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獨!這一世,你終將重走走過的路,體會曾經的痛苦!我親愛的阿獨,這一世,你最好祈禱自己能夠死的輕鬆點,或者……」

「阿獨!這一世,你終將重走走過的路,體會曾經的痛苦!我親愛的阿獨,這一世,你最好祈禱自己能夠死的輕鬆點,或者……」

他拉長了尾音,譏笑道:「死的早一點……」

君無殤微微皺了皺眉頭。

阿獨?

阿獨是誰?

他不解,卻也沒有過分執著。

濃郁的魔氣化為嘶吼著的野獸,從他的衣袖中竄出,直擊那一身貴氣的紫袍男人。

卻在觸碰到的一瞬間,猙獰扭曲,不甘地消散。

君無殤心中警惕,後退數步。

拉輕笑一聲,「再見了!希望你能夠活到我們正式見面的時候。」

他化為一道白霧,場景又是一變。

金黃色的沙灘上,一男一女並排坐著。她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他攬著她的纖腰,面朝大海。

日落浪起聲中,男女輕盈地笑聲傳來。

「阿獨,如果有一天我先死了,你會懷念我嗎?記住我一輩子嗎?」

「不會。」

短暫的沉默,男人又道:「因為我會跟你一起死。」

君無殤平靜如水的心湖掀起驚濤駭浪。

那男人的聲音,為何如此像他的?

一股莫名的情愫翻湧,他上前,想要看清這兩人的容貌。

忽而,那個女人緩緩回頭,絕美的容顏,燦爛的笑容,妖媚的眉眼,讓他的心魂徹底沉淪。

顧雲墨?!

怎麼會是她?

他加快速度,猛地朝前飛奔,卻是越來越遠。

眼見眼前的一切開始扭曲變換,他破口大喊:「顧雲墨,是不是你?回答我!」

無人回答他,只剩暗無天日的黑。

他停了下來,閉上眼,狠狠按捺住跳動的心臟,感受著周圍讓人窒息的壓迫感。

這一定都不是真的!

忽而,他睜開眼,瞳眸變紅,右手朝著虛空一抓。

一道痛苦的野獸嘶鳴聲傳來,細長猩紅的身體奮力扭動著。

血煞之氣!

他譏諷一笑。

「想不到曾讓萬千生靈忌憚恐怖的存在竟會淪落至此,今日我便吞了你。」

冥王陰火盤踞在他的肩頭,只等主人一聲令下,就撲上去飽餐一頓。

「慢著!」他忽地一頓,腦海中閃現那沙灘,那日落,以及那人的傾城一笑。

他嘴角微揚,緩緩鬆手。

血煞之氣如蒙大赦,快速竄進黑暗中。

冥王陰火甚是意外,不滿地跳來跳去。

主人,你怎麼能放了血煞呢?

「就留給那個蠢女人吧。」

冥王陰火漸漸安靜了下去,緩緩鑽進他的丹田。

主人的話,就是命令。雖說到嘴的補品跑了,有點不爽,可誰讓這是主人的意思呢。

君無殤坐了下來,靜靜等待。

蠢女人,可別讓本尊失望!

。 等他們都離開,封瑾修和奚淺對視一眼,彼此心領神會,也沒繼續說這個事情。

畢竟九御的能力他們還不知道具體,萬一被她聽見,那就不好了。

「對了,我已經讓我爹娘和爺爺他們去了玄天宮。」奚淺想到這件事,就和他說了一下。

「嗯,我會讓人照顧他們的。」

他說得照顧,是把握住尺度的那種,奚淺也沒說不要。

仙界比靈界危險百倍,她不放心爹娘他們,阿瑾能照顧,她不會拒絕。

「好。」

兩人就這麼獃著,時不時的說會兒話,也不拘於是什麼,就是隨便閑聊。

難得的享受着這悠閑的時光。

封瑾修看了一眼遠處面無表情的陌顏,「那是多火焰?」

對於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陌顏的身份,奚淺沒有絲毫驚訝,她笑了笑,「嗯,是魔君的赤心魔炎!」

「怪不得!」封瑾修只是淡淡的打量了一眼,然後就收了回來。

奚淺明白他的意思,於是也不再多問。

陌顏:「……」

他看到那邊兩人不在意的樣子,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所以他是有多不受人待見。

「阿淺,這一次我陪你!」封瑾修握著奚淺的手說道,仙界太過危險,仙界的人心更加不可測,他心裏有些沒底。

奚淺也明白他的擔心,但是她也看得出來,阿瑾現在情況不太好。

因為和鶴羽塵還有月西樓對戰,阿瑾動用了自己改不能掌控的力量,現在最好的選擇,是回去閉關。

「我自己心裏有數,我能控制,再說有伏羲琴,我的情況會好很多。」其實讓他最不放心的,是九御的存在。

伏羲琴和九御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能更加直觀的感受到九御的不同凡響!

