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深度合作的網咖,還能讓來這網咖玩《英雄聯盟》的玩家,體驗一下全英雄全皮膚的爽快感。

一些深度合作的網咖,還能讓來這網咖玩《英雄聯盟》的玩家,體驗一下全英雄全皮膚的爽快感。

很多玩家哪怕是眼饞某一款英雄的皮膚,但是礙於種種原因,他們也會堅定地不購買,能白嫖就白嫖。

但如果有一個地方能夠以較低的價格體驗所有英雄皮膚的話,相信有很多玩家願意試一試,說不定在試過之後,他們一激動就買了呢!

除此之外,還能讓合作的網咖進行贈送網費的活動,比如充值一百網費就再送多少,讓玩家感到只要去有跟《英雄聯盟》合作的網咖就賺到。

對於這些直接跟網咖老闆對接的推廣員,荀澤會給他們一份價格表,一家網咖越是深度合作,他們獲得的報酬就更多。

如果一個月內能夠談下一、兩家深度合作的網咖,這些推廣員獲得的報酬,不比一些上班族要差。

相信在金錢的刺激下,這些推廣員肯定會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至於網咖老闆方面,有《英雄聯盟》給他們帶來熱度,去他們網咖的玩家越多,他們賺到的錢自然也就越多。

荀澤甚至還能授權給第三方,讓他們時不時舉辦一些民間的賽事,比賽場地就在這些深度合作的網咖。

這樣一來,這些網咖不管是熱度還是錢都是有得賺的。

何況荀澤也沒有打算白嫖,海報、立牌等東西荀澤這邊可以出錢,獎勵五殺玩家網費等東西,還有充值網費滿送這部分,星原也可以分擔一些。

反正不管是對於網咖老闆,還是推廣員,亦或是《英雄聯盟》來說,這樣的合作是雙贏的,並不存在哪一方吃虧的情況。

當然,為了避免惡性競爭,還有欺上瞞下等行為的發生,必要的規矩還有監督還是要有的,這點荀澤可以交給郁昭雅,讓她去組織人手負責。

怎麼說荀澤也是星原的大老闆,他只需要給出一個方向,至於其中的細節還有執行等,當然是手底下的人去完成。

要是什麼事情荀澤都親自處理的話,哪怕他有系統,估計也活不長。

把網咖推廣的方案大概敲定后,荀澤就將其發給了郁昭雅,都不用荀澤多說什麼,郁昭雅就能夠把這件事情給安排好。

七月二十八號,星期二。

在拿到荀澤提供的證據后,星原的法務部立即忙碌起來,他們先是聯繫到縹緲仙宮,把事情說明了一下,希望能夠得到有關部門的協助。

縹緲仙宮一聽,心說這帝企鵝遊戲又不幹人事了么?而且看著星原提供的證據,帝企鵝遊戲這一次怕不是要翻車。

不過翻車就翻車吧!對於帝企鵝遊戲的這種做法,縹緲仙宮也是有點不滿的,既然有證據可循,那麼他們也不介意給帝企鵝遊戲一個教訓。

有縹緲仙宮牽線搭橋,有關部門是迅速出動,根據星原提供的名單,對上面的賬號所有者進行了調查。

這些人可不僅僅是在《英雄聯盟》裡面強退遊戲那麼簡單,能夠充當帝企鵝遊戲「黑手套」的,肯定還做過一些其他不怎麼符合規矩的事情。

只是之前這些人隱藏得比較好,苦主根本找不到他們,連目標都沒有,試問苦主怎麼控訴這些人。

但是這一次,他們就像是陽光下的斑駁黑點,明顯得不得了,有關部門只是稍微調查一下,就揪出來一堆可以讓他們進去喝茶的事情。

證據確鑿,有關部門也是迅速,立即組織了一次聯合行動,在數十個城市中,抓捕了至少數百人,並從他們的電腦、手機等設備上,找到了更多可以定他們罪的證據。

而在聯合行動剛剛結束,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時,星原的法務部就把帝企鵝遊戲給告了,並且這事情還鬧得沸沸揚揚。璇風瓑浼氬啀璇.. 「吼!!!一聲龍吼從軒轅麟月的體內爆發,一股巨力充滿了軒轅麟月的身體,死死卡在石台之中的海神三叉戟開始緩緩被扒出,而正在觀察軒轅麟月的海神卻有些凝重,死死的看向天空。

