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不敢相信。」

「真是不敢相信。」

「葉輕眉的功夫也太紮實了吧?」

「誰說不是呢……」

「沒關係,千門八將還有三個人,咱們的少主趙豪也還沒有出場,一定能……」

而此時此刻,葉輕眉彷彿根本沒有聽到旁邊千門中人的議論紛紛,自顧自地挽起袖子查看傷口。

藥粉撒出來,傷口飛快地開始停止滲血,結痂。

雖然這樣還遠遠不夠,但是眼下情況緊急,也只能這樣了。

總而言之,現在的葉輕眉已然是衣衫襤褸,不少地方都被直接劃破了。

藥粉順着衣服破裂的地方撒了過去。

葉輕眉勉強算是鬆了一口氣,把被她用空的藥瓶順手給扔在了地上。

即便趙豪想在現在,趁她病要她命,但魁星踢斗也不得不暫停了。

林元已經把戰場弄得一團糟,遍地都是各種暗器的碎片和整個的暗器。

這樣的地方,要怎麼繼續開始打鬥?

趙豪現在甚至懷疑自己父親手下的千門八將,都是笨比一籮筐。

這樣過走上台去,恐怕還沒摸到葉輕眉,就被自己人所放下的暗器給絆倒了。

趙豪可不想真的看到這兒樣的場景出現。

只好叫人先打掃中間的戰場。

不過,葉輕眉也藉此獲得了喘氣的機會。

葉輕眉走下擂台稍事休息,來到了葉鷹揚和秦風的身邊。

朝着秦風點點頭算是打招呼,緊接着,葉輕眉迫切不已地看向了葉鷹揚。

「弟弟,你沒事吧?」

葉鷹揚趕緊搖頭:「姐,我沒事,你呢,你沒事吧?你受了好多傷!」

葉輕眉同樣亦是搖了搖頭,轉過頭看向趙豪,吼聲當中隱約帶了幾分怒氣。

「喂,現在先把我弟弟放開,反正你們這邊人數這麼多,我弟弟也跑不了!」

趙豪沒說話,只是笑了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朝着葉輕眉的方向走來。

「放開?」

趙豪對着葉輕眉露齒一笑:「我們的約定可是魁星踢斗,魁星踢斗還沒結束,怎麼可能發開葉大少爺?」

葉輕眉的拳頭攥緊了,手裏的長鞭蠢蠢欲動:「你……我已經戰鬥了五場,你自己覺得,剩下的千門八將,會是我的對手嗎?」

趙豪雙目一凝,似乎是在思索似的:「葉輕眉小姐說的的確有道理,剩下的千門八將,怎麼看也不是葉輕眉小姐的對手,不過——」

。 「場上已經進行到了第15回合,也就是上半場的最後一回合,雙方比分10:4,這個最終局對於小蜜蜂來說非常重要,因為拿到了這一分,他們下半場依靠著ct防守的優勢還有翻盤的機會。」ddk戰術喝水,開始回合前的講解。

jzfb的關注點則是在navi一邊:「作為防守方的navi卻沒有那麼大的壓力,他們已經拿到了10分,就算這一回合給了小蜜蜂也無傷大雅,我現在更關注的是蘇醒能不能打破火男的荒漠迷城半場擊殺記錄,要知道他已經拿到了32個人頭,將火男的記錄給追平了。」

「所以他只要拿到一個擊殺,火男的記錄就會被他破了,但是對於火男來說這可不是一件什麼好事,哈哈。」

上一回合的eco對於小蜜蜂來說攢足了他們的經濟,可這種情況下他們還需要有一個人給apex發槍,這就導致了經濟上還是出現了一點問題,無法全員都起長槍。

在思來想去之後,他們選擇讓zywoo放棄這一回合的大狙使用權,將這份經濟給拆分,起了一把加利爾和ak47。

這也導致了zywoo無法購買道具,這就是蘇醒那一個擊殺給他們導致的連鎖反應。

這就是頂級隊伍和二三線隊伍最大的差別。

他們會利用各種對遊戲機制的理解給對方營造很大的困難,現在的小蜜蜂切身感受到了這一點。

s1mple再次換上了一把大狙,他並沒有因為蘇醒的調侃而強行打步槍。

對於他來說一切武器只要能夠擊殺就是最棒的,他前幾回合換回ak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為對方的針對和提防。

他的大狙不能起到很好的效果,所以這個時候還端著大狙顯然作用並不大。

s1mple給自己的定位從來就不是專職的狙擊手,他是一個全能的武器大師,用什麼武器都能夠殺人。

對於他來說使用武器取決於需要在這一回合做一些什麼。

在對方的視角里他現在很可能還是拿著步槍的,所以這個時候他就要抓這個心理盲區,利用大狙為隊伍拿下首殺。

倒計時結束,s1mple提著大狙衝進了vip,但是這一回合他並沒有在vip久呆。

只見他來到vip簡單地停留,就直接跳到了中路。

大狙已經開鏡,他站在拱門外穩穩地架著匪口過點。

於此同時,小蜜蜂給的一顆快速的vip煙也爆開了。

apex給了一顆簡單的防前壓閃光就開始拉中路。

s1mple迅速背閃,轉頭過來就是一槍。

砰!

s1mple使用aex

首殺到手!

