,不試就只能死,趁他還有能力的時候,在主人碰撞上空間法則時,他或許還能出一份力,可若等到琉璃塔崩潰,主人連出錯的機會都沒有了。

處境這般危急,白瑧與他說,自是給琉璃提醒,讓他待會而別掉隊,說完,她也不廢話,整個人便進入法則之中。

這一次她萬般小心,有之前在長生界中融身法則的經驗,她已經能計算好使用法則之力的多寡,也能控制住她自己的前進的方向。

她心無旁騖,凝神全力沖向那些法則團,只有一個念頭,尋找到法則團的間隙,平安通過,一個,兩個,三個……

她像一個流水線上的操作工,絲毫不敢放鬆,重複著相同的操作,找路,通過,找路,通過。

過程並不枯燥,相反很刺激,如一個不容失敗的通關遊戲,小命與她的操作水平息息相關。

丹田中,琉璃拳頭緊握,全部心神都用來警戒,主人融身法則時,他察覺不到外面的情況,唯一能感知到的,就是主人的法體狀況,他時刻準備著,只要主人的法體出現一絲傷口,他便出手。

空間中,銀色小人小胖手握於胸前,暗道不愧是她,就算沒有空間法則,也能尋出一條路來。

小蓮花看了看自家主人,又看了看外面險惡的環境,蓮花縮了縮,它只是想讓主人幫忙,就被無情的主人薅了兩成花蕊,只能默默為白瑧加油。

順利穿過幾團法則,再次瞄到一條出路,就在白瑧以為她會一路順利時,幸運之神再次拋棄了她,還算穩定的法則團突然亂竄起來,神識球高速轉起,竭盡全力,才躲開五面撞來的法則團,不等她鬆口氣,法則線一顫,她的身體被拋進虛空之中,原來是一個法則團突然從後面襲來。

這一瞬間,銀色的斑駁塔影將她罩住,似是有一陣風刮過,這陣風削掉琉璃塔一個角,轉眼塔身又多了一處切口。

琉璃當場重傷,他強撐著防禦,「是空間亂流,主人小心!」

白瑧也是一陣氣血翻湧,可她絲毫不敢遲疑,時間就是生命,哪怕只停留一息,琉璃塔身上怕是再要多幾道切口。

她帶著一身冷汗,再次融身法則之中,這次比之前的環境糟糕許多,法則團似是格外活躍,那一絲通關的成就感蕩然無存,只剩下凝重。

只這一次,琉璃就差點變成紙片人,再來一次,他剛凝聚的靈體怕是要廢……

等白瑧再次被拋出法則時,琉璃塔身上又被切出兩道口子,她似乎能從縫隙中看到黑漆的空間。

可怕死的她,說不出讓琉璃休息的話,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去,琉璃能堅持越久,對她越有利。

是她連累了琉璃!

青穹城廣場之上,一道道光華憑空出現,

琉璃察覺到熟悉的氣息,母樹,擺正法則順著匯入母樹白瑧也是一陣氣血翻湧,可她絲毫不敢遲疑,時間就是生命,哪怕只停留一息,琉璃塔身上怕是再要多幾道切口。

她帶著一身冷汗,再次融身法則之中,這次比之前的環境糟糕許多,法則團似是格外活躍,那一絲通關的成就感蕩然無存,只剩下凝重。

只這一次,琉璃就差點變成紙片人,再來一次,他剛凝聚的靈體怕是要廢……

等白瑧再次被拋出法則時,琉璃塔身上又被切出兩道口子,她似乎能從縫隙中看到黑漆的空間。

可怕死的她,說不出讓琉璃休息的話,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去,琉璃能堅持越久,對她越有利。

是她連累了琉璃!

