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嗤嗤。

嗤嗤。

劍氣如電,瘋狂切割。

所過之處,血霧瀰漫,人影被一分為二。

場面殘忍至極,不可描述。

約莫過去一炷香時間。

傲劍城內。

殺戮已經結束。

七劍府弟子死傷無數,一大部分選擇臣服。

因為他們明白,就算殊死一戰,也根本不可能撼動眼前楚國大軍分毫。

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

與其枉送性命,不如臣服於楚。

識時務者為俊傑。

這一刻。

諸葛亮看着傲劍城,恍如隔世,半月前,他們險些命喪於此。

可楚帝到來片刻,整座城池已經落入楚國手中,真是令他汗顏無比。

一側。

姜尚來到楚帝身邊,「陛下,傲劍城已經落入吾楚手中,劍界再無任何威脅。」

說着。

他頓了頓,繼續道:「陛下,接下來我軍前往何處。」

楚帝道:「就在傲劍城,朕等著巨手的主人前來。」

「子牙,子房,你二人傳令下去,大軍在傲劍城內駐紮。」

接着。

他看向一側古戰,沉聲道:「帶人去查抄天劍府。」

古戰躬身一揖,領命離去。

…………….

混沌王府。

一名白影凌空落下。

疾步向府內走去,少時,他出現在一座宮殿外,「王爺,傲劍城出事了。」

一道雄渾聲傳來,「怎麼了。」

白影道:「楚帝親臨,滅了傲劍城,劍逍遙一干人等,沒能堅持一炷香。」

混沌王道:「一群廢物,本王真是高看他們了。」

白影連忙道:「王爺,並非劍逍遙等人無能,而是楚帝麾下強者實在太恐怖了。」

「今日一戰,只有一名劍修出手,劍逍遙被其一劍秒了,此人劍道造詣,絕對在那日楚國兩名劍修之上。」

聞聲。

宮殿內。

混沌王臉色勃然大變,瞳孔微微一縮,當日西門吹雪和葉孤城的劍道造詣,已經讓他震撼不已。

現在又出現一名超級劍修,看來他對楚帝的了解還是不夠啊。

念及此。

他嘴角突然掀起一抹笑意,給人一種詭譎,陰桀之感。

接着。

他身影一閃,出現在宮殿外,「通知三王和公孫先生,讓他們前往傲劍城,本王去去就回。」

說完。

他身影消失在原地,化為一道精芒直衝雲霄之巔。

…………

無名山。

一座草廬外。

一名中年身影出現,他微微有些駝背,頭髮亦是雜亂不堪,可眉宇間卻散發着睥睨霸道的氣息。

這一刻。

中年男子拿着一把闊劍,正在草廬外劈柴,突然,他昂首朝着虛空看去,一抹異色劃過。

接着。

又繼續開始劈柴。

轉瞬。

一縷人影自九天飄落下來,出現在草廬外,來人正是混沌王。

混沌王看着眼前中年男子,「在下寧天途,拜見劍師大人。」

劍師?

他就是天蒼域六大超級強者之一的劍師?

中年男子抬頭,看了眼混沌王,「來我無名山何事,你難道忘了無名山的規矩?」

混沌王嘴角微微抽動了下,眼中儘是忌憚之色,「在下當然知道無名山的規矩,但此番前來匆忙,還望劍師大人見諒。」

中年男子道:「說一個我不殺你的理由。」

混沌王連忙道:「劍師大人,在傲劍城出現三名超級劍修,他們皆是世所罕見的劍修。」

「其中,一人更是自稱劍神。」

聞聲。

中年男子眸子突然亮了,一縷劍光劃過,手中劈柴的巨劍停了下來,「傲劍城?吾好久好久沒有出去看看了。」

「這一次,吾不殺你,下不為例。」

說完。

中年男子消失不見了。

混沌王轉身,剛欲開口說等等他,一起前往傲劍城,發現劍師身影已經毫無蹤跡。

快。

快。

實在是太快了。

看着劍師消失的方向,混沌王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楚帝,這一次,本王看你如何逃過一死。」