良好的前期準備讓他輕鬆拿下這個擊殺,s1mple不慌不忙回到a區。

這一回合待在a區的依然是電子哥和蘇醒兩人。

兩人第一時間就做好了前期的防rush,讓s1mple遊刃有餘地回到a區而不用擔心其他。

但是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一顆警家箱子上的煙霧彈到來,打破了平衡。

蘇醒瞬間被這顆煙霧彈給噁心壞了。

因為這顆煙霧彈並不是常規的警家煙,它是在警家箱子上爆開的。

這讓蘇醒不能跳上箱子當單向煙用,甚至移動到箱子左側都有可能被修腳。

小蜜蜂的這一回合的道具並不是很充足,所以本來想要打一波快速的拱門夾a,卻沒想到去匪口的apex直接死了。

這就導致他們只有a1和a2兩個進攻的槍線了。

蘇醒通過這顆煙霧和之前小蜜蜂在中路的控制,有點閱讀到了對方的進攻方向,所以讓nafany趕緊回來,畢竟他現在並不確定對方有沒有起大狙,他有沒有被鎖死。

s1mple用大狙小心地架著二樓,突然一顆閃光的到來讓他直接全白。

他沒有慌亂,而是在全白的狀態等待了一秒,之後才扣下扳機。

s1mple使用awp+alex閃光彈擊殺了rpk

這次的擊殺讓s1mple更加認同蘇醒的想法了,而nafany正在回防的路上。

但因為蘇醒這一回合站位被針對,所以小蜜蜂知道現在包點大概率是沒有navi視野的。

nbk借著s1mple大狙打完的這個timing,逐漸混到了a2樓下方。

s1mple作為激進打法的代名詞,並沒有因為拿到了優勢就放棄自己拿主動權的心態。

在蘇醒給出了一顆閃光之後,s1mple果斷repeek。

大狙直接一槍帶走了拿著雷包想要過點的alex。

電子哥看到s1mple這麼殺,也主動peek了出去,想要刷刷業績。

可是他並不知道二樓下已經藏人了,拉出去的預瞄點位在a1.

這下就被a2樓下的nbk抓到了機會,直接掃射帶走。

「有人混到了二樓下!」電子哥抱著腦袋,人都崩潰了。

這s1mple一直干拉半天都沒事,怎麼自己拉一次就被抓到了。

雖然nbk反殺了一個電子哥,可他們的處境並沒有發生很多改變。

現在小蜜蜂只剩下2個人,他的位置被鎖定了,雷包也被發現了,這個殘局想要贏下的話非常困難。

聽到了電子哥提醒的s1mple並沒有停下他的腳步,依舊再次去peek。

是的,他有點上頭了。

他知道二樓下有一人,也大概率確定另一人在a1.

但就是這種究竟,被對方兩人位置所拉扯,最終還是被抓到了側身。

蘇醒也在這個時候強行突煙,將二樓下的nbk給抓到,直接拿到擊殺。

本來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擊殺,場外卻傳來了一陣巨大的歡呼聲,這讓眾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比賽依然在進行中,他們也不去多想,繼續面對這個殘局。

回防的nafany已經到了vip,在s1mple的大聲提醒下,nafany放棄了主動peek,在vip往跳台推了一顆煙霧,然後大腳步轉頭回到了警家和蘇醒會和。

zywoo撿起了s1mple掉落的大狙,小心預瞄著可能會出現人的點位,場上又陷入了短暫的寧靜。

蘇醒打掉了二樓下的nbk之後又重新回到了警家,還是他的老位置。

來到這個歇逼位的主要原因還是nafany已經回到了警家,現在正在牆后靜靜等待。

如果zywoo想要下包的話,他們兩個就會選擇雙拉。

而如果zywoo選擇來先殺人的話,他們迅速的補槍也會讓zywoo沒有殺第二人的機會。

「zywoo1打3的殘局,小心開鏡來預瞄警家,他用準星晃了晃蘇醒所在的位置,哈哈。」

「這蘇醒一天天地就擱著電話亭當家了,這是因為思念故鄉要天天打電話是嘛。」解說調侃道。

「但是zywoo就是拿他沒有辦法,他知道警家可能還是有一人的,所以不太敢抓蘇醒,可他還是賭了一把,直接靜步到了蘇醒臉上,盲狙帶走了他,nafany從警家peek出來,zywoo跑不掉了!」