奚淺看着封瑾修的眼睛,「阿瑾,你陪我一年,一年後姬你回玄天宮!」

封瑾修心裏頓了一下,他看着奚淺熠熠生輝的眼睛,片刻后,露出了清潤的笑意,輕輕的頷首,「好,我聽你的。」

奚淺從來沒聽他說過『我聽你的』這種話,突然聽到,只覺得十分悅耳,眼神也流露出些許溫柔。

這是她難得的柔意,封瑾修攬住她的肩,兩人下一刻就消失在原地。

陌顏再次:「……」

他直接瞪眼,所以,他這是被拋棄了,真是絕了這些人!

奚淺和封瑾修離開這裏,也沒躲起來或是做什麼,就這麼悠閑的閑逛,也不拘於是什麼地方。

很多人得到了奚淺的行蹤,但是想到她的厲害,還有她身邊的饕餮,都有些猶豫了,特別是知道她身懷紅蓮業火,掌握著神罰之力和神罰的規則力量之後。

就更加的躊躇。

同時,也更加的貪婪,而且他們也想不通,為何一個人,會同時擁有這麼多的好東西,無論哪個,都是修真之人夢寐以求的。

她的氣運真是讓人捉摸不透,饕餮也跟在她的身邊,願意聽她驅使!

四個低品大仙尊被饕餮一口吃了的事情,仙界對奚淺心懷不軌的人基本都知道了。

他們頭皮都忍不住一麻,這時候,大家才真切的感受到,明奚淺,根本就不是善茬。

她是九嶷山的少主,她身邊有饕餮,她心狠手辣,她掌握著神罰之力!

「阿瑾,你有沒有發現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樣?」奚淺和封瑾修發現了一座城池,兩人走了進去。

一開始還沒在意,但是越來越覺得不對勁。

她可不認為自己會出名到人盡皆知的地步,仙界何其大,且不說還沒人發現走過的地方,就說目前有人煙,有記錄的,那一個人走千年也難走完。

「應該是和你前段時間殺的人有關!」這裏的人絕對認識阿淺,應該說是見過或者是聽說過她。

不然也不會看到她就是這種反應。

「應該是,他們看我的眼神有些忌憚,同時還有仇恨!」奚淺覺得特別巧,「我這是自己送上門來?」

對上她玩味的眼神,封瑾修也失笑的搖了搖頭。

兩人發現這個情況,也沒害怕,甚至表情都沒有絲毫變化,這就更讓人忌憚了。

隱藏在暗處,剛才出來的人,一時之間也有些遲疑。

無論什麼時候,只要遲疑,那這場戰鬥,就註定了結果。

何況他們都還沒出現。

「嗯?我感應到了一縷熟悉的氣息。」封瑾修突然蹙了一下眉頭,下一瞬,他臉色就變了。

根本來不及多說,他拉着奚淺的手,兩人直接消失在原地。

剛才猶豫遲疑的一行人看到他們消失,神色也變了,趕緊出來,不過此時已經沒有了他們的蹤影。

而遠處,封瑾修拉着奚淺一路狂奔,追着那縷熟悉的氣息不放。

「阿瑾,是誰?」奚淺問道。

「是我師尊!」封瑾修低聲說道,自從飛升,他就沒見過師尊,也沒有師尊的任何消息。

這下突然感應到他的氣息,怎麼能放過!

封無涯!奚淺眉頭蹙了一下,心裏有些擔憂,她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她抬頭看了一下封瑾修,發現他的眼神也有些冷,應該是有所感覺。

看來是真的出事了!

修士的直覺十有八九都不會錯,他們想要安慰自己都不行。

就這樣,兩人一直追着這縷氣息,一直都沒追上,只是感應到若有似無的感覺。

三個月過去,還是沒什麼結果。

這天,封瑾修突然拉着奚淺停下來。

奚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他隱下心裏的擔憂,說道,「這樣追下去也沒什麼結果,師尊應該一時半會兒不會有事。」

他心裏有感覺,這是在逗弄他呢,估計師尊的氣息只是一個幌子。

當然,這我不可大意,師尊哪怕沒在這裏,也肯定和製造這個情況的嗯脫不開關係。

「那現在怎麼辦?」對於封無涯,奚淺也是有幾分擔憂的。

以前在靈界。封無涯對她也是有點撥的恩情,再說了,他是阿瑾的師尊!

「現在還不知道,等我想想再說。」封瑾修的眉頭蹙了起來,現在還真的有些棘手。

「要不要回玄天宮?」奚淺想着回去找大長老幫忙。

。 「別玩了!」

看著假道士那上躥下跳的模樣,林羽忍不住開口,「這玩意兒不完全算是殭屍!就算你包里那些玩意兒真能對付殭屍,對他也沒用!」

假道士聞言,頓時微微一愣。

迅速躲開殭屍的攻擊后,假道士縱身一躍,來到林羽他們身邊,滿臉鬱悶的說道:「早說啊!害我浪費那麼多東西。」

「我們還不是剛剛才弄明白的!」

林羽忍住一腳踹上去的衝動,沒好氣的瞪著假道士。

這混蛋,怎麼就這麼欠抽呢?

比寧亂還欠!

「得!」

假道士聳聳肩,又向寧亂道:「既然是這樣,那就交給你了。」

「你沒長手?」寧亂不爽道。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