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分可以提升魂力等級?是怎麼個提升法?」玉小剛問道。

「積分可以提升魂力等級?是怎麼個提升法?」玉小剛問道。

「至於如何魂力等級嘛,那就來的更容易了。」石磨搶著說道,「只要有足夠的積分就能無條件提升,簡直就跟做夢一樣,我從來沒見過提升魂力等級這麼容易的!」

「大哥說的一點都不對,要我看第一階段才是最好的!我們在第一階段的試煉中僅僅是擊敗了幾個守關的怪物就獲得了魂力提升的獎勵。」

「我和大哥只提升了兩級,但是獲得了一種奇異的魂環,因此突破了魂宗。要知道雁姐可是足足提升了五級的魂力!出來之後只要獲得魂環就能進階魂王!那可是魂王啊!」

一刀狠狠地捅在了他的心窩。

扎心了,老鐵。

聽到幾個人簡簡單單就獲得了整整五級的魂力等級,玉小剛心都在滴血。

自己為什麼沒能進去啊!

為什麼!

老天,為什麼你要這樣整我!

「神賜魂環,那又是什麼?」強忍著難受,玉小剛繼續問。

「哦哦,神賜魂環啊,就是一個類似於金蛋的東西。當我們向內注入魂力它就會變成正常的魂環,只不過沒有顏色。當我們吸收了之後,它的顏色會逐漸加深,最終變換成最適合我們年份的一個魂環年份,並誕生一個合適的技能。」

帳篷里,石磨越說越興奮,手舞足蹈的比劃著,補了上了最後一刀。

「大師,真的太可惜了,您為什麼沒跟我們一起進去啊?只要登上那座山就有著一級魂力的獎勵,您如果去了的話就能突破魂尊了,連魂環都不用去獵殺,直接就給咱們準備好了。」

聽到最後這話,玉小剛再也忍不住,只覺得胸口發悶熱血上涌,一口鮮血哇的吐了出來,整個人的氣息瞬間萎靡。 第2689章圍殺

莫言聞言微微皺眉,不過既然林天成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他自然樂見其成。

怎麼說,這次的行動都是宗門親自頒發給林天成為主導的,如今自己架空了他,要是硬逼着他去送死反而落人口舌對自己不利。

但,如今他自己主動提出來要去送死,屆時死了,那可就怪不得他了,最多他只能算是護衛不當的過失之罪,再加上諸多弟子請願,自己根本就不用受責罰!

「小師弟,等等我,我同你去!」松島連忙說道。

別人可以不在乎林天成,他可不行,再怎麼說,小師弟都是他的小師弟。

見狀,莫言冷冷的看了一眼松島,旋即冷哼一聲,也沒多說什麼,帶上他選好的人就徑直衝下山去,準備伏擊那些獸族成員。

「小師弟啊,你糊塗啊,那莫言分明是不安好心故意激你一個人去獨自面對危險的,你怎麼還能上當呢!」松島有些難受的說道,按理說以小師弟的智慧,根本用不着他來提醒才是。

「無所謂,我根本就沒想過和他們一路,要不是長老們堅持,我才不想帶這些人來!」林天成笑着說道。

而此時,莫言也帶人已經發起了攻擊,一時間峽谷內術法之光爆閃,蓬勃的靈氣之威頻發,那些獸族和柳宗弟子也都有死傷。

而林天成則是帶着松島找了個比較避陽的地方坐下觀戰,這讓原本都做好了拚死一戰的松島有些緩不過神來。

「小師弟,我們就這麼看着嗎?不用下去支援他們嗎?」松島有些不確定問道。

「師兄,這我就得批評你了,你看看莫言他們,此刻正奮起發難,你這一衝出去不是搶了別人威風嗎?到時候人家會不高興的!」林天成笑着說道。

聞言,松島有些不確定的看了看被打的倒飛吐血的莫言,事情真的是小師弟說的那樣嗎?

「撤退,快撤!」莫言捂住胸口的傷勢,大聲喊道。

聞言,那些原本就早已心生退意的弟子們紛紛掉頭就跑,對身後發來的攻擊都不管了,他們只想快點離開這。

主要是同境界之下,他們竟然根本不是這些獸族的對手,這些獸族一旦化為本體,力大無窮,肉身更是堪稱金剛不壞,最主要的是,他們的術法也不弱。

平均一個壓着柳宗三個弟子打是沒什麼問題的,這也讓喜歡捏軟柿子的柳宗弟子膽寒了。

看見潰不成軍的場面,莫言是氣急敗壞,卻又無可奈,畢竟自己都心生退意了,總不能怪別人臨陣脫逃吧。

只是,在撤退的時候,莫言眼尖的發現了林天成,林太南城也發現了對方注意到了自己,絲毫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的,反而對他笑着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這一幕,讓莫言心中惱怒,狠狠瞪了他一眼。

自己帶人在浴血奮戰,這混蛋竟然在看戲,還好意思跟自己打招呼?