「海神不用說了,其實上一次附體這丫頭我就知道了,她身體之中擁有大半的魂獸血統,不過也好,那件事情,老夫終於可以不用管了!哈哈哈!」

修羅神的聲音在海神的耳邊響起,而海神無奈逗我搖了搖頭,有些失望道:「哎,可惜了啊,沒有看見修羅的那一面啊,算了算了,這樣也好,免得我擔驚受怕的。」

就在這個時候,海神三叉戟上冒出一道道金色紋路伴隨着金色的氣息開始向四周擴散開來。

一股炙熱的感覺湧入心頭,這一瞬間。軒轅麟月感覺自己雙手握著的不再是海神三叉戟,而是熔岩,這股強烈的炙熱讓軒轅麟月死死的咬緊牙關,她想喊出聲,但想到竹清就在外面她不能,她不想讓別人擔心。

軒轅麟月有一瞬間想要鬆開海神三叉戟但她感受到了,如果她鬆開了,那麼就永遠也不可能再有握上這海神三叉戟的資格了。

這不是海神給她的,而是這三叉戟給她的。

軒轅麟月的身後開始浮現龍化的特徵,龍鱗,龍爪,龍角,甚至是龍尾,軒轅麟月徹底變成了一個龍人,渾身散發着金燦燦的光芒。

海神三叉戟再一次開始緩緩上升,軒轅麟月的豎瞳微縮,手中的力量瞬間加大,咔!咔!嗡!嗡!

很快軒轅麟月發現自己的龍爪開始冒血,這讓她有些疑惑,自己的鱗片堅不可摧怎麼可能會流血呢?

但當她注意到海神三叉戟上浮現的紋路后她明白了,這是海神三叉戟在吸她的血,就在軒轅麟月打算讓海神三叉戟喝個夠的時候它不吸了。

一圈圈金色的光暈從海神三叉戟上散發出來,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爆發出來,蜂擁而出整個海神殿之中充滿了強大的氣息,但這些氣息之中有着一股溫和的力量。

海神三叉戟的頭部被軒轅麟月徹底拔出來以後,金色的光芒充滿了整個大殿,軒轅麟月額頭上的藍色三叉戟烙印綻放着強烈光芒,一枚菱形三角體水晶從她的額頭冒出,海神三叉戟上有着一股菱形孔洞。

瀚海乾坤罩出來以後彷彿擁有了生命一樣,散發着強烈的蔚藍色光芒,與海神三叉戟上的金光相互碰撞糅合,瀚海乾坤罩緩緩落入海神三叉戟上的孔洞之中。

海神三叉戟徹底綻放出了它的力量,一股強烈的的壓迫感籠罩了整個海神島,海神島上的居民和海神七子波賽西紛紛跪拜,朱竹清也跟着跪下。

一股神聖的氣息與光芒從海神殿衝天而起,連接天際,海洋開始沸騰,海浪開始掀起,波濤洶湧。

光芒足足持續了數十秒才開始消散。半空之中凝聚出的金色光團照耀着完全變成了金色的雲彩。那金色光團在空中緩緩變形。漸漸化為一個人形。隱約中能夠看到。那人形是虛幻的。身穿藍金鎧甲。蔚藍色的長發披散在肩膀上隨風而動。鎧甲幾乎遮蓋了她身體的每一部分。最為重要的是。這個人形虛影手中握住的正是一柄彷彿能夠撕天裂地的黃金三叉戟。

海神島上除了朱竹清其他人眼中一片炙熱,海神,新任海神!這一幕代表了軒轅麟月註定繼承海神神位!