現在有拳王,戰天王,天蒼王,以及天蒼學院的公孫大人,再加上天蒼域六大至強之一的劍師。

就算楚帝有三頭六臂,這一次,也難逃一死。

一念至此。

混沌王臉上笑意更勝,接着,他身影消失在無名山草廬外,離開的方向正是傲劍城。

這一日。

楚帝正在帝宙碑內參悟帝天霸決,突然一雙眸子睜開,面色一沉,「好多人啊!」

唰。

身影消失在原地,直接出現在帝宙碑外。

與此同時。

城內。

唐狂天,獨孤求敗,上官無天等人已經出現在城池之巔,眾人舉目遠眺,朝着恐怖氣息傳來的方向看去,

轉瞬。

一道道車輦出現。

九頭凶獸拉着車輦,聲勢浩大,之上,四名筆直而立,宛若從天而降的神王。

他們目光一切,傲視群芳,絲毫沒有把唐狂天等人放在眼中。

這時。

楚帝身影來到眾人前列,看了眼面前車輦,「虛張聲勢!」

車輦上。

公孫齊天聲如審判,「誰是楚帝,速速上前領死!」 葉長生可不管這是不是誤會,他也沒打算卑微求全的澄清!既然溥滿洲要打,他不介意熱熱身。

趁著陳聰去清場,幾個得了命令的黃馬甲也沒手下留情,法治社會大家都沒帶兇器,肉貼肉的攻向長生。

長生也不是第一次見這場面了,所以也沒第一次打架那麼慌張。輕車熟路的躲過為首之人的直拳之後,長生靈敏的一個繞身來到第一個人的身後,直接抱起這人,然後發力,背摔!

七十多公斤的漢子就在長生的手上如同一隻小雞的一樣,背向砸在正欲偷襲長生的那人身上!

一起圍上來的二人見長生身手不凡,心中也沒了大意。失去戰鬥力的兩位打手正躺在地上哀嚎,怕那個背摔的打手再站起來,長生特地用皮鞋踩在那人的手背上,如同碾螞蟻一般,頓時骨骼的錯位聲傳入眾人的耳朵!

真狠!

這是陳聰最直觀的感受,他可沒聽說葉長生還是個能打的貨色,可惜這個私人句話林虎不在場,不然可以問問林虎葉長生是哪門哪派的武術!

另外還沒喪失戰鬥力的二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是團團將長生圍住,只要長生敢漏出破綻,他們就會蜂擁而上。

溥滿洲見自己兩命手下瞬間倒地,也不敢大意,又叫了三人上前,此時就有五個大漢將長生團團圍住!

哪怕現在知道了長生可能很能打,但是陳聰還是替他捏了一把汗!

其實從省城集訓回來,長生在有柳元素這個潛在威脅的情況下,就一直沒有鬆懈訓練。

本來格鬥天賦就很高的他,在半年不到就將教官教的格鬥術練的爐火純青。

這也是為什麼今天長生敢如此囂張的原因,反正後面還有錢家的人兜底,怕甚?

五人的合圍讓長生還是覺得有點麻煩,他們不貿然攻擊的話,長生也和難找到機會,所以雙方就這樣對峙著。

」他奶奶的!動手啊,平時養你們都是乾飯吃的嗎?「溥滿洲看著手下們一個個都害怕上前,頓時火氣就更大了,怒吼道。

聽到老闆溥滿洲的罵聲,黃馬甲們一個個也面露難色,他們都是練家子,能看的出來眼前這個叫葉長生用的是軍隊里的功夫。他們暫時沒找到破綻不說,能出現在這種場合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這個用軍方功夫的人說不定還是軍方的大佬什麼的。

所以他們現在都開始為老闆擔心起來,等下該怎麼收場。

但是老闆命令都下了,他們也不敢不動手,但是五人都很有默契的打算手下留情,不讓事情做絕,也免得他們這些當小弟的以後跟著完蛋。

「住手!」

正當眾人都心懷鬼胎的時候,意外來了。

一個身穿唐裝的年輕男人帶著一幫同樣身穿唐裝的保鏢進入了會場。

來人大家都認識,杭城錢家的大公子,錢富貴!

站在最外面的溥滿洲首當其衝,首先就與錢富貴照了面。

「錢公子,是什麼事動了您的大駕?」

溥滿洲身份特殊,吃的是前朝的身份地位,誰都會給他們三分薄面,但是也可以是誰都不給他面子。

錢富貴顯然是後者,杭城錢家的眼裡從來沒有前朝,只有今朝!

所以個子偏矮,只有一米六五左右馬富貴甚至沒有搭理這隻跳樑小丑。直接一揮手就讓手下把那些黃馬甲圍了起來,解了葉長生的危機!

原本跑到一邊的陳聰不知道從哪裡跑了出來,站在長生旁邊,一起等著錢富貴走了過來。

「錢公子,好久不見/久仰久仰!」

錢富貴也沒失了禮數,這兩個年輕人可不比溥滿洲那個前朝遺物,都是有點能量的人值得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