「林天成,你還是男人不是?」莫言怒聲說道。

林天成拉了拉松島,「責任瘋了,我們離他遠點,走,我們去那邊!」

由於林天成的聲音不小,莫言也是聽得一清二楚,當即恨恨地說道,「你簡直欺人太甚!」

說罷,就欲追上前去找林天成理論,可身後的弟子們卻攔住了他,並且寬慰他道。

「算了莫言師兄,這種人我們不要和他一般見識,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這些獸族太兇殘了,我們趕緊離開吧,相信林天他囂張不了多久的!」聽到這裏,莫言反手看了一眼如虎入羊群般追着柳宗弟子們殺的獸族,不甘心的調頭就走。

「哼,殺我族人,就想走?真當我獸族好欺負?」一名為首的獸族之人吼道。

只見他深吸一口氣,身形化做一直斑斕吊睛巨虎,對着那些來不及撤出攻擊範圍的柳宗弟子們一陣虎嘯,頓時發出令人發聵的聲浪。

「我靠,好大一隻老虎。」林天成忍不住低叫了一聲。旋即,松島也看清楚了那隻巨虎的面目,只見一直通體斑斕,背生雙翅的體長超過十米的巨型大虎正在峽谷中飛行屠殺者柳宗弟子。

「小師弟,這隻老虎什麼實力?為什麼我看不透……」

聞言,林天成笑着努了努嘴道,「這隻老虎有三星道祖巔峰境,比之在場的所有人修為都高,莫言不是對手,有好戲看了!」

就在林天成說完此話之際,莫言也帶着人主動承擔起了斷後的工作否則就這樣一盤散沙的車裏,到最後能活下一半的人都算幸事。

「你們隨我一同佈陣,攔下這隻披毛掛帶甲的畜生!」莫言長劍出鞘,鋒刃直指巨虎,顧不得傷勢率先朝對方發難。

隨着楊莫言的一聲令下,所有人齊齊出手對準了斑斕巨虎,原本他們無往不利的術法招式,在對上巨虎的時候也是無可奈何,除了濺起一片火星之外連它背上雙翅的毛都沒能傷到一根。

「不行,這畜生身上的羽毛和鱗甲都太硬了,除非射中它的眼睛等薄弱部位否則根本傷不到他。」莫言擊出了幾道術法之後,也是發現根本沒什麼用,當下開口道。

聽見這話,那些弟子們紛紛色變,要知道莫言可是他們在常人裏面修為最高的,已經有三星道祖初階的修為了,竟然連它發出去的術法也都是完全沒有用,更何況他們?就在莫言一籌莫展之際,林天成忍不住出手了,只見他身化流光,手上握著八神合計之術,閃電般接近那隻巨虎。

只見白光一閃,林天成已經出現在巨虎的身邊,旋即一拳轟出,肉拳瞬間洞穿了巨虎的身軀,鮮血頓時順着傷口流了出來。這一幕,看的在場的柳宗弟子瞪目結舌,他們和巨虎也交過手了,結果一群人被人家一個攆著跑,沒曾想林天成一出面就將巨虎重創。

巨虎似乎也發現了林天成給他帶來的危險,當即轉身衝出了峽谷,然後頭也不回的向著遠處飛遁而去。這話驚到了眾人,就連坐在玉姝旁邊的軟軟,都詫異的抬起頭看向這南梁皇子。

一個皇子入贅,倒也算是有誠意。

只是不知道,他想入贅的是什麼人?

南梁皇子察覺到儲君殿下的視線,俊臉頓時更紅,也不知是尷尬還是不好意思,垂下眸子都沒敢再說話。

……

《鳳臨朝》第1286章番外:盛景(6) 「那沒關係,反正明天開始到開業之前肯定來得及。」薛染香想了想又道:「不過我對材料的把握都沒有那麼准,萬一超過了,到時候你又關機了怎麼弄?」

「系統寶寶會自動設定保留10%的能量。」系統有些得意:「沒想到吧,我還有這功能。」

薛染香笑了起來:「行了吧,在現代社會這是智能用具最基本的好嗎?那手機電量少於20%就提示了,你有這點功能很了不起嗎?」

「誇系統寶寶一句你會死嗎?」系統很不服氣。

「行了行了,系統寶寶最棒。」薛染香懶得跟它抬杠。

「這還差不多。」系統才算是心滿意足:「不過爸爸,我做完速食麵之後,你得立刻就找趙元蘊補充能量啊,要不然我就要關機了,那時候你店鋪開了,後續速食麵跟不上可不能怪我。」

「放心吧,他堂堂宸王,都已經答應我了,我就不信他還能反悔。」薛染香想想趙元蘊,心裏都有些發虛。

總覺得對他做那樣的事情,像是褻瀆一樣,但也還是情不自禁的有點想親他,誰讓他長得那麼好看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次日,薛染香一口氣買了許多麵粉還有食鹽一類的東西,另外還有做調料的各種蔬菜,直接丟給了系統。

系統熄了屏幕,開始專心致志的工作。

薛染香再一次去了父母的院子。

薛忠勇不在家,到軍營里練兵去了。

江氏正在屋子裏繡花,薛染甜在一旁自個玩,婢女們在邊上伺候着,看着倒是其樂融融。

薛染香看那些婢女倒也算是盡心,鬆了口氣,幸好當初她果斷,把這裏面不靠心的人全都弄出去了,現在留下來的,不說多好,反正也沒有多壞,能盡心儘力幹活,她覺得就不錯了。

個個都忠心耿耿,哪有那麼好?