大海之中的生物紛紛停了下來全部都朝海神島的方向膜拜著,深海之中一頭和深海魔鯨王非常相似的深海魔鯨張開了眼睛。

無數的金色光點從四周飛來,它們有來自海神島,也有來自海洋的,這是他們的信仰,他們信仰海神。

朱竹清隱隱約約的看清了虛影的面容,她驚呆了,那是月月,只是現在的月月看上去神聖不可侵犯。神色威嚴,不怒自威,讓人不敢注視。

海神殿外軒轅麟月左手高高舉起海神三叉戟,三叉戟通體為燦金色,左右兩側的分刃相對較細。而中央的主刃長達兩尺,寬半尺,格外寬大,感覺上就像是一柄黃金聖劍一般,但它的握柄卻有兩米長,三叉戟的戟身上似乎有着金光流動着。

「海神九考第七考!拔出神器海神三叉戟,完成!獎勵:海神親和力上升百分之十五!獲得海神三叉戟的認可,擁有海神三叉戟的使用權。」

軒轅麟月聽到完成後手再也抬不起來了,直接把海神三叉戟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軒轅麟月直接往後一倒,撲通,砸在地上她也不喊疼,就這樣呼呼大睡了起來。

朱竹清和海神七子波賽西上來以後看見倒在地上的軒轅麟月連忙上前查看,但就在他們要靠前時,波賽西瞬間把海神七子之中的男性給攔住了。

波賽西拿出來一件袍子蓋在軒轅麟月的身上后才讓那幾個傢伙轉身。

波賽西把軒轅麟月交給朱竹清後有些好奇的看了看海神三叉戟,伸手一握髮現根本就提不動,波賽西使出全力后還是無法撼動海神三叉戟。

波賽西手臂上因為用力過大而暴起的青筋還未消退,海神七子也上前試了試發現根本就無法搬動它,他們和波賽西一起也無法撼動。

朱竹清確認軒轅麟月只是睡著了以後才鬆了一口氣,冰帝和小舞的身影瞬間出現在旁邊,她們和朱竹清把軒轅麟月抬着準備離開時,剛剛踏入下去的階梯時,海神三叉戟瞬間拔地而起,快速變小,化為一道金光融入軒轅麟月的額頭處。

軒轅麟月額頭上的海神烙印在海神三叉戟融入后閃爍了一下……

第二天。

軒轅麟月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被三個傢伙壓着。

軒轅麟月看了看床上后突然臉紅了……

中午。

「海神九考第八考!獵殺深海魔鯨王!獎勵:海神本源,海神親和力百分之三十!」

海神剛剛宣佈第八考時,他愣住了,深海魔鯨王不見了!!!

軒轅麟月抬起頭看向天空之中的有些疑惑的海神老爺子,笑了笑,龍紋藍銀皇瞬間出現在她的手中,八枚魂環也齊刷刷的浮現。

「咳咳,海神九考第八考!獵殺深海魔鯨王提前完成!獎勵:海神本源,海神親和力提升百分之三十!」

一道蔚藍色的光芒和一枚藍色的珠子緩緩落下,藍色的珠子就是海神的本源力量,如今的海神就靠着海神神核還活着。

海神本源直接融入到了軒轅麟月的體內,但融入以後軒轅麟月並沒有任何變化,或者說海神讓它暫時不起作用。 幾分鐘前,他們眼睜睜看到慕夏順着ki

g的登錄ip,查到了對方所在的位置,然後又不知道入侵了個什麼系統,查到了對方的外掛公司。

現在公屏上已經公佈了外掛公司的名稱,並且表示會嚴懲不貸了。

他們根本不知道慕夏是怎麼做到的,甚至看不清慕夏飛速移動的手指都在鍵盤上打了哪幾個鍵。

這已經不是大佬了,這是佬中佬。

「大、大佬……」君嶸軒不知不覺跟着方一航一起稱呼慕夏為大佬,他疑惑地問:「你這報復,會不會太狠了?我們只要ki

g封號就行了,你、你不用為了我們那麼麻煩的。」

慕夏掛斷rya

的電話,先對方一航說了句「你的遊戲套裝記得查收」,而後她才轉頭對君嶸軒說:「我這不是為了你們,是為了我自己。」

君嶸軒疑惑地問:「這話怎麼說?」

慕夏淡淡勾唇一笑,說:「只是碰巧這傢伙是我的某個熟人罷了……」

她也沒想到自己隨便出來打個遊戲,居然碰上了慕沉磊這個腌臢東西。

大好機會放在眼前,她不做點什麼不是可惜了嗎?