「navi隊員之間的小配合太細了,而且他們打得比較穩健,上半場的比分最終定格在了11:4,現在就看下半場手槍局小蜜蜂的發揮怎樣了。」

7017k 「呵呵,既然地獄焱魔拿我們當做誘餌,那我們也可以把他當做誘餌。畢竟鎮撫司的情報,我們都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但是對於大周帝國的皇宮,卻是一無所知。」

「再說了,是他們自己主張去炸皇宮的,到時候,肯定會引出皇宮之內藏匿的高等級武者。

正好,咱們可以在一旁觀察敵情,收集皇宮的情報。要是皇宮之內沒有隱匿的高等級武者,那麼地獄焱魔他們炸了皇宮,能完成任務最好;要是完成不了,皇宮發生了動靜,肯定會讓鎮撫司分心,分出一份兵力前去保護皇宮,一具三得,多好。」葉雲理所當然的看著傀儡師。

傀儡師沉思了片刻:「我覺得你說的很有道理,只是有一點很難辦。之前大周帝國將鎮撫司的力量分散在各州各府,在們能夠大肆殺戮,賺取罪惡點。

可那時,仍然有大批玩家被斬殺,而現在鎮撫司的高端戰力全部匯聚在帝都之中。

以咱們的力量,想要徹底破開帝都的城門怕是難上加難了,更別說對付鎮撫司了,要是那時候皇宮在蘊藏著高等級的武者,恐怕我們……」

傀儡師沒有說下去,他相信葉雲能夠明白自己話里的意思。

「我們有退路嗎?沒有退路,只有一條黑走下去,哪怕前麵條死路。」葉雲沒有在說什麼,只是看向了遠方。

看著眼前的葉雲,傀儡師也是憂心不已,之前還擔心無法獲得更多的利益,但是對於地獄焱魔提出的計劃,傀儡師還是比較認可的。

可是現在,聽到葉雲這一番話,若是大周帝國的皇宮之中真的隱藏著高等級武者,或者更強的武者,那麼玩家們可以宣布這場遊戲完結了。

畢竟那時候,玩家這邊明面上最強的九階玩家地獄焱魔,一旦潛入皇宮,真的遇見了更強的武者,那麼幾乎肯定的是,十死無生。

而一旦沒有了高端戰力的支持,那麼任務失敗也是在所難免的,而任務失敗的代價,參與這場遊戲的玩家將會徹底身死。

沒有人想死,更被說好不容易擺脫癌症晚期的葉雲,好不容易重新在活一次,雖然不是作為人而活,但是葉雲絲毫沒有嫌棄過自己如今的身份,因為正是這幅模樣讓他再度活了下來。

只有體會過那種生不如死,被人告知死訊日子的人,才會明白那是一種多麼強大而恐怖的折磨。明確的知道了死亡的日子,只能在日復一日的治療之中,等待著死亡的來臨,這無疑是一種非人的煎熬。

然而,對於傀儡師的擔心,葉雲絲毫不慌,一旦真的發展成了那種局勢,葉雲絕對會為了活下去拼盡一切底牌。只因,他不想死。

更何況,葉雲自己本體早已經是九階存在,更是有著恐怖的天賦不詳氣息以及血眼,而決定性的技能更是有著污染之血,血雨之災。而且,其中最為強大的底牌血獄降臨,葉雲至始至終從未使用過。

更何況,葉雲自己跟風魔打過交道,知道這個世界最高的等級就是九階,所以並害怕會出現超過九階的存在。

所以對此,葉雲並不擔心,現在唯一需要確認的就是大周帝國的皇宮之中,是否真的存在九階武者。

而地獄焱魔這個憨憨,正好可以當做誘餌前去引誘,可以為為他引誘出潛藏在皇宮的武者。

當然,這些葉雲並沒有跟傀儡師明說,兩人商量了一下明天的作戰計劃,便各自離開了。

離開的傀儡師顯然越發的憂心忡忡,畢竟之前沒想到也就罷了,現在聽葉雲這麼一說,整張臉瞬間擔憂起來。

相比於傀儡師的擔憂,葉雲反而輕鬆無比,絲毫沒有在傀儡師身旁時擔憂的模樣。

次日清晨,昨夜一夜無事,這讓葉雲感到有些意外,畢竟現在所有的玩家全部匯聚在洪關之內,距離帝都也不過一百里之地,鎮撫司居然沒有夜襲。

再度匯聚校場,葉雲從小丑詭異那裡拿到了兩百顆炸彈,看著後者一臉不爽,而地獄焱魔更是一臉不善。

但是葉雲絲毫沒有理會兩人,直接指揮殭屍過來把炸彈搬走,畢竟這可是自己用來炸城牆的好東西。

發佈留言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