青穹城廣場之上,一道道光華憑空出現,

琉璃察覺到熟悉的氣息,母樹,擺正法則順著匯入母樹白瑧也是一陣氣血翻湧,可她絲毫不敢遲疑,時間就是生命,哪怕只停留一息,琉璃塔身上怕是再要多幾道切口。

她帶著一身冷汗,再次融身法則之中,這次比之前的環境糟糕許多,法則團似是格外活躍,那一絲通關的成就感蕩然無存,只剩下凝重。

只這一次,琉璃就差點變成紙片人,再來一次,他剛凝聚的靈體怕是要廢……

等白瑧再次被拋出法則時,琉璃塔身上又被切出兩道口子,她似乎能從縫隙中看到黑漆的空間。

可怕死的她,說不出讓琉璃休息的話,她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出去,琉璃能堅持越久,對她越有利。

是她連累了琉璃!

青穹城廣場之上,一道道光華憑空出現,

琉璃察覺到熟悉的氣息,母樹,擺正法則順著匯入母樹白瑧也是一陣氣血翻湧,可她絲毫不敢遲疑,時間就是生命,哪怕只停留一息,琉璃塔身上怕是再要多幾道切口。

她帶著一身冷汗,再次融身法則之中,這次比之前的環境糟糕許多,法則團似是格外活躍,那一絲通關的成就感蕩然無存,只剩下凝重。

只這一次,琉璃就差點變成紙片人,再來一次,他剛凝聚的靈體怕是要廢……

等白瑧再次被拋出法則時,

。 而女學生們看到這一幕,也都激動得眼眶濕潤了。

“嗚嗚,好感動啊,沒想到大熊貓萌萌還會做這麼帥氣的事。”

“我覺得他好有安全感,有它在真好!”

“嗚嗚,我也要有這樣的大熊貓抱抱!”

“啊,好羨慕這位小姐姐啊啊!”

“好想要抱抱!”

“…………”

此時,操場上的女學生們都圍着楚清月嘰嘰喳喳的吵鬧着。

看到這些,李海峰和陸遠兩人一臉獃滯

不過他們兩個很快就恢復了常色。

剛才驚心動魄的一幕,着實把大家嚇了一跳,沒想到關鍵時刻還是萌萌給力啊!

那些老師們看到楚清月的舉動,他們也忍不住一陣感嘆和震撼!

沒想到這大熊貓竟然如此厲害!

這熊貓簡直就是神獸啊!

“咳咳,咳咳咳!”

突然一道咳嗽聲響起。

聽到咳嗽聲,現場安靜下來,所有人望着趕來的李海峰等人。

這時,李海峰朝着大家道:「三樓的欄桿壞了,這次多謝大熊貓萌萌出手相救,此次事故校方脫不開關係,所以我決定三樓的學生放假一天,直到欄桿修好再來上學。」

話音剛落,一陣歡呼聲響起,放假對於學生們而言簡直大大的福利。

歡呼過後,李海峰又道:「下面給大家隆重介紹一下我們的新同學!」

此話一出,所有人好奇的望着李海峰。

新同學?

還隆重介紹?

到底是誰?

這時,李海峰往前一步,清了清嗓子道:「我們的新同學就是大熊貓萌萌!」

「什麼?萌萌竟然來上學?那豈不是以後它就是我們的同學?」

「啊啊啊,我沒聽錯吧,萌萌竟然來上學了!」

「卧槽,我的天啊,大熊貓萌萌竟然來我們學校上學,牛啊牛啊!好期待啊!」

「沃日,那萌萌會被分到哪個班級?真希望和它一個班級,最好還是同桌,這樣我就每天可以摸它,哈哈!」

一群學生議論紛紛,討論著哪個幸運兒會和萌萌分在同一個班級。

在一片歡呼聲中,李海峰瞅了瞅楚清月懷裏的女孩道:”劉曉霜同學,以後,你就和萌萌同班同桌吧,記住大熊貓是我們的朋友,所以,以後要對它好哦!」

劉曉霜聞言有些嬌羞,隨後她抓緊楚清月的胸膛點了點頭:”嗯嗯,李校長我會好好照顧萌萌的!”