為了保證三天後司徒清珊的出殯日不會被慕沉磊破壞,她乾脆藉著這次機會先下手為強。

現在她可以放心了,慕沉磊那傢伙現在估計忙着滿世界籌錢,根本顧不上她了。

慕夏很滿意這一趟網吧之旅。

然而君嶸軒和方一航看着慕夏臉上的笑容,卻是心裏一陣陣后怕。

他們太小看這個同班同學了!

學習上超強不說,遊戲水平還一流,更可怕的是,她居然還會黑客技術。

君嶸軒甚至開始慶幸,還好自己不是慕夏的敵人,否則他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事情弄完了。」慕夏鬆了松筋骨問:「你們還要打遊戲嗎?不打的話,我請你們吃飯?」

方一航連連點頭:「好的,大佬!」

能跟大佬吃飯,是他的榮幸!

旁邊的君嶸軒卻是開口:「你幫了我們那麼大的忙,還是我們請你吃飯吧。」

方一航又是一陣點頭:「對對對!我們請你,怎麼能讓女孩子請吃飯呢?」

慕夏拒絕道:「我今天心情好,還是我請你們吧,改天你們再請我吃飯。」

「得嘞!」方一航問:「那我們去哪兒吃?」

慕夏剛要開口說話,包廂的房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緊接着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君嶸軒你小子又他媽給老子惹事!」

慕夏一怔,這不是君皓軒的聲音嗎?

下一秒,果然見君皓軒怒氣衝天地走了進來。

君嶸軒皺起眉,剛要說話,就聽慕夏開口道:「君皓軒?」

君皓軒腳步一頓,驚訝地看向慕夏所在的方向。

在確認自己沒聽錯,的確是慕夏之後,君皓軒錯愕地問:「慕夏,你怎麼在這裏?」

慕夏笑着說:「這話應該我問你才對,你不是在國外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君皓軒暫時收斂怒氣,回答道:「剛回國,下飛機就接到校長電話,說是我弟弟被處分了。」

君皓軒說到這裏,忽然意識到君嶸軒現在正跟慕夏在一起。

他錯愕地問:「你們認識?」 「羅恩……你是發現了吧!」

「當然,那姑娘長的嘿~~」

「……你應該知道我不是在說這個……」

「哦~~貞德那手感……軟的嘿~~」

「……」

梅莉與羅恩在小樹林里並沒有發生什麼,進入小樹林只是一個私聊的借口而已。

而梅莉得到羅恩的答覆后一臉無語的看着羅恩。

「好吧!好吧!不開玩笑了,我當然看得出來,畢竟我這雙眼來自於他的同類啊,話說……他現在還不算是同類……」

羅恩的目光倒映着阿馬德烏斯的身影,那是一個處於扭曲姿態,徘徊於高潔與污穢之間的混沌身影。

羅恩看得到,阿馬德烏斯身體中的「魔神因子」,或者說……一個特殊的靈基概念?總之……一個強大的傢伙與他糾纏在一起,不是外來物,而是他自己另一面。

而這個傢伙,理論上來說……是敵非友。

「那麼……羅恩,你怎麼看?」

「大人,此事必有蹊蹺……」

「沒錯,他雖然體內積聚著另一個存在,但是卻似乎是壓制住了,所以沒有被變成他……我覺得完全沒有必要自找麻煩,他未必是我們的敵人。」

「但是,也未必是我們的朋友……嘛……因為那位美麗的皇后小姐,也絕對不可能與我們為敵倒是……真是有趣啊!對於音樂痴迷到喪失人性的音樂聖者,居然因為那份連對方都難以回憶起的「愛」,而封鎖了自身音樂的本性嗎?拋棄了未來……不,應該說…拋棄了自身的夢想,為愛而俯首……你說的沒錯……梅莉……我的確渣的多……」

羅恩靠着樹榦,眼眸彷彿閃爍著異樣的光輝,他……

他想不出來,如果說梅莉、奧爾加瑪麗、愛麗絲菲爾等,羅恩有所羈絆,友人之上戀人未滿的人,與自身的夢想、未來放置於天平之上。

讓他抉擇……那麼他不會猶豫,會選擇自己的夢想。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