這些婢女,就像上輩子那些在工廠里打工的員工一樣,替別人幹活,每個月拿工資,能有多賣力?干好自己份內的事,就可以了。

「香兒,快來坐下。」江氏放下手裏的活計,伸手去拉她。

「阿姐,你終於捨得來看我了。」薛染甜聽到聲音,抬起頭一瞧,果然是薛染香來了。

她立刻放下手中的布老虎,一蹦一跳的撲到了薛染香腿上,高興不已。

「看,我給你買了什麼。」薛染香取出從集市上帶回來的冰糖葫蘆,遞到她面前。

「哇!」薛染甜黑黝黝的大眼睛一瞬間就亮了,一把拿過冰糖葫蘆,甜甜的說:「謝謝阿姐。」

「不客氣。」薛染香摸了摸她的小腦袋。

江氏看她們姐妹二人親熱,臉上也不由的,有了笑意。

薛染甜舉著糖葫蘆,送到薛染香面前:「姐姐你先吃一口。」

「我不愛吃這個。」薛染香連忙拒絕。

雖然這冰糖葫蘆是古人老工藝製作,最正宗不過了,但她生來不愛吃酸。

就算是有糖裹着,也不行。

她是一口也不吃的。

「那娘吃。」薛染甜又送到江氏面前。

江氏也是連連推辭:「娘又不是小孩子,娘不吃這個。」

「娘吃的。」薛染甜振振有詞:「上一回,我瞧見爹給娘買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但是,一個人若記憶全部被抄錄一份,放在另外一個人身上,那後來的那個人,到底是他自己,還是原來那個人?

這個問題可能與「先有雞還是先有蛋」一樣無解。

紫虛上人不清楚,他的三弟子穆長歌更不清楚。

但這並不妨礙王道一認為自己就是紫虛上人的化身。

……

「要下雨了……」

烏江一葉小舟之上,顧沖站立船頭,打量著陰沉如水的烏雲,微微一嘆道。

滅了天衍教之後,他找了一艘小船,順著烏江,逆游而上,前往劍神山地界。

白蓮教行蹤飄忽不定,魔教老巢和金山寺俱在北方,南方武林就只有一個劍神山拿得出手。

平了劍神山,武盟一統南方武林指日可待。

這一幕倒是和「天數大衍化」推演的畫面驚人的相似,顧沖早就有此打算,見到天數大衍化推演的未來畫面時,心中不免大吃一驚。

這紫虛上人還是有點本事。

不過不管天數大衍化推演的未來如何,顧沖都會按照自己的計劃行事,不為外物所動。

轟隆!

狂風大作,電閃雷鳴。

一幅暴風雨將至的末日場景。

顧沖調轉船頭,準備靠岸先尋一處避雨之所。

彭!

忽然,硬物碰撞之聲響起,還好小船船體有著鐵皮包裹,不至於船體被撞出一個大洞。

「江水裡面不至於有礁石吧?」

以他的功力,當然可以做到遇水不沉,在水面更是可以如履平地,只是用了兩日之久的代步工具,如果突然毀去,還是會讓他有所鬱悶。

這時一個半透明的冰棺,從水裡冒出頭來。

顧沖眼神微變,迅速走了過去,催動引力術,一把將冰棺從水中拎了出來。

很快,一名恍若睡美人的絕色少女,出現在了顧沖眼帘。

顧沖看著此時的冰棺中的女子,即使他見多識廣,眸子里也不由浮現出一抹驚艷。

裡面的女子芳華絕代,長得傾國傾城,一身冰肌玉骨,宛若月宮仙子,高不可攀。

右手還緊緊握著一把刃如秋霜的三尺寶劍。

更為仙子添了幾分清冷。

此時她卻好似仙子臨凡,只是一位重傷的少女,胸前更是綻放開朵朵紅梅,宛若杜鵑泣血,惹人憐惜。

好在顧沖已經不是初哥了,諸多世界當中歷盡繁華,洗去鉛塵,太玄經一運轉之下,立刻就恢復了平靜。

形成冰棺的陰寒之力的質地,比之顧沖身上六十九層的九陰真氣只強不弱,顧沖也是費了不小氣力才用九陽真氣將冰棺化去。

將少女抱起,顧沖看了看她還在滲血的肩膀,眉頭又是一皺。

手上微微用力,已經將她肩頭的衣衫撕裂,露出了雪白的凝脂與一道尺長的漆黑刀痕。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