“嗯嗯,很好。”李海峰笑道:”那好,劉曉霜同學現在請你和萌萌一塊回你的班級坐吧!”李海峰之所以選劉曉霜也是因為楚清月救了她,一人一熊間已經產生了感情,劉曉霜為了報答救命之恩也會好好對待萌萌的,還有一點就是劉曉霜不是三樓的學生,她是一樓大一一班的,剛剛為了看大熊貓才跑到更高的三樓眺望。

所以說,這樣一舉兩得的辦法真是棒極了,這樣一來,李海峰就不用擔心萌萌沒人照顧。

聽到李海峰的話后,劉曉霜點頭。

隨後,她嬌羞的從楚清月懷裏下來,對楚清月面色一紅道:「萌萌,多謝你救了我,我帶你去教室吧。」

一路上,劉曉霜都非常激動和高興。

楚清月看到劉曉霜的表情,嘴角微抽了抽,有必要臉紅嗎?

這麼激動,這麼臉紅,難道她是本帝的腦殘粉?

還是說她喜歡上了本帝?

不行,不能讓她喜歡上本帝,本帝心裏已經有人了!

“萌萌?”

突然,一道疑惑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個戴着黑框眼鏡穿着白襯衣的男生走了過來。

楚清月納悶的望着他,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結果下一秒,這位男生突然抱住楚清月的大腿哭天喊地道:

「萌萌,我好喜歡你,讓我抱一抱,了卻我的心愿吧!」

豈有此理,這才是腦殘粉!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向本帝伸出咸豬手,找死不成?

楚清月熊臉一怒,她正要發火,下意識掃視四周,看到那些女學生,還有一個個漂亮女生都朝她投向火辣辣的眼神興奮的喊著求抱抱,她一愣,隨後一臉黑線!

尼瑪!

楚清月有些懵,一臉懵逼的望着這些學生,她感覺自己像進了狼窩一樣,心裏暗忖道:”不是吧!難道她們都是本帝的腦殘粉?”

這時,李海峰走上前,瞪眼道:”喂,趙向南同學,你這樣抱着我們的新任新同學,你想幹嘛?快放開萌萌!”

“我喜歡它啊,怎麼不行!”男生抬頭,一臉憤恨的道:

“我喜歡了它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照片,喜歡它的一切。所以,它以後就是我女朋友了!”

“噗……”

聽到這句話,現場瞬間傳來一陣噴飯聲。

“噗!”

“噗……”

“……”

所有學生都笑噴了!

這趙向南還真敢說啊,竟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向一隻大熊貓表白。

楚清月也是一臉古怪的望着趙向南,狗日的,本帝現在是一隻大熊貓,你腦殼有包嗎?竟然向我表白,還成了你的女朋友?

“趙向南,你腦袋有病吧!”就在這時,一個身高一米八的帥氣男生指著趙向南氣急敗壞的罵道:”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呢?你,你,你簡直不要臉,你竟然想要搶我的萌萌?”

“我搶你的萌萌,你要點臉行不,萌萌明明就是我的,你看我抱它它多喜歡……”趙向南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還有些鄙夷。

“趙向南,你腦子有坑吧,我告訴你,萌萌是我們一班的,它的一切歸屬權在於我們一班,你這種行為根本就是挑釁,我作為一班班長,是絕對不會允許你這樣做的!”這時,一米八帥哥指著趙向南,氣沖沖的說道。

原來這個一米八帥哥叫陳聰,是一班的班長,也正是楚清月這個班級的班長。

這時,在他們吵架時,楚清月黑著臉。

突然。

阿達!

猛的伸出一拳,將抱大腿的趙向南揍成了熊貓眼,身體還往後倒了好幾步。

楚清月冷哼一聲,活該!

然而她以為趙向南會老老實實時,令她更懵逼的一幕出現了。 這一閉關便是二十載,出關之後,秦楓引來雷劫,沒有催發靈體,僅憑肉體迎接,沐浴在雷海之中。

他在煉化肉身,準備將肉體之力突破到二品仙獸之境。

一道道雷劫落在他的身軀之上,發出陣陣轟鳴,宛如打鐵一般。

秦楓的肉體之力本就強悍,又有春靈體提供生命力,